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某」嘴,大富貴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 ,

~踩號碼的第二個小短篇登場~
夏寰X英治 關鍵字是「靈魂對調
看到這個題目時,某葳真是傷透腦筋啊,
因此本篇文章算是有點投機取巧,請別見怪。
(不對,要見怪也行,請盡量怪在笨葳的極限上吧)


【聽某嘴,大富貴】
原本「電視」這玩意兒,在這個擁有兩個忙碌男主人的家中的地位,大部分的時間都和玄關的鏡子差不多—它們同樣地「光可鑑人」、同樣地「大而無用」。
不過今天那一台要價昂貴,黑到發亮的60吋超大「黑鏡」,難得地發揮了它應該有的功效,放送著高畫質、立體聲的影音訊號,並高興地隨著男主人一號的手不停地在頻道與頻道間跳動著。
但是,跳個不停的畫面,與忽兒轟地爆出笑聲、忽兒爆出動作片的激烈槍戰聲,再不就是偶像劇中激動肉麻的愛情對白……很不幸地引起了男主人二號蹙眉頭的反感。
「喂,不要玩遙控器,要看那一台就好好地鎖定那一台,這樣子跳來跳去的,讓人看了很煩。」坐在沙發另一頭,翻看著醫學雜誌的黑髮男子,頭也不抬地說道。
「奇怪了,怎麼找不到。小治治,這電視壞了,我可不可以把他砸了。」
「你的腦袋壞了,我可不可以砍掉?」
夏寰哼地噘起嘴。「不把它砸掉,騰出個空間,我怎麼去買台好的新電視來看?」
翻翻白眼,英治終於受不了地,把視線從紙面上的艱澀的文字,移到眼前這個比「無字天書」更難解讀的天兵男人臉上,並重重地嘆口氣。
「如果你裝瘋賣傻是為了博取我的注意力,就一個超過三十五歲的男人來說,有九十九分的幼稚,但我願意讓步,取最後一分的可愛而原諒你。但顯然並非如此,你是真的認為電視壞了,而且要把這台分明好得不得了的電視給砸了,對吧?」
「它壞了!沒有撥我想看的節目,它就是壞了!」男人嘴一撇,堅持道。
「……我錯了,我不該把『原諒』浪費在你身上,『我』才是最需要我的原諒的人。因為現在的我,真的很想殺了那個傻到搬進這個家,和一個不是幼稚而腦袋被餿水腐蝕,整頭壞去的瘋子,住在一起的——我自己。」
把遙控器從男人手中搶奪下來,英治三兩下轉到有線電視的頻道表,上面不但有著目前播放的所有頻道節目名稱,還提供分割小畫面供人預覽。
「諾!給我盯著這一台,直到看到你要看的節目為止!」
沒好氣地把遙控器丟回去,英治內心發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他絕對不會降格作夏寰的「老媽子」,絕不。以後管這傢伙是要把車子燒了或把冰箱當水泥塊丟進防波堤,作盡天下最浪費的事,也隨便他,自己是絕不插手管了!
這時候猛盯著畫面研究的夏寰,過了兩秒。
「啊!有了、有了,就是這個!上次我去跟某個地下組頭討債的時候,在他家中看到的就是這齣戲沒錯!小治治你好神!平常看你也沒怎麼在看電視,你怎麼知道它有播?」
沒看過豬走路,總吃過豬肉好嗎?這就叫「常識」。
(噢,我耍笨了,我怎麼會要求一個全世界中最超乎常識範圍的男人,俱備有一般人應有的常識。)
這個男人有多沒常識?
