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花絮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記者現在來到剛剛結束拍攝皇帝系列全劇最後一幕的現場,全場現在都還處於歡樂的氣氛當中,這也不奇怪,畢竟漫長的拍攝過程當中,演譯將近十年的歲月,不不,應該說是超過十年以上的歲月,要是加上最後的一小段劇情的話那就是二十年歲月的這齣戲,能順利拍攝完成,真是可喜可賀。怪不得全體演員與工作人員要大肆慶功啊!」
鏡頭於彩帶繽紛的片廠內轉過一圈。
「讓我們來瞧瞧,主要演員們都在做些什麼?」
搜尋著。
「當然啦,記者一定會負責採訪到大家最想見到那兩人……」
麥克風突然傳出興奮的聲音,一下子把螢幕拉到正前方。


「有了、有了,在角落正取下頭套的,正是扮演劇中靈魂人物皇帝西琉颯亞一角的演員,A君。喔喔!還是一樣相當漂亮的臉蛋,不過讓記者很訝異的,他本人竟是這麼地年輕、俊秀,不過好像脾氣蠻暴躁的,據片場工作人員說,A君為人很不容易相處,一點小不滿是會立刻轟炸全場的人,看樣子我們得小心翼翼的接近才是。」
記者咳了咳,悄悄靠近甩動著一頭染為燦金短髮的青年說:「A君,辛苦了,我們是惡葳報報的記者,能跟您採訪一下嗎?」
「嗯?」青年挑高眉頭,不耐煩地說:「我累死了,你們還要問什麼啊!」
「因為有許多你的影迷,關心這最後一集……」
「等著看不就知道了嗎?」
霍地放下翹在長椅上的腿,神色間頗有不良少年(青年?)姿態的A君,扯著吼嚨大喊著:「我的MABRO在哪裡?」
一旁,戴著金邊眼鏡的老實經紀人連忙送上:「在這邊,A君,你就小聲點,在鏡頭前面多少給人家一點笑容嘛!」
「囉唆,這就是我,要是下了戲還得裝成乖乖牌,我還有時間放鬆神經嗎?」喀喀地倒出一根煙後,銜在口中。
「他X的,有煙怎麼沒有火呢?」
「用我的吧。」
鏡頭內出現了一名美到全場為之黯淡的男子,喔喔,司琺爾,不,是飾演司琺爾大人一角的B君!果然正統的美麗是不會因為裝扮而有所改變,下了戲之後,同樣沒戴長髮頭套的B君,即使是長到覆耳的短髮,也掩不住那張絕倫的美麗臉龐啊。
小聲的,記者朝麥克風說:「各位,B君呢,在片場的評價,比起A君要好非常多,不但敬業無比而且據說從不大聲對片場工作人員吼罵,說話是標準正統的敬語而且禮貌周到。從不遲到也不抱怨延長拍攝或NG,可說是非常合群的。」
此時,焦點鏡頭中呈現……
遞出自己金質都彭打火機給B君,以及靠上前去嘴巴嘟嚷著:「直接用你的煙來點就好了。」的A。
兩顆頭顱曖昧地靠近,以煙嘴對煙嘴的方式,點燃。
呼……朝呆楞的記者噴出一口煙,A君鄙夷地說:「喂,妳這是什麼記者啊?居然留著口水瞪著人,太沒禮貌了吧?」
咳咳咳,記者深深覺得,朝著人家噴煙的A君,禮貌也好不到哪裡去。
「B君您好,我是惡葳報報的記者。」
名片奉上後,B君輕輕微笑說:「請多指教,我是B。」
「那個,我們正想採訪戲中的主角,如果方便的話,您可以和A君一起接受訪問嗎?」
「我是沒問題,不過……」B看看身邊正大口噴煙的A。
A看到他的眼神,口氣噴火地說:「你看我幹什麼?要接受不接受,關我屁事。」
「那麼你是不反對囉?」拉過一張椅子,就在A君身旁坐下。
記者以為A君會大力反彈或什麼的,結果A君竟一語不發,也沒有要離開的模樣,看來好運是降臨了,不但可以採訪,還可一次採訪二位!事不宜遲,趕緊發問道:「呃,要問的問題非常多,不過還是從最要緊的地方開始問吧?最後一集當中,請問你們覺得最關鍵,或是最令你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什麼?請說!」
麥克風先在A面前一遞,沒反應,趕緊換到B。
「嗯……」優雅的眉鎖了一下,鬆開,微笑,「以我的角色來說,我想是當男主角在滿山泥濘中尋找情人的那一幕吧?不過由於戲未上映,請原諒我不能透露太多。」
「非常感謝。那麼A君呢?」
撇撇嘴,「我只覺得寫劇本的人很變態。以上。」
記者尷尬到不行。這、要說寫劇本的人變態,那演員也是演員,誰叫你們接下這劇本呢?
