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介殿下的敗戰日2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emoji:v-421] 請注意
1:年紀未滿18
2:對於BL兩字有過敏反應者
3:無法接受衍生、兄弟過激文者
請勿點閱


啟介隱藏不住自己發抖的雙手,脫下最後一件衣物,全身赤裸的面對著衣冠楚楚的哥哥,那種難以言喻的羞恥感,讓人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尤其是涼介的雙眼,緊盯著自己的身體,就像緊盯著獵物的老鷹般,銳利地在彼端發光。下意識地以雙手掩住腿間的重點部位,啟介幾乎抬不起頭面對他。
「怎麼了?啟介,把手移開,讓哥哥好好欣賞一下你漂亮的樣子。」佔有絕對優勢的男人,懷著一絲惡作劇的笑容,好整以暇地看著手足無措的他。
漂亮?這句話出自涼介口中,卻讓啟介自形殘穢,自己有哪一點比得上哥哥漂亮?自己再怎麼不自量力,也無法與哥哥抗衡。
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涼介再度扭唇一笑,催促的說:「害羞什麼呢?不是早就讓我看過了嗎?從小時候到現在我們都是一起赤裸相對的呀,啟介身上沒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包括你屁股上的可愛小黑痣,來,把手放開。」
全身的熱氣一下子醞釀上升,明明知道羞恥心煽動的他無處可藏,但是涼介絕不是會在緊要關頭容赦對方的人,啟介硬著頭皮鬆開了遮掩的手,咬緊下唇地抬起頭。
涼介露出的滿意的笑容,與他緊緊交纏的視線有著無形的牽引力,雖然沒有實際的觸碰,但啟介身上的每根毛髮都能感覺到視線的所在,所有的細胞都集中在涼介遊移的焦點,清楚地知道涼介現在正在看那裡……
平坦的胸口上,突起的乳端甦醒地站立起來,隱隱作痛的悸動著,渴望著被人用力的揉搓、刺激與愛撫。隨著記憶中的觸感,早已經起了反應的生理現象,以銳不可當的氣勢,一下子充上高點,驕傲的挺立起來。
這一切都落入涼介的眼中,想藏也藏不了。
「才剛開始,就這麼興奮了?啟介。看樣子,離上一次疼愛你的時間太久了,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好吧,那就先讓你發洩一下好了。」交疊的雙腳絲毫沒有移動的跡象,涼介撐著下顎,坐在書桌邊笑著說:「自己做做看,讓我看看平常你都是怎麼做的?」
咦?心中的驚愕讓啟介渾身的熱情都冷卻了。
「哎呀呀,怎麼回事,這不是又消下去了嗎?不願意讓我看嗎,啟介。果然我的要求太過分了?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可不想欺負啟介,雖然現在我的心情這麼低落,不知誰能安慰我……」
涼介傷心的表情刺痛了啟介的眼,他早就覺悟自己是逃不出哥哥的手掌心,不論何時只要涼介的一個眼神,自己就會順從他的心意做任何事,那怕這不過是涼介所使的一點小手腕,他也無怨無悔的接受。
緩緩地伸手向自己的欲望中心,握住半萎的部位,啟介閉上雙眼,想著涼介碰觸自己時的感觸,模仿地移動著指尖圈住它愛撫起來。
耳邊響起了涼介美麗的低音,「就是這樣啟介……真是性感極了。」
「啊……哈……」快感浮上發熱的感官,不知何時起羞恥已經飛到九宵雲外,作熱而作痛的敏感前端所流出的泊泊愛液,濕潤了他自己的手心。
「你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嗎?真想拍下來,讓你看看。你現在腦中在想什麼?想誰?說出來……」
「哥……哥哥……」
「我在做什麼?」
「哥哥的手……摸著……我……」好熱,熱流燒得自己像滾滾岩漿,沸騰膨脹。
「是嗎?我的確在撫摸著你,你的一舉一動,你所有淫蕩的表情都只有我才能看到,對不對?除了手以外呢?還想著什麼……感覺到了嗎?哥哥的嘴正在對你做什麼?」
「啊……不行了……哥哥……哥哥……」雙手劇烈的加快速度。
「想像一下我的舌尖正在舔著你,吸吮著你的前端,啊啊,好甜美,啟介的味道……充滿了我的口腔,真想全部吃下去,這些都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誰都不知道的,只有我專有的特權,啟介的現搾鮮奶。」
過激的畫面燒灼在腦海中,瀕臨爆發的急流再也克制不住。
