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

前言
~看了電影暮光之城,雖然故事是很一般的青少年の愛,不過俊美的吸血鬼觸動了某葳的創作之泉,隨手寫了篇短文~嗯,真的很短,而且不保證何時有下文,不嫌棄的朋友就看看唄~




「你很驚訝嗎?」
耳熟的迷人嗓音,撩起了他的陣陣戰慄。
一滴滴的冷汗沿著髮線與額頭的交界,滑下他發青蒼白的瘦削臉頰。
「覺得我找到你,很奇怪?」
鮮豔奪目的青藍色。
彷彿一對經過千年熔岩的高溫淬鍊,並在萬年凍土的低溫冷卻下誕生,不識情為何物、不帶半點生命熱度的藍寶玉髓。
君臨他之上的男人,以他寶藍色的瞳俯瞰著、嘲著、睇笑著。
「噢,等一下。說不定我誤會了,實際上情況恰巧相反,你知道我一定會找到你,只是奇怪我怎麼這麼慢才找到你吧?——不好意思,讓你久等囉。」
一字一句,像是尖銳的爪子,殘酷地撥弄著他的心臟。
刺痛。驚蟄。懼畏。
無論口氣再溫和、平穩,他也不會再被男人的「演技」所矇騙,那雙靜謐無波的瞳,早已裝滿風雨欲來的前兆。
「話說回來,我也很訝異。訝異……聰明如你,竟會做出這種浪費時間、勞師動眾的無聊舉動。親愛的──『小弟』。」
他沒有「逃」,他只是不告而別,只是想離開那日復一日、永無止盡的夢魘。
「我可是非常地擔心,你隻身在外的日子。怕你吃不飽、穿不暖,怕你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遠低於人體體溫的冰涼長指,擒起他的下顎。
「而我的擔心可不是沒有道理的。看你這憔悴的樣子──現在的你比我更需要你的血。」
好可笑的一句話。
一個人體內的血液,當然是屬於那個人所有的,最需要這血液的,毫無疑問也是那個人自身。可是男人一副理直氣壯地,彷彿老天爺設下了一條規定,他的血並不屬他獨有,男人也有「共享」的權利。
就像是萬獸之王將森林裡的所有動物,視為自己的盤中珍饈。就像是四方龍王將大海中所有的子民,視為自己予取予求的囊中物。男人也把他視為是一塊名下領土、一份名下財產,甚至是一頭圈養的家畜般,緊握生殺大權不放。
多荒謬的想法。
奈何男人卻有扭轉乾坤的力量,能將荒謬化為現實,一而再三地逼他走投無路,陷入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可悲絕境。
他瞇細了悲憤交集的黑瞳,從緊縮的喉頭中擠出了沙啞的微聲抗議。
「……再做戲了。」
「做戲?」剔透的青綠色水晶深處,竄出了一抹妖光。
瞬間心底湧起了拔腿轉身逃跑的衝動。
「用不著假裝你善解人意,溫柔體己,和人類一樣有七情六慾。」提高了音量,他嚥下面對男人時總會升起的膽怯,告訴自己:此刻不說更待何時?這次一定要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任由男人耍弄的……!
「你關心我的死活,不過是在關心著我胸口內的這顆心臟,還能不能製造出你所要的東西。」
就像是酪農關心他的牛,還能不能擠出牛奶。而只要還有一口氣,只要還能擠出一滴奶,酪農又怎會在乎牛的心情、牛有什麼想法、牛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的這種關心,只會令我作噁。」
所以──
你不要再廢話了!

反正向男人求饒也沒什麼用處,倒不如要男人給自己一個痛快。
「士別三日,叫人刮目相看了啊。沒想到才多久沒見,你竟學會了用叛逆的眼光回瞪我。是不是……」卸下一層虛偽關心的冷酷表情,伴隨著冷淡的揶揄,男人似笑非笑的凝望著他。「受了什麼人的壞影響?」
探測、搜索的銳利目光,徐徐地巡梭過他的臉龐。每一吋每一釐的皮膚上,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那針刺般的壓力。
「我說:『除了你憑空捏造的假想人物之外,沒有別人』,你相信嗎?」
撇開頭,對於男人的目中無人、侮辱人的輕蔑視線,他體內早有了抗體。但,或許受到久別重逢的影響,抗體的效果也打了點折扣。這種隱隱作痛的感覺,似乎要將他拉回到過去。
「相信啊……」
男人囁語著,倏地靠近了他頸項。
包裹著血管的平滑肌膚,被冷硬的尖銳錐狀物體抵住的剎那,烙印在腦葉深處的恐懼電流瞬間甦醒,傳遍全身。
「只要你的血和往日一樣美味,沒有半點謊言的味道的話。」
噗滋。
血管的薄壁在男人的利牙前,毫無抵抗招架之力。從裂開的縫隙間,滲出了鮮紅色、還未被外界空氣破壞成分的美麗體液。接著男人嫻熟地以舌頭嘖嘖地汲取這最新鮮的蜜汁。
「嗚……」
而由他抽搐的口唇中,發出了幾不可聞的悲吟,眼角不由自主地滴下透明的水珠,令他痛苦的不是體內被外物入侵,而是過去的惡夢再度地重演了。
不要!
我不要回到過去的那種生活,絕對不要!

可是不知該如何阻止男人的絕望感,讓他全身發冷、眼前一片暗黑,在男人抽離開他的體內同時,他人事不知地昏厥過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