身在「討債」的殺氣騰騰現場,還有時間注意人家家中電視在播什麼戲——用「卡頭夫(=膝蓋君)」去推想那種場景,愛心旺盛的人應該會為那可憐的地下組頭掬一把同情淚。
相信那個倒楣組頭在當下,內心一定在嘶吼著「有沒有搞錯,來討債就好好討債,一邊討債還一邊分神看電視,你這討債大哥也太不專業了吧!」,偏偏、即使這傢伙再怎麼「不專業」,旁邊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青菜(=隨便)他吃死死的份。
英治懶得吐嘈,重新翻開雜誌,找到方才那篇有關腫瘤藥物新發現的重要文章,說:「去看你的戲,不要吵我。」
「O.K.」
男人回得爽快,而英治的耳根子的確清靜了一會兒……大概不到五分鐘。
先是「哇哈哈哈!」的狂笑,男人看戲看得不亦樂乎,秉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準則,開始聒噪的報告說:「哈哈哈哈,這女兒好好笑」,就是「這老爸太扯了」,再不就是「笨小子那是你岳父啦!」,又吵又煩人,應驗了「看戲的都是瘋子」的這句話。
勉強容忍了幾分鐘,闔上雜誌,英治決定把客廳留給他,自己轉戰書房尋求點耳根子的清靜。
「咦,你不看書啦?那剛好,陪我一起看這齣戲。這戲好好笑!」夏寰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走。
流著務實的血液,沒有一丁點幻想力的英治,不懂為何明知戲裏面的一切都是假的,觀眾們(=夏寰)仍能看得津津有味?
「我沒興趣,你一個人看吧。」
「不蓋你,這真的很好笑,講一個男人和自己女兒靈魂對調,結果一個五十歲的老男人要學高中女生的行為舉止,一個十七歲的女兒卻在公司裡管理部下。」
「可憐的傢伙。」英治敷衍地聳聳肩:「幸好是在電視劇裡,現實中是不可能的。」
「哈啊?」夏寰拱高兩道濃眉,「嘖嘖嘖,歐陽小治,虧你受我薰陶這麼久,怎麼性格還是這麼無趣,這麼缺乏幻想力?你要多學學大爺我,這樣人生會加倍快樂。」
的確,論「快樂」誰能及得上這個我行我素的傢伙。英治眉頭不自覺地抽動了一下,微諷地反問:
「請務必讓我知道,我到底哪裡說錯了?」
「第一點,你怎麼會覺得這傢伙可憐呢?這傢伙可是擁有普通人想體驗到,也絕對得不到的寶貴經驗。第二點,什麼叫做幸好是電視劇,我巴不得這是現實,如果這是現實,我會立刻去找這傢伙,和他交換一下。」
「我不知道你這麼想作女高中生。」英治火速蹙起眉,微微驚恐的一瞟。
換來的是夏寰咧嘴的惡笑。「小~~治~~治,我想你屁股很癢,需要我幫你搔一搔是不是?」
聰明人是懂得迴避明知必輸的戰鬥。英治既不想也無力和夏寰較量,兩人之中誰比較下流。
「你不是想當女高中生,為何要羨慕那個傢伙?」
「笨蛋,這也不懂。」
夏寰用力一扯,把堂堂身高一八零又不解風情的情人,攬到自己懷中,讓他坐在自己大腿上說:「如果能夠靈魂交換,那麼以後某人嚷著隔天要上班,不能讓他『過度操勞』的時候,我就可以說了:『你放心,明天你可以用我的身體去上班,所以今天晚上怎麼操勞都無所謂』。──怎麼樣,我有沒有非常體貼?非常窩心啊?小治治。」
「……」
「怎麼?那是什麼表情?你不相信我啊?」夏寰瞇起一眼,瞅著戀人一雙清澈、深邃不知底的冷靜黑瞳。
面對他不爽的質問,端整又未曾被歲月留下刻痕的白淨臉龐,以完全就是啞口無言的表情,回答他道:「為什麼我一點都不意外,你永遠都能說出比我預料得還要更蠢上一倍的理由。」