「怎麼,妳想說什麼!」灰眸一瞪。
「不,呃……您是對木棍有所不滿嗎?」
霍地踢開前方的椅子,A君咆哮著:「給我換個話題!」
B拍拍A的肩膀,在他耳邊不知說了什麼,總之幸好有B在,才讓A重新坐下接受訪問。
「我們就問別的好了。我們都知道這部戲總共有五部曲,其中哪一段是你們各自認為最滿意的呢?」
照例,先把麥克風交給妥當的B。
B微笑地說出標準的回答:「每一個部分我都盡全力去拍攝了,所以每一部份都是我很滿意的。還希望大家能喜歡。」
A則沒好氣地說:「我喜歡那把叫什麼金陽銀月的道具刀,去給我弄一把來。」
這,也算回答?記者抖一抖,繼續發問。
「聽說在拍攝最後一集的過程當中,有許多驚險的場面,都是使用特攝甚至是電腦繪圖輔助的拍攝方式,關於這點,你們有什麼意見呢?」
「沒什麼不好啊?好好地利用能利用的東西,省得我們辛苦。」A冷笑著。
B補充道:「我想A的意思是,正因為現在是這麼便利的時代,為了達成更好的完成效果,藉助現代科技是必須的,該怎麼說呢……能更接近整體環境與意涵,才能讓大家更融入這部片中啊。」
A以腳踹了一下B,「沒人要你幫我做解釋。」
「抱歉,因為你實在太不會說話了,我怕會讓鏡頭前的人誤會。其實,A是個非常敬業的演員,你們若有看過他的腳本就會知道,他翻得都破破爛爛了,台詞也都背得滾瓜爛熟。只是個性比較單純,說一不二的經常會使人對他有所誤解呢!」B無比溫和的一笑。
記者心花朵朵開,有B君的解釋,就算A君給她臭臉也沒關係了,這全都可以原諒的,呵呵。
「那麼,再分別請教二位,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有什麼感想?或是想對兩位主角說什麼呢?」
B:「我所飾演的司琺爾啊……從頭到尾都是氣勢相當強盛的人呢!幸好他不是生在這個時代,要不他所做的許多事情可能都觸犯法律了吧?好比對十五歲的少年犯下淫行。」
A再踹一腳,「這種事就不必說了。」
B微微一笑,「我是真的這麼認為啊。不過,對這種外冷內熱型的人,我個人倒是就演員的角度來看,很有挑戰的價值。不動聲色的表情看似容易,可是要在眼神中表現出波瀾萬狀的情感,我花很大的時間去揣摩過,希望表現能讓大家滿意。」
記者插嘴:「我能夠問一下嗎?這眼珠的色澤,是您天生的?」
「噢,不,這是特殊攝影的效果。我戴著藍色的鏡片,而A則戴著灰色的,因應各種場景,也會在影片上套色,好讓藍與灰有特殊效果,我的還好,A的部分要塗上銀,這可是項大工程。不過這麼一說,好像會破壞許多影迷的幻夢?哈哈。還是要像魔術師一樣,保持神秘一點比較好吧?」
「我能瞭解。」記者點點頭。
B繼續侃侃而談,「雖然劇中的司琺爾做了許多讓人無法原諒的事,我個人也不想為他辯解什麼,只能請大家在看戲的同時,想想看所謂的時勢造人這句話囉。至於我要給司琺爾的一句話是:愛是把雙刃刀,在揮舞它的時候,務必小心,傷到別人的同時,自己也不可能不受傷害的。嗯!」
A吐長舌頭,「噁心死了,幹嘛一副你是好寶寶的口氣,哈。」
「那麼A君的看法呢?」記者把握機會問道。