「不……討厭……不行了,哥哥——」乳白色的漿液噴到地板上,啟介雙腿發軟無力地跪倒,渾身依然籠罩在歡愉的小小痙攣狀態。
涼介的輕聲嘆息在房間中格外響亮,「太快了,啟介,我都還來不及品嚐呢。」
「嗯……」眼角嗆著淚水,啟介萬般丟臉的低頭說:「對不起、對不起。」
「這不是需要道歉的事,傻啟介。只是哥哥還沒有得到滿足,你說該怎麼辦呢?」嘴中說著溫柔的話,卻用毫不容赦的目光盯著動彈不得的獵物,獵人舔著舌尖的誘惑著。
「哥哥要我怎麼做……都可以。」
「啟介真是乖孩子,懂得怎麼討好我。」修長的,平日靈活操縱著方向盤的優雅十指,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嘎地拉下褲頭拉鍊。
巧妙的運用著惡魔也無法媲美的溫柔微笑,眼神卻閃過著一股支配氣質的邪惡,涼介勾著小指說:「來吧,啟介。」
敞開褲頭,坐在椅上的涼介就像美麗不可方物的暗黑殿下,召喚著腳下的純白忠僕獻上貢物。
「可憐的啟介,有我這樣的哥哥真是不幸。居然讓你做這種事,對不起,但是沒有啟介的安慰,今天我恐怕是站不起來了。你想要吧?哥哥的這個……在你的身體裡面……所以,再多加油一下,讓哥哥恢復元氣。」
口中含著涼介灼熱的欲望,相對於近乎苛責的欺負言語,啟介一心只想用自己的身體表達自己對哥哥的愛意,毫不介意的使用著唇舌取悅著他的男性,無論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羞恥令人難為情,只要是為了涼介,他什麼都願意做。
那晶瑩濕潤的目光,無言的乖巧與順從,就像無知純真的小犬呼應主人召喚而來的模樣,讓人憐愛不已,卻又想要更加欺負他,藉著這儀式般的獻出自我,讓他表現出對自己百分之百的忠誠心,撫摸著啟介柔順的髮,攫住他的耳朵,將自己更加塞入他口腔中,蹂躪他的唇舌。
「用你這可愛的小嘴,再多做些讓我高興的事吧。」
實際上用嘴巴幫涼介做絕對不是件讓人感到愉快的事,為了接納涼介的全部,張開到極限的唇邊滑出了自然分泌的唾液,光是想像自己現在的模樣,就足以教啟介羞愧至死,但是這是涼介的要求……
閉緊雙眼,忽視眼角泛出的淚水,蠕動著自己的舌尖,一心只想讓涼介快快忘記那場不愉快的比賽。
「唔……唔……嗯……」
突然間漲大的欲望突入他的咽喉,窒息的熱度讓人銜不住,啟介忍不住捉著地板,強忍住欲嘔的衝動。
「為了我再忍耐一下吧,啟介。」
無法閉闔的下顎開始感受到強勁力量的衝擊,麻痺的痛楚中,唯有哥哥紊亂的呼吸聲是唯一快感與成就感的來源,藉著對方的亢奮,自己內部深處也燃燒起一股只有涼介能夠澆熄的火焰。
「唔唔唔………」
前額的髮被人一把捉住,當涼介脫離他的唇舌那一瞬間,啟介可以感覺到自己臉被噴上某種灼熱黏稠的液體,啪達啪達的滑下他的唇、頸間及地面。
睜開迷濛的雙眼,啟介仰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哥哥。
涼介以指尖刮著他的臉頰,沾黏著自己的體液送到他的唇邊,啟介想也不想地含住他的手指,嘖嘖的吸吮起來,就像是拼死努力而得到主人讚美,被馴服的裸獸獲得賞賜的蜜津。
然後,今天第一次,涼介吻了他。
從剛剛一直到現在,因應男人要求而不停的做出種種自己無法想像的羞恥行為,發疼的自尊與被踐踏的驕傲,壓抑了濃烈深厚的情感,卻在這一吻中得到釋放。
「啊……哥哥…嗯……愛你……」
舌頭貪婪的交纏著。
「我可愛的啟介……」
靈魂都要融化的熱吻。
「嗯嗯……」
緊緊的纏住對方頸項,連呼吸都是累贅,緊得足以發疼的力道,感覺對方就在自己懷中,活生生火熱的體溫教人陶醉。
「還要……別停……」
手指不耐煩的剝除對方身上衣物,為什麼要發明鈕釦這種累人的東西,索性用力一扯,快點感受到他光滑裸裎的肌膚,教人愛不釋手的觸感,堅硬的肌腹、燙手的體溫,這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他美麗的驕傲的哥哥。
交纏的唇舌一而再三的分離又重疊,舔咬著嬉戲著,模仿著情戲的動作,接受、給予、佔有、分享,點燃快樂的前戲。
「哥哥……」撫摸著這讓人目眩神迷的美麗身體,想要快一點刻畫上屬於自己的記號,禁不住發出撒嬌的吟聲,此刻除了涼介以外,自己什麼都不要。
「我知道……馬上就給你……」到方才為止都沒有忘記運作的大腦,終於被弟弟可愛、貪求又火熱的視線所打動,涼介握著弟弟的手,將他拋到床上,自己也跟著壓著他,單人床承受了兩個大男人的重量,發出嘎嘎的怪聲。
摸索著火熱入口的門扉,啟介顫抖的為他敞開雙腿,方便他的探索,當他的手指試探的壓入凹穴時,啟介敏感的縮著身體,輕叫了一聲。
沒有潤滑劑,果然還是會痛吧?
