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新刊、試閱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20

握著利器的手腕被少年皇帝扣住,司琺爾頓止攻勢的時候,那一名不知自己撿回一根舌頭的轎夫,已經駕車越過他們,漸行遠去。 「婦人之仁?」挑眉質問。 怒掀雙眉。「不知者不罪,誰都不許在天子腳下濫殺無辜。」 「即便他出言辱及陛下?」...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7

「噓,您最好別嚷嚷,陛下。微臣只不過要確認一下,您的胸口到底是溫暖的,還是冷冰冰的而已。臣是擔心您是不是龍體微恙,凍著了。」 「朕好得很,把你的手拿開,司琺爾!」 可是男人的手不但沒有離開,還越來越猖狂地,以掌心磨蹭著噗通噗通悸動的胸口,當然也一併揉搓著胸口上小巧可愛的胸飾。 「司琺爾!!」...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6

這是在反諷? 還是他口中的「偉大」,與一般人定義的偉大不太一樣?他的偉大是指颯亞沒本事、沒經驗,連個火瓶都接不到,弱到不行的皇帝,前所未見、聞所未聞,因罕見而偉大? 自己距離列祖列宗們的成就有多遙遠,距離「偉大」就有多遙遠。空洞而沒有實績的偉大,是搭建在空中的樓閣,風一吹就散光了。 「陛下的先祖,西琉的開朝之主,在您這...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5

過了今日,自己的外貌特徵天下皆知,甚或繪為畫像廣為流傳。往後他還怎麼大搖大擺地走在皇城街上? 即便是成功地易容改裝,混出皇宮大門,萬一再被司琺爾逮到的話,又得被迫共乘一騎回去……雖然颯亞十分難捨這偷得浮生半日閒的自在滋味,但是這滋味若要拿自己的矜持與尊嚴去交換,就不怎麼誘人了。 「陛下?」眉尾一挑,質疑颯亞在磨蹭些什麼...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4

颯亞終於懂了。 原來他在公眾面前,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真正目的在此——眾目睽睽前,上演皇帝與將軍破天荒地共乘一騎的戲碼。 一來,這戲劇性十足、令人難忘的一幕,肯定會在最短時間內,一傳十、十傳百,口耳相傳地傳遍皇城內的大街小巷、每個角落,成了無人不知的最搶手小道消息。 不但讓天下人知道,他與司琺爾之間的君臣之情,堅若金石...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3

司琺爾欣然接受這「指責」,甚至當眾屈起一膝下跪,誇耀地一手打橫在胸口前,劈頭便道歉。 「您將百姓置於前,自身安危置於後,彰顯了您與先皇、祖皇帝的不同。在場所有的百姓,與臣下一起見證了陛下仁民愛物的心。臣的感動筆墨難以形容,以致未經陛下您的許可,就點破了您的苦心偽裝,壞了您的局。請您懲罰臣的失言。」 好一招以退為進,看似...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2

這種無聊、孩子氣的把戲,根本一點作用也沒有、徒勞無功。 司琺爾提起韁繩一勒,馬兒立刻順從地止住腳步。翻身下馬,無須他出聲要求,前方的人群便自然而然讓開一條路給他。這一點看似不可思議,司琺爾也不知道理何在,但是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是這種情況,他已經習以為常。 他走近陛下身後,陛下仍毫無所覺地,興奮地和一名雜耍男童討教如何擲火...

「暫皇帝」第一單元皇寵「試閱」11

「請等一下,大人……」 光憑這樣,就能夠找到陛下嗎?阿山侍衛長糾著眉,不安地看向頂頭上司。不是他不相信上司的判斷,只是……環顧四周,在這樣人山人海中,要鎖定目標談何容易? 他們剛才也是一個閃神,跟丟了陛下。 司琺爾瞬間看透他的思緒,不等他提問即回道:「『他』在的地方,必定是騷動中心。」知道個大概方向,居高臨下從馬背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