最新文章

情人節的災難1

飽吸著陽光璀璨精華的麥色肌膚上,泛出一顆顆晶瑩的汗珠。 貪婪的,將它汲入口舌中。 順著頸項而下,盤旋在性感鎖骨間,烙下啃噬的痕。 「……唔……」地發出壓抑的喘息,攤在枕海上的髮絲左右搖擺,一雙抗拒的手伸出。 無視於壓在自己胸膛上的阻力,男人不知饜足的...

憂鬱的陛下

自己是否太天真了些? 颯亞認真地瞪著眼前那隻活繃亂跳的雞,明知道下一刻非得宰了牠不可,但那雙小小的雞眼正閃爍著威嚇的光芒,宛如牠早已經看穿了他的殺意,決心與他一較高下,看看誰能撐到最後一刻…… 以前打獵的時候,多半都是些飛禽走獸,遠遠地射出一箭,獵物應聲咚地落地,並不是件非常困難的事。 他沒料到正面對峙著「手無寸鐵」,...

幕後花絮PART2

對著鏡頭,揮揮小手。 「大家好,惡葳報報再出擊!」 (鏡頭前竟空無一物?!) 「本記者奉主編之命,全程24小時跟監大家所好奇的A君與B君(不知此二者為誰者,讓小記者替您複習一下,A君曾扮演過皇帝系列中的颯亞角色,此人性格暴烈,頑強厭惡本報記者。B君則曾在皇帝系列中擔綱司琺爾一角...

幕後花絮

「記者現在來到剛剛結束拍攝皇帝系列全劇最後一幕的現場,全場現在都還處於歡樂的氣氛當中,這也不奇怪,畢竟漫長的拍攝過程當中,演譯將近十年的歲月,不不,應該說是超過十年以上的歲月,要是加上最後的一小段劇情的話那就是二十年歲月的這齣戲,能順利拍攝完成,真是可喜可賀。怪不...

涼介殿下的敗戰日1

涼介輸了。 最後的最後,被秋名的八六給超越了。 啟介愕然的瞪著手中的無線對講機,從中傳出的消息就像深夜的炸彈,將他的意識化為一片空白。涼介哥輸了,這怎麼可能?他那驕傲、美麗,永遠高高在上的哥哥竟然敗在秋名的八六手下,敗在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年輕小毛頭手下,這苦澀的事實足以讓啟介的心臟停止跳動。 四周反常的沈默已經不在啟介的...

毒牙的獨白

影是不會說話的。 影不會脫離主人而行動。 影沒有自我意識,沒有權力判斷要往左或往右,更不會擅自主張地作出命令以外的行為。 因此,當我捨棄自己身為「人」的一面,發誓要成為「那個人」的影之後,我便不再把自己所思考的事付諸於言語、行動。我觀察、我留意,我奉命行動,但命令以外的事,我什麼也沒有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