涼介毫不猶豫的以自己的舌頭愛撫著那頻頻顫抖的可憐花蕾。
「啊啊……不要……不可以……哥哥……」沈淪在初次體驗的強烈快感,已然淚眼婆娑的啟介慌張的想逃開他執拗的舌尖。
但是腰部被涼介控制的啟介,最終還是無法躲開他的攻擊,因為愉悅而綻放的花蕾柔潤的迎入兩根指頭,收縮的吸著他、纏著他。
「討厭……這……呀啊……」深入的指頭碰觸到前列線的同時,啟介弓起腰發出沙啞的呻吟,後面被刺激的同時,前面的欲望也泛著泊流的濕液浸滑著涼介的手指,在他一抽一進間淫猥的水聲清晰可聞,教人臉紅。
「哥……夠了……進來……我想要你……」
伸出雙臂,啟介一張被汗水和淚水弄濕的臉龐,盈滿著內心真正的渴求,比起這些虛無的前戲,他想要的只有一樣東西……感覺到涼介的火熱在自己身體裡面賁張跳動。
「太快了,這樣子進去會痛喔……」
「沒關係,只要是哥哥……我就無所謂……」
「真拿你沒辦法。」直起身子,愛憐的摸著弟弟的臉頰,「明知道我面對你這種撒嬌的眼神就一點輒都沒有。不過既然是你自己要求的,等一下就算喊停我也不會理你喔。」
「嗯。」
抬高他的雙腿放到自己肩上,腰高高的浮起來,毫無防備的細小花蕾曝露在自己的視線與欲望的面前,涼介一鼓作氣的將自己押進狹窄的入口。
「啊啊——」太大了,他受不了,會死的。
身體緊緊的畫成一道弧線,啟介捉緊身下的床單,咬著下唇,搖著頭忍耐著被撕裂貫穿的疼痛。
「放鬆點,不然沒有辦法進去。」
「嗯……」發白雙唇緩緩吐出一口氣,體內的壓迫感又再次降臨。「不要……」
但是毫不留情的力道硬是撬開了緊窒的隧道,直達最深處,涼介將自己全部都埋進去之後才靜止。親吻著弟弟冒著冷汗的額頭與頰邊的淚痕,笑著說:「真是自作自受的小笨蛋,跟你說過會痛的……」
「可是我想要快一點感覺到哥哥。」微嘟著被自己咬紅的雙唇,眼角的淚水似乎又要冒出來了。
「很痛嗎?」
「我以為自己會被哥哥殺了——」
「傻瓜,我那裡捨得讓這麼可愛的啟介落到死神手裡。」輕啄著他的紅唇,一下、兩下,然後涼介露出王者君臨的笑臉,「不過,不用擔心,我會讓你舒服得像是上了天堂,交給哥哥吧。」
像要證明自己的話,涼介小小的抽動著自己的腰身,啟介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內壁反射地揪住那火熱的男性,一股甜美的疼痛感,交雜著言語無法形容的麻痺快感,從下半身直傳四肢,自己也忍不住發出令人臉紅的叫聲。
「啟介好敏感,不過這樣子就讓你興奮了,真的這麼舒服嗎?」握著啟介前方高昂的證明,涼介使壞的笑說。「不說的話,我就不讓你達到高潮。」
「不要這麼壞心眼,哥……」求饒地看著對方,希望他手下留情,但又在不知不覺間喚醒對方的殘酷。真心想要什麼,身體先知道。
「那就告訴我,你要我怎麼做?」低下頭,他啃咬著那期待而挺立的乳端。
「啊啊,好……」禁不住這微妙的刺激,主動搖擺著自己的腰。
「快點說。」含著熱氣的語言挑動,半是威脅半是誘惑。
「啊嗯……」緩慢地張開溢滿春情的眼,啟介看著涼介咄咄逼人的美麗雙眼,低語地道出自己最終的降書:「哥哥,我要哥哥……讓我高潮……快點……我等不及了……」
涼介滿意地佔有他的唇舌,封住他甜美的降服表白。
帶有魔力的五指一面刺激著他前方的凹穴,強勁火熱的男性則不停的以忽快忽慢的節奏,摩擦著他體內的弱點,快感一波波的襲擊著,連腦髓都融化了的熱度,讓啟介完全降服在哥哥的操弄下,宛如玩偶的被他所左右,隨他起舞。
啊啊,這是哥哥……炙熱的擁抱,就像太陽燒灼的快感。
再多一點,再用力一點,我想要哥哥的全部。
