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原創

沙漠儷人21—虎怕唬

「你麻卡斬節一點。」 我和阿明仔單獨坐在可以容納二十人的巨大圓型沙發座——扣除這個向下凹型的沙發區,其餘地方不是鋪著長毯,可直接坐在地面,就是坐在類似床塌的柔軟墊子上頭,沒有一般客廳常見的桌椅家具。 我沒有蠢到以為屋主是窮到連買家具的錢都沒有。別的不提,只講這個大到驚人的豪華客廳的面積——容納下我所住的三十五坪公寓還綽...

沙漠儷人20—驗明正身

長得怎樣,才是漂丿男子漢? 這種問題拿去問一百個人,會有一百款的答案。一部分女性也許會說男子漢怎能沒有窄腰寬肩?一部分男人自認只要有啤酒肚就很男子漢,說不定有些人覺得蓄著鬍渣的邋遢模樣也是一種的粗獷男人味。 不過在這千百種的答案裡面,應該沒有半個人會把「細眼」、「巴掌臉」,和「養不胖、吃不壯的體格」列為堂堂男子漢的標準...

沙漠儷人19—赤腳愛麗絲

坐在呱呱墜地以來不曾見識過的「豪華」大禮車內,阿明仔興奮的程度就像是第一次參加校外教學的小學生一樣,沿途坐都坐不住。一會兒開香檳,一會兒裝模作樣地要抽雪茄——卻根本連怎麼點著它都不懂。結果想耍帥反而弄巧成拙,差點在後座引發小火災,一整個遜咖的窮酸樣都跑出來了。 我利用小冰箱裡面所有的冰塊,澆熄了冒出火花的座墊,嘆口氣說...

沙漠儷人18—仙境

一出地下樓層的出入口,刺眼的光芒,直接穿透我眼珠的水晶體,彷彿要灼穿我整個人——與太陽久別重逢的滋味,像是包藏尖刺的巧克力。甜美無比,但一不小心就會被螫到。 儘管如此,我還是貪婪地、魯莽地仰高下顎,以肉眼直視那高高在上、懸掛在萬里晴空中,光芒萬丈的豔陽。 這令人又愛、又恨的四射熱力…… 只要祂高踞於這塊土地的上方,對萬...

沙漠儷人17—清高

在隱人們的押解下,我步出這間過去囚禁了我數週之久的地下牢房,揮別不見天日的陰暗世界,緩慢地走出柵欄鐵門—— 喀啦、喀啦地,拖曳著掛在腳踝處的兩只笨重鐵球,我一釐釐地前進。這舉步維艱的重擔,無時不可地提醒著我,自己尚未擺脫囚人的身份,自由對此刻的我而言是再遙遠不過的夢想。 ——數度進出的這座地下牢房,這一回應該是沒有機會...

沙漠儷人16—時間到了

因為無事可作而沉浸、逃避在過去的回憶裡面,是一件痛苦的事。 歷歷在目的過往,會使我產生錯誤的幻覺,以為自己仍然自由,以為自己沒有遭到禁錮,以為自己還有機會活下去。 我現在終於明白,死刑犯在得知被宣判死刑,到真正執行死刑之間,在等待死亡時心情上所受的這段煎熬,遠勝於死刑本身所帶來的痛苦也不一定。 疾病是緩慢衰弱一個人的身...

沙漠儷人15—賣掉

「不要。我還想和舅舅玩,我不要回去。」 小颺的小粉嘴一扁一噘著,骨碌碌的黑瞳漾著水光,眼緣內滾動的水珠,彷彿隨時會掉下來似的,模樣揪人心疼。 他人見人愛的蘋果臉蛋遺傳自阿菁,不過狡猾多變的性格百分之百是我的翻版——而且還青出於藍。在這小小年紀,對於如何操縱人心已經頗有心得,更勝他老爸我一籌。因為我在他這年紀的時候,還只...

沙漠戀人14—犯沖

置身在潮濕、悶熱的空氣裡,身上所穿的背心因為汗水而變黏答答、像一塊貼布堵塞著毛孔,不舒服極了。 我擺動著手腳,想要掙開這股黏膩不爽,然而我的手腳彷彿被無數的隱形海草綑繞著,笨重、又不聽我使喚,不停地將我拉往幽暗、不透光的深深海底。 不要…… 我不想去。 放開我……...

沙漠儷人12—鑽與賺

阿明仔口中的「走私鑽石」生意,立刻勾起我的興趣。 一樣是非法勾當,走私鑽石被逮到的刑期,與走私毒品相較,根本是小菜一碟,不過兩者獲利度卻相去不遠——最大的差別不是風險,而是走私鑽石算是可遇不可求。看新聞就知道,天天都有人走私毒品,卻不常聽見非法鑽石在市場上流通。 「你當作我是沒長腦袋的憨大呆?」 瞇起眼,我打了個哈欠才...

沙漠儷人11—我與王

王保利,說他是我的死敵,並不為過。 靠著祖產、炒地皮,大溪王家短短三代累積驚人的鉅額財富。常人道:富不過三代,可是第三代的王保利,不但沒有如歷史教訓那般敗光經由他祖父、父親傳承下來的財產,他反而藉著上一代所沒有的優勢——人脈財富,開拓出了新的局面,並將已經很可觀的財富,翻了兩翻。 在王保利的手中,王氏財團由原先家族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