「什麼?!」
一瞬間的橫眉豎目,被突如其來的獻吻給抹消。英治一手扶住男人的下顎,柔軟的雙唇堵住夏寰即將爆發的火山「口」。
最初對於這種賄賂手段有些不滿的男人,最終不敵甜美的靈舌誘惑,棄「火」投「樂」。從被動地迎接潮濕軟舌的勾引,逆轉為主動出擊,含住那片在自己口中四處放火的軟舌,深深地吸吮著。
但就在男人尋求進一步的接觸,把手伸到薄呢灰衫,將它由褲腰中拉扯出來,發熱的掌心放肆地燙貼到觸感如絲的裸背上時,英治扯開了膠合的雙唇。
這一吻的目的,是要讓男人能夠冷靜下來,可以「腦」溝通,而不是要以「身體」溝通。
「我說你笨,你不服氣?」
舔了舔自己的下唇,拭去男人殘存的唾影,英治挑釁地笑問。
雖然怒火從爆發邊緣褪去,但夏寰一雙黑瞳裡的餘燼仍存,像隻倒豎起全身短毛的大貓,忿忿一瞄。
「廢話。你找遍全世界、全宇宙也沒有比我夏寰夏某人更強、更猛、更聰明又體貼的麵(MAN)──對這樣子的好男人,你還敢有不滿,要我怎麼服氣?」
「我沒有說『不滿』,我說你很蠢而已。」
「歐陽小治!」
「請問一下,如果我們倆對調,是不是我變成『你』,你變成『我』?」
「對啊,所以由我承擔你的一切『疲憊』,了不起吧!」
「對,了不起。請告訴我,當全世界的人不知道『你』是我的時候,我一走進醫院,走進開刀房,別人會不會以為我是哪裡來的瘋子,明明沒有行醫執照,卻打算對病人看病?」
「……這個……你那麼聰明,應該想得到解決之道啊!」男人耍賴到底。
英治啼笑皆非地,他真以為自己看不出來,他端出「靈魂對調」的說法,為的只是想突破自己訂下的「隔天排了開刀,今夜就沒有SEX」的規矩。
經過數次軟硬兼施無法成功突破英治的「鐵的規矩」之後,男人這回往天馬行空的幻想爆走了,是嗎?
看男人爆走是一種樂趣,但是不及時制止,則有波及自己的危險性存在。
「好,我就提出一個更吻合現實,且有實現機會的方式來替代。」英治湊進他的耳朵說道:「你現在閉上眼睛,想像一下當我們靈魂對調之後,你用我的身體抱住我,也就是你的身體的畫面……然後今天晚上我們就讓這副畫面在真實之中上演,如何?」
「你用『我的身體』抱住『在你身體裡面』的我?……X,那不是我他X的在你下面!」
「奇怪,這不是你的願望嗎?你想要避免過度勞累我,因此由你來承受一切、承擔所有的『後』果,我覺得很合情合理。當然,作為一個言出必行的男子漢大丈夫,話一說出駟馬難追,你一定不會食言而肥吧?假如你願意擺平自己,乖乖讓我上,我也很樂意取消『那條』規矩,不管一晚上你要來上幾次都行。『夏寰』寶貝~」最後英治還刻意仿效夏寰的口吻,說道。
夏寰呵、呵呵地唇角抽搐地笑了。
英治也還以微笑地說:「怎麼樣,我們進臥房去吧,『夏寰』寶貝。」
「英、英治,你說的對,對調什麼位……靈魂實在是太愚蠢了。讓我們忘掉這件事,當作沒有這回事,行不行?」
「剛剛我罵你蠢,你有何意見嗎?」
男人哈哈大笑。「不愧是我夏某人的『某』(=老婆),講得太好、太對、太正確了。聽『某』嘴,會大富貴,從今以後,我只聽『水某』(=漂亮老婆)的話,你說什麼我都聽!來來、你想要我幫你捉龍(=按摩)嗎?還是要吃點水果,我叫小弟去削!」
於是乎,就這樣……
這天晚上,某寰靠著前所未有的「殷勤體貼」,終於說動了英治不再提起「對調」這回事——至於「鐵的規矩」,當然是沒有任何的商量餘地,依然建在。
~F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