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沙漠

沙漠儷人22—停火

「林杯差那麼一點點就被你害死了。」 我才睜開眼睛,阿明仔迫不亟待,劈頭就罵道。不過他罵得有理,倘若我早知道自己想耍帥、裝酷的下場,是淪落到渾身酸痛地躺在病床上面,我一定會站在阿明仔那一邊作伙痛罵我。 「……誰……救了我們的?」口乾舌燥、虛弱地問。 我還記得,我們倆試著步行離開桑由希的「綠洲宮殿」,走沒多遠就碰上了一股奇...

沙漠儷人21—虎怕唬

「你麻卡斬節一點。」 我和阿明仔單獨坐在可以容納二十人的巨大圓型沙發座——扣除這個向下凹型的沙發區,其餘地方不是鋪著長毯,可直接坐在地面,就是坐在類似床塌的柔軟墊子上頭,沒有一般客廳常見的桌椅家具。 我沒有蠢到以為屋主是窮到連買家具的錢都沒有。別的不提,只講這個大到驚人的豪華客廳的面積——容納下我所住的三十五坪公寓還綽...

沙漠儷人18—仙境

一出地下樓層的出入口,刺眼的光芒,直接穿透我眼珠的水晶體,彷彿要灼穿我整個人——與太陽久別重逢的滋味,像是包藏尖刺的巧克力。甜美無比,但一不小心就會被螫到。 儘管如此,我還是貪婪地、魯莽地仰高下顎,以肉眼直視那高高在上、懸掛在萬里晴空中,光芒萬丈的豔陽。 這令人又愛、又恨的四射熱力…… 只要祂高踞於這塊土地的上方,對萬...

沙漠儷人17—清高

在隱人們的押解下,我步出這間過去囚禁了我數週之久的地下牢房,揮別不見天日的陰暗世界,緩慢地走出柵欄鐵門—— 喀啦、喀啦地,拖曳著掛在腳踝處的兩只笨重鐵球,我一釐釐地前進。這舉步維艱的重擔,無時不可地提醒著我,自己尚未擺脫囚人的身份,自由對此刻的我而言是再遙遠不過的夢想。 ——數度進出的這座地下牢房,這一回應該是沒有機會...

沙漠儷人6—鬪

「端木先生,你不要再白費力氣了。即使你不吃不喝,假使主人執意要讓你活下去不可,主人還是有許多手段可以用的……我聽說……被灌食……很痛苦喔。」 譚雅看見那盤動也沒被動過的食物,嘆了口氣之後,勸我識時務為俊傑。 在這個人權是狗屁的鬼地方,無權無勢人生地不熟的我,就像是塊任人宰割的魚肉,不要說是和上面的人「對抗」了,他們只要...

沙漠儷人05—回魂

「爸拔!……爸拔!……」 不曾間斷的喚聲,好吵。 「媽迷……媽迷……爸拔一直睡、一直睡,颺颺叫不醒……他好壞,妳罵他……快點。」 尖銳的童音。啊……又是颺颺這臭小鬼。吵死了,成天不知在精神亢奮些什麼,為什麼那麼喜歡吵、吵、吵。 「噓,颺颺乖。爸拔上班忙,今天好不容易放假,讓爸拔好好睡,我們不要吵他,好不好?」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