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介殿下的敗戰日1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涼介輸了。
最後的最後,被秋名的八六給超越了。
啟介愕然的瞪著手中的無線對講機,從中傳出的消息就像深夜的炸彈,將他的意識化為一片空白。涼介哥輸了,這怎麼可能?他那驕傲、美麗,永遠高高在上的哥哥竟然敗在秋名的八六手下,敗在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年輕小毛頭手下,這苦澀的事實足以讓啟介的心臟停止跳動。
四周反常的沈默已經不在啟介的注意力中,他佇立不動望著遙遠的山下燈光閃爍的彼方,難以置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明明可以到手的勝利,卻在一瞬間破滅。令人無法相信的事實,誰都可以,告訴他「涼介輸了」不過是一場惡夢,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這只是世紀大謊言。
涼介不可能輸,涼介哥沒有道理輸,涼介哥未曾輸過!


啪的關上車門,看著車庫緩緩降下的鐵鋁門隔絕了街燈的造訪,諾大的車庫陷入一片黑暗沈寂。啟介取出打火機,隨著清脆的登一聲,一簇小小的火光乍隱乍現,他點燃了一根煙,心情凝重的攢著眉頭深深的抽了一口。
一旁,停妥的白色FC——3S早已經不見主人的蹤跡,安靜的進入睡眠狀態。
「可惡。」狠狠地敲了一下愛車的車身,啟介依然難以接受數十分鐘前所發生的事實。
過去涼介勝利得理所當然,所以什麼慶祝宴會的慣例一成不變的會鬧到半夜,但是今天車隊的大夥,都和他一樣被這措手不及的意外結果打敗,誰也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將這困難任務推給啟介,早早就解散了。
自從啟介學會開車,以哥哥為榜樣開始賽車生涯開始,他所見到的都是被榮光、讚美與驚嘆所包圍的哥哥,哥哥所到之處就像是超級發光體一樣,吸引眾人的目光與青睞,不論男女見到他都是同一個反應——「酷斃了」、「好帥」、「好炫喔」,無論再多的讚美都無法貼切的將高橋涼介這個人的魅力說盡,這樣的哥哥從來都是他的驕傲、他的自滿與自豪。
但是今天,哥哥的榮光卻被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打碎了!
秋名的八六,藤原拓海,那傢伙自己也曾經向他挑戰過,也失敗過,他清楚藤原拓海的車速夠快、技術拔萃頂尖,畢竟能與他們高橋兄弟一較高下,在這整個群馬縣屈指可數的也不超過五人。但是啟介心中排行,不可能有誰能贏過高橋涼介,這是不可能的事,不論藤原有多厲害,哥哥不會輸——這是他向來深信不疑的事實。
但是今天……今天……
「該死的!天殺的!」啟介敲著白色FC的車身,如果這輛車會說話,他一定會要『它』交代清楚,為什麼背叛了哥哥,為什麼哥哥會敗在藤原拓海的手下!除了當事者之外,恐怕沒有人能說出比賽的經過!
哥哥,現在在想什麼呢?不自覺的望著車庫上方的天花板,隔著這道水泥,上面就是哥哥的房間,他一個人待在房間裡……以什麼樣的心情看待今天所發生的事呢?啟介想起比賽前哥哥曾說過……『如果公路戰輸了,我就打算引退……』。該不會……哥哥是認真的這麼想吧?
