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題

/ 分類: , / 1 則回應

標籤: , ,

最近買了一本2007年三月號的「文藝」雜誌
上面登有一篇恩田陸小姐(日本文藝作家)與吉永史老師的對談,
因為我自己很喜歡吉永老師的作品,將對談的內容整理了一下
當作是練習日文翻譯的練習題,
既然是練習題,我就沒有按照內容一五一十的翻譯
如果大家有興趣,就看看吧~~
另外我沒有把日本原文PO出,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購買這本雜誌來看。再次聲明,這是節錄喔,不是全本翻更不是專業的翻譯,想得知全貌的,請去買雜誌吧。
~~~以下開始


思春期結束的那一瞬間──的故事
Q:這是來自「吉永史~才華初綻的高中生活」的「花漾人生」一書的相關質問。因為這本書的主舞台是高中,而且又是漫畫研究社(簡稱漫研)的故事。我可以推斷它是以吉永桑自身的高中生活為「取材樣版」嗎?
吉永:氛圍上的確是如此。不過,同在描繪漫畫,武田(花漾的角色之一)對漫畫的熱情,可是遠高於我。我自身比較接近軟弱派,好比相澤那型的(花漾的角色之一)。
Q:真島君這角色令人印象深刻。這也是從身邊進入漫研的男生們身上,所得到獨特印象嗎?
吉永:是的,我在學生時代也是漫研的一員,社內男生成員裡很多這種人。比方說,有人提議「去開慶功宴吧!」時,他很可能馬上就回說「無聊」而打了回票。讓女生還得一旁幫腔,要他「多跟大伙兒交流一下」吧,容易使人一肚子火的那種傢伙。
Q:話說「花漾人生」算是吉永桑的作品中,相當「青春」一直線的作品呢。
吉永:我本來一直是很隨性、想到要畫什麼就畫什麼的。但是再畫「西洋古董果子店」的途中,忽然想到而問了連載該篇作品的WING雜誌社,才知道讀者多半都是「十歲後半(也就是15歲以上至19歲左右)」的人。
而我卻在「十幾歲的人看的雜誌」上,畫「一群三十幾歲的男人做蛋糕」的故事?!不由得心裡一驚。
所以我就想「既然我也當過高中生,那就來畫一次登場角色與讀者群的年齡層較為接近的故事吧!」^.^
Q:所以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校園故事囉。^.^
吉永:年輕時的煩惱,不論是過去或現在的人,應該差不多吧。我想畫出我以前的煩惱也沒有問題才對。^.^
Q:吉永桑是幾歲出道的?
吉永:我比較晚,24歲。
Q:的確以漫畫家而言,這個出道年紀是比較晚一點。在這之前呢?您是從事什麼?
吉永:其實在這之前我正努力朝律師之路邁進。不過到了中途就變心,被漫畫吸引去了,完全沒在用功讀書了。^.^
就在腦子裡出現「不想再唸書了!」的念頭,卡在後退不能的處境當中,很剛好地,有BL界的人朝我招了手,我就這樣踏上不歸路。
Q:你那時是打算以BL系為主一直畫下去嗎?
吉永:我當時心裡只有「當上職業漫畫家,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在家中畫漫畫了。」的念頭。
雖然我在畫衍生YAOI時畫過BL,不過當時還沒有畫過原創的。而且,既然接下了這份工作,就在這塊區域中盡量地努力。
爾後,在我出了第一本單行本,我就以這本書當成「名片」,在非BL系的出版社中進行「就職活動」(註:自我推薦)。那時候經朋友介紹了「新書館」,我便把單行本與「不知貴出版社可願意讓我畫(這個故事)?」的信紙加上「こどもの体溫」的大綱一起,當成企畫案提出。所以我蠻早就開始「腳踏雙船」了。
Q:這算是一種戰略囉?
吉永:嗯。「こどもの体溫」及「全都因為愛」(中譯,尖端出版)這類的題材,是我從高中時代就很想畫的東西。以後等年紀大了之後,想畫這個類別的故事。
Q:我對BL系不是太瞭解。不過看了吉永桑的作品後的感想是「多麼思想細膩的一位漫畫家啊~~」。
吉永:謝謝。也許是我總是戒慎恐懼地在畫圖的關係吧。
Q:意思是?
吉永:該說是「表現出來」的這件事本身,令人害怕……特別是漫畫,算是很直接的表現手法。
以前,看過某位古典音樂的業界人的紀錄片,裡面有段話一直留在心裡,「音樂,不管你怎樣把自己的情感灌注其中去演奏它,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這點,繪畫與文學就無法做到了。
而漫畫也是一樣。只要它是被具體表現出來的東西,就代表它是會讓某部分的人受到傷害的表現方式。
譬如說,剛好我是女性,所以關於性別歧視的領域會比較敏感,而或多或少能在下筆時關注到這個方面。但是這類的同理心換成其他的領域,我能不能發揮出來?我沒有自信……我心中常常有這份「盡全力也達不到十分透徹的境地,但除了繼續努力之外,別無他法」的糾葛。
Q:我想你的這份糾葛,最後就化為了我所感受到的作品「細膩」感吧。不知道這和你過去想成為一名律師的事,有沒有關係。