飆車時同樣感受卻無法比擬的瘋狂酵素,逼得人要瘋狂,沒有速限的高速道路盡頭,等著自己的是接近毀滅的天堂或是地獄,他都已經不再乎了。
這一刻,他只知道自己與哥哥結合在一起,沒有任何事物能分離他們,這是專屬於他們彼此才能分享的生死之樂。
「哥哥……哥哥……」
以全身感受,啟介緊緊地捉住了涼介的背,哭喊出這漫長夜晚的序曲。
說話從不開玩笑的涼介,真的讓啟介像是從地獄到天堂一路走一遭。哭哭叫叫的連聲音都啞了,除了涼介,以外的世界會變得如何全然不在他的意識之中。
深知啟介身體每一吋秘密的長指,一會兒逗弄他的胸口,轉動可愛的結實小果,一會兒粗暴的在他的後穴跟著他的欲望一起肆虐、衝刺,接著轉戰到他嚶嚶哭泣的前身,以高超的技巧讓他接連高潮了三次,到最後渾身力氣都耗盡了,別說腰沒有力氣,他現在就連抬起一根手指都辦不到。
涼介一到床上就換了個面貌,十足十是個體力充沛精力絕倫的野獸暴君,這一點過去啟介已經親身體驗過了,可是今天的涼介又超過過去的級數,暴君指數直往上攀,就算啟介哀求他放過自己,他卻一派不掏盡挖光啟介體內所有累積的精力勢不罷休的態度,整整讓啟介哭了一整晚,直到天亮才停手。
「啟介?啟介?」
雖然知道哥哥在叫自己,但是啟介連睜開雙眼的力氣都沒有。
身子突然騰空,接著意識到自己被溫暖、撫慰的水包圍著時,啟介才曉得哥哥抱自己到浴室來洗澡了。因為被抱在涼介懷中,四周又是香噴噴的熱氣與舒暢身體的溫水,啟介更加昏昏欲睡,睜開惺忪的睡眼,迷糊的道了謝,又靠在哥哥結實的肩膀上睡著了。
安詳的睡臉還殘留著歡愛後的紅潮,臉頰還有著未乾的淚痕。
「對不起,把你累壞了。」拿著毛巾,替啟介洗著身體的涼介,看著已經睡得一臉舒服的啟介,親親他的臉頰,擦去他的淚,無比溫柔的自言自語說:「每次一看到你這副可愛的模樣,不管怎麼愛你都嫌不夠。如果可以的話,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佔著你、看著你,不讓其他人看到你。」
但是那麼做的話,可憐的啟介一定會像隻無精打采的小狗狗,天天望著外面的天空,獨自哭泣吧?接著,也許還會因為嚮往外面的世界,自己咬斷束縛的鎖鍊,往外投奔自由去了。
因為不想看到這種事發生,所以自己耍盡一切力量,給予啟介所有他想要的一切,讓他依賴自己,讓他不能沒有自己存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留住涼介,束縛他的心,佔有他的人。
摸著自己在他身上留下的斑斑紅痕,每一處都是自己卑劣佔有欲的明證。
不放你走,不讓你離開,不許你眼中有超越我的人存在。
這個可愛的臉龐,這副教人憐愛的身體,這顆純白無暇活生生的血紅心臟,都是我的,只能為我跳動、為我敞開、為我笑、為我哭。
抱緊沈睡的弟弟的身體,涼介知道表面上也許自己是握有啟介心房那把唯一鑰匙的人,但啟介確是握著他生命泉源的根。沒有了啟介,自己活著也沒有意義。
因為你的誕生,所以我才會來到這個世界等待你。
「明天我們再一起去飆車吧,啟介。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我的睡美人。」
我的愛若是毀滅你的愛,請你微笑著陪我一起殉葬。
不許想著從我身邊逃離。
因為你帶走的不只是你,還有我的生命。
Your are my red su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