啟介熄掉手邊的煙,匆忙的往房子裡走去。
「哥!」
門一打開,啟介訝異的看著哥哥如同往常一樣端坐在電腦前面,安詳出奇的空氣,讓他不覺闔上了嘴。涼介回過頭,俊秀的臉沒有絲毫啟介以為的陰暗表情,也不像剛剛經歷重大挫敗的人,溫暖的目光懷著慣常的溺愛注視著他。
「怎麼了?啟介。」
「沒有……只是……」自覺太過大驚小怪,不禁結巴,一臉困窘的紅暈。
「只是?」涼介薄薄美麗的上唇微揚,「有什麼事就進來說吧。」
「喔。嗯!」像隻聽話的小狗搖著尾巴,乖乖的走進哥哥房間,啟介一邊把門關上,一屁股就坐到哥哥的床上,抬起頭。
關掉電腦,轉過身,涼介優雅的交疊起雙腳,一手摸著煙點上,等待他開口。看著哥哥修長白晰的十指動作著,啟介不禁吞了口唾沒。即使自家兄弟都會看獃了,外人恐怕更是對涼介的魅力沒有半點免疫力了。他的一舉一動,沒有刻意的矯揉造作,卻有著天生貴族般無與倫比的華麗,讓人看了就不由得心生嘆息。
一時間除了看著涼介外,啟介根本忘了自己來的目的。
等了等,見啟介還是沒有開口的打算,點著煙的手扶著下顎撐在桌上,涼介細長美麗的眸子透著澄澈的流光,注視他說:「不是有事想說嗎?啟介。」
被這樣一雙眼睛注視著,老實說,啟介早已經不知道如何組織自己腦中的想法,轉換成言語流暢的說出來了。
「那個……今天……」啟介低下頭,「哥哥……」
涼介眼底閃現一絲懊悔,但很快地他就以輕快的口氣說:「對不起,啟介。本來放話說,我會替你把面子要回來的,但是看樣子這次……哥哥對你失信了,真是抱歉。」
「絕對沒有這種事!」啟介慌張的抬起頭,焦急的說:「我心裡頭哥哥還是最最厲害的車手,我相信絕對沒有人能贏過哥哥,今天一定是有什麼理由……也許只是運氣不好……」
扭曲唇角,涼介淡淡的苦笑說:「運氣不是輸的理由,啟介。我說過多少次,賽車本身如果靠的是運氣,那車手也玩完了。我很清楚自己失敗的理由,藤原拓海比我想像中要厲害,在和你比賽過後的短短期間內,他有長足的進步,遠超我的預料之外,他真的很快。」
「哥……」
「讓你看到這麼遜的一面,抱歉了。」
想也不想的,啟介緊抱住坐在椅上的涼介,將自己灼熱的眼與濕熱的淚都埋到他的肩膀隱藏起來,哽噎的說:「不要說了,哥哥沒有那裡不好,那裡不對,藤原拓海算什麼,他跟哥哥怎麼比,一次的比賽結果算什麼……以後我一定會再次把這筆帳算回來的,去他X的藤原拓海。」
摸著弟弟桀傲不馴的髮絲,涼介唇邊不由得浮起真心滿意的笑,坦白率真的啟介永遠是他最愛的寶貝,不枉自己細心培養小心呵護,啟介不論何時都澄澈無比的雙眼與永遠為自己敞開的心房,就是他最大的滿足與驕傲,自己受到再大的創傷,只要身邊有啟介就能撫平治療自己心靈的陰暗。
「啟介真是好孩子,為哥哥感到難過,所以代替我掉眼淚嗎?」
「難道……哥一點都不覺得不甘心嗎?我卻很不平呀!憑哥哥的技術沒有道理會輸的……我不能接受這種結果!這一定是那裡弄錯了,我不相信。」
「我也不甘心呀!」涼介淺淺的笑著、摸著啟介的臉頰說:「讓我可愛的啟介為這種事哭紅了雙眼,我當然不甘心呀!不過是一次的失誤,就讓我寶貝的弟弟為我難過成這樣,沒有比這更叫我後悔、生氣,巴不得大卸自己八塊,好換回啟介的眼淚的事了。」
「唔……」啟介半抬起身,以手背粗魯的擦著眼角,「誰哭了!」
涼介也不點破他的強詞,僅僅以寵溺的眼光縱容他。
可愛的啟介、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的啟介,一張臉永遠藏不住心事的啟介,看著這樣的弟弟,涼介心中存有的常識、道德與自制早已經蕩然無存。為了啟介他相信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只要是能讓啟介站在世界頂端,自己引退幕後成為推動他的黑手,讓所有的光耀集於弟弟一身,自己被降貶到地獄,承受百年業火折磨,他都在所不惜。
自己與藤原拓海一戰,老實說對於結果自己並不是十分介意,輸了也罷勝了也好,自己早已經超越這些問題,他眼中只看到一名未來足以威脅到啟介的車手誕生。他慶幸自己能在這時發掘到群馬縣還有這樣一名好手,凡事預則立,及時發現藤原拓海的存在,他才能針對這個肥美的餌食做出新的計畫。