吉永:硬是聯想在一起的話,也許有^.^。不過,還是很令人害怕呢。
好比BL也是,大部分讀者雖是女性,即使是非寫實的故事,但題材終究是GAY。說不定有些GAY閱讀到了這本書,會不會有不愉快的感覺呢?我腦子裡常有這個疑問在。
當然,有些東西不是當事人的話,旁觀者是不可能了解的。
一面在畫,邊覺得萬一讓人不愉快,真是對不起,可是我又非常喜歡(畫)呀~~內心經常在掙扎。
不過最近,有件很高興的事。取材的時候,有機會與GAY的朋友見面,告訴我他很「喜歡」我的漫畫,我高興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吉永:以前編輯常對我發怒,說:「不令人討厭、也不令人喜歡的作品,就是無聊的作品!因為它沒有觸碰到人心。」。
所以,最受歡迎排行榜第一名的作品,當然很厲害。但是最令人討厭的作品,同樣很厲害。反倒是無法明確說喜歡或討厭的作品,才是最糟糕的作品,因此根本不用在這個問題中鑽牛角尖。結果,我終究是畫自己覺得有趣的東西而已。
因為有趣,所以才會有這些內心掙扎吧。有趣,及對這題材的不安及該不該這樣畫的內心掙扎等等,全都錯綜複雜地連繫在一起。
Q:還有,吉永桑的漫畫中,登場的人物好好地扛起自己的人生中的負債利息。這一點,我很喜歡。
像「西洋古董果子店」裡頭,主角在幼年遭到誘拐而留下無法抹滅的創傷,最後口中唸著「到頭來,我還是一點也沒有變嘛。那,還是繼續賣我的蛋糕吧!」,接著和平常一樣地出門去。給人一種「把自己的人生背負在自己的肩膀上,好好地活下去」的感動。
吉永:我很喜歡看戲劇節目而且常看。
有些戲裡的女主角遭到了強暴,結果產生了「男性恐懼症」,但她仍抱著勇氣對加害者提起告訴,最後又與戀人復合了。雖然看似是喜劇的收場,也不全然都帶著光明面,背後藏著「接下來才會更辛苦」的訊息,帶著這份辛苦繼續奮鬥下去而完結。
果然,因為它是「故事」所以少不了「克服」兩字。但是實際上,可能有被害者沒辦法提出告訴、也不可能與戀人復合吧,易言之有許多人是無法跨越過心理障礙的。
我開始畫西洋古董果子店契機,就是因為產生了「無法克服心理障礙的人就一定不幸嗎?」、「懷著男性恐懼症就沒有辦法走上幸福的道路嗎?」的念頭。
Q:漫畫也好、戲劇也罷,有很多隨隨便便,想也不想就用上「戀人逝世了」或「有嚴重的心病」這類的高潮橋段。小說裡其實也很常見。而在這裡面,吉永桑的作品裡出現的人物,給人很強烈的、活生生的感覺,好像在故事結束後,他們感嘆著「啊啊,人就是得背負著這些有的沒有活下去。」,並繼續過他們的人生。
Q:花漾人生還會連載多久呢?
吉永:今年內會結束連載。
Q:咦?四集就結束了嗎?
吉永:對。下次的連載也已經決定好了。有關40歲的GAY夫妻,在家中做飯的故事。^.^。不是BL,和他們同住的人還有一位律師與一名美容師,可以分成有已經出櫃的人與還未出櫃的人兩派。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風波囉。
Q:關鍵字還是在「吃飯」上頭吧?
吉永:是啊。^.^每一回連載都有吃飯的場面。「札幌一番」是味增口味好、還是醬油口味好等等,有開頭結尾都是這類討論的單元,也有彼此的親朋好友們之間的互動對話的單元。像這樣的短篇故事集。
基本上屬於人性幽默、喜劇類,沒有什麼愛情戲的場面。
Q:最後非打聽不可的一個問題,「大奧」的這個精彩點子是怎麼冒出來的?
吉永:這個是呀……我喜歡時代劇。之前有次聚會與編輯的人談論到「請○○老師畫出御鈴廊下,千百個美男子整列排開的場面,一定非常有趣」的漫談,又講到「○○老師筆下的男子很性感,一定可以成為很美麗的繪卷喲~~」之類的,結果變成「就請吉永桑畫嘛!」^.^。
只不過真的要動筆去畫,似乎是很麻煩的事,我就回答說希望等我更「德高望重」一點,能請很多手下來畫的時候,再說。結果對方回道:「不不──這應該要趁年輕有體力的時候畫才好。要不,請問您打算到何時要變得『德高望重』呢?」,我只好說「沒有這個預定,好,那我就現在畫吧。」^.^
Q:^.^這套故事大概會有多長呢?
吉永:8卷到10卷左右。
Q:喔,那麼故事才剛開始嘛。
吉永:整個故事就是開始有「大奧」到「大奧」解散為止。以一年大約一本的速度,最少也還會連載個6年左右。
當初「西洋古董果子店」在雜誌上介紹時,上頭印的文案是「帥哥四人開的蛋糕屋中,裡面有個魔性的GAY!!」。雖然說的是一點也沒錯,可是看了就叫人非常不好意思的介紹文,會有種「把這當成是我的代表作,真叫人不好意思呀~~」的想法。結果到了「大奧」,居然寫上了「男女顛倒,後宮美男三千人」,一樣是讓人非常不好意思的寫法。^.^
Q:不過就是這樣的故事嘛。
吉永:沒錯,的的確確是這樣的故事呢。

~~~~~~~~~~~~~
到這裡一直都沒有看到文字的朋友,請多用用巧思就能看到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