所以今天與其說是輸了,不如說在另一個層面上自己獲得更重要的東西。一個對啟介而言不可欠缺的「對手」誕生。
沒錯,啟介在群馬縣內的實力已經足以凌駕眾家好手,但是成績越好,如何尋找一個更強大的刺激也成了困難重重的事。自己雖然常常當啟介的對手,但是啟介自身卻無法產生「超越」的心理,他對自己的尊敬、崇拜正好成了他致命的缺點,啟介心中依然懷抱著對哥哥的憧憬一天,他就一天贏不了他。
長此以往,啟介不會有進步的。涼介深知這箇中道理,所以藤原拓海的出現,未必不是件值得慶祝的喜事,他已經可以想見未來藉著藤原的刺激,啟介將會如何演變成為令自己驕傲的天才車手。
他自小細心疼愛的啟介就像雛鳥,正一步步照自己的規畫,成長為他理想中的展翅大鵬。為了親眼看到那一天的到來,他會保持著耐心,為啟介鋪出他該有的道路,設下他需要的刺激與助力。
話說回來,唯一令自己掛心的,恐怕就是自己輸給藤原拓海這件事,對弟弟的心靈所造成的震撼。相信自己不會輸的可愛啟介,竟然會氣憤得哭了,涼介不由得擔心起來,這是否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所謂亡羊補牢為時未晚,趁早把這件事的震撼從弟弟腦海中抹除,這才是第一要務。
「啟介……」
「嗯?」揉得通紅的眼角,嘟著些微憤慨的唇,啟介看著哥哥伸出的手。
外表看似粗野、沒神經、火爆浪子的啟介,只有在涼介的面前才會流露出這般孩子氣、撒嬌的神情,洋溢著陽光氣息的膚色閃閃發光似的,透著年輕、青春、跳躍的氣息,一股讓人想要擁有的美麗金色活力。
撫愛著他彈性十足的唇,涼介以沙啞的聲音說:「今天……你要怎麼安慰不甘心又可憐的哥哥呢?」
「咦?」張大雙眼,啟介登時傻愣住了。
「還是說……因為我輸了,所以已經不再是你心中的英雄,不是你所愛的大哥?討厭我了?」
「哪會……」
他的戰慄透過指尖清楚的傳達到涼介手上。他的動搖很明顯,一雙大大的貓眼開始左右搖擺,就是不敢直視涼介。不是第一次了,雖然次數並不算多,但是不管多少次,啟介一開始面對他提出的身體要求訊號,總會產生宛如處女羞赧的表情,這種表情不管看多少次都不會厭倦。不,涼介不由得在心中笑道,自己根本就上癮了,對啟介上了癮。
「太好了,如果被啟介嫌棄,那哥哥才真的要難過得自殺了。」明知道啟介不可能說得出「討厭」這兩個字,卻還是故意裝出深受打擊的臉色,這正是高橋涼介狡猾又厲害的地方。一看見對方的空隙,就毫不留情的朝弱點攻擊,締造他賽車的不拜神話,這些招數運用在無數男女身上,也同樣屢試不爽。
「你願意安慰我吧?啟介。」最後的一擊,肯定他無法拒絕。
遲躇而猶豫著,卻又無法招架哥哥那充滿著超常誘惑力的細長黑瞳,啟介吞下一口緊張的口水,點點頭。
「是嗎?太好了,那麼……今天不論我說什麼,啟介都會照做,對不對?」佯裝成受害者的綿羊,正悄悄的轉化為冷酷無情的大野狼。
啟介退縮了一下,但還是不由自主的點頭。
「不管我要求什麼都可以嗎?啟介。」
哎——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霍出去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就算知道接下來的時間自己可能會後悔得痛哭流涕,但是只要能讓哥哥走出敗北的陰影,讓哥哥忘掉藤原臭豆腐的小子,就算明天早上他挺不直腰桿,他也沒有二話。咬緊牙根,啟介再度點點頭。
嫣然一笑,此刻的涼介散發出的性感香氣就像是月下妖花般的致命而又無敵。
「老天爺恩賜給我這麼可愛又貼心的弟弟,不知該如何感謝他才好。」
啟介看著只能用「豔麗」來形容的哥哥,也不知該感謝還是怪罪老天爺了。
「過來,啟介。」牽著他的手,涼介以不許拒絕的笑容說:「能夠好好安慰處於低潮再站不能的可憐哥哥的人,只有你而已。」
有著一定程度覺悟的啟介,抱著飛蛾撲火的心情,朝哥哥邁進一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