「我是不討厭西琉颯亞這個角色啦,雖然我演了前三部之後,最大的感觸就是:你這樣也叫皇帝嗎?根本就是被司琺爾操縱的玩偶。就算口口聲聲不做傀儡,到最後還不是被司琺爾給吃得死死的?要是我,才不會等到第四集,老早就把司琺爾給毒死算了。」
「呃,可是那是因為西琉颯亞喜歡司琺爾不是嗎?」記者小心不踩到A的地雷說。
「……」白了記者一眼,「總之,我覺得天底下沒有兩全其美的事,要是颯亞早一點就體認到這事實,也不會被對方給吃乾抹淨還外帶打包。」
「謝謝您非常中肯的評論。」記者心想:我還能怎麼說呢?唉。
「等等,我還沒說完,雖然他不是個好皇帝的料,但我蠻喜歡這傢伙的。起碼在整齣戲裡頭,他和司琺爾放在天秤上相比,這傢伙顯然正常一點也人性一點。坦白說好了,司琺爾是個無惡不作的大變態,誰沾上誰倒楣。」
「這種說法有欠公允,A。」B默默的蹙起眉道。
「誰管你有什麼意見?」
「表面上西琉颯亞被利用,可是他何嘗沒有利用司琺爾呢?一個銅板敲不響,我覺得這並不是誰正常或不正常的問題。」
「你是想找我吵架是吧?」
眼看著苗頭不對,記者移轉話題說:「在劇中扮演一對情侶,不知道兩位對這有何看法?特別是那個……有許多大膽的同性鏡頭……你們是否會有點排斥呢?我們也很好奇,私底下兩位有沒有交誼?好比說交換劇本的心得之類的?」
A搶先捉過麥克風,大喊:「妳這混帳,到底想問什麼?妳想說在戲裡頭我是個GAY到了戲外我也是個GAY不成?」
「不,不是那個意思,請你不要弄壞我們的鏡頭啊!」
啪沙~~一陣混亂。鏡頭短暫失訊。暴走的A君總算在B君勸說下,重回鏡頭前,並由B君代為回說:「本著演員的職責,我們倆人無論對導演有何安排,都會盡力去完成。至於私底下的事,因為是個人隱私,就不奉告了。」
唉,還以為能探聽到點什麼……
「那麼,可以請教最基本的問題嗎?好比兩位的身高、體重,以及喜歡吃點什麼?心中理想的對象典型呢?」
A:「基本資料,去跟經紀人要就好,誰會記得那些無聊的小事啊。我喜歡吃的東西?辣的,越辣就越夠味的。上次和B去吃過一家麻辣火鍋,挺不錯的。」
B:「我倒覺得那個火鍋很可怕,怪不得會被稱之為地獄火鍋,算是勉為其難的陪他去吃的。我個人比較喜歡水果、蔬菜類的,最近對於無添加農藥的健康養生膳食非常入迷,每天早上也親手打製養生湯。」
「噁。」A皺起臉,「我喝過一次,那不是人喝的。」
「知道了,下次不逼你喝就是了。」
「哼,你再也別想騙我那東西有什麼好的。」
B發現記者正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倆人對話,趕緊解釋說:「不是的,你不要誤會,我是裝在保溫瓶內帶到片場來喝時,他一直說要喝,我才給他喝一口。不是他留宿在我家,早上打給他喝的。」
記者表面上一笑,內心卻想著:這是不是有點越描越黑啊?
「啊,對了,講到喜歡的典型,我喜歡個性比較強的,應該怎麼說呢?不是潑辣又不講道理,而是有著容易讓人理解的個性,不鬧彆扭,喜歡有話直說。」
B才說完,A立刻就嗆聲:「噯,是啊,那種會鬧彆扭又不會說話的人,多難纏啊。像我,就喜歡性格彆扭、但不做作,絕不會故意在人前裝出我是好孩子,或者是喜歡八面玲瓏的那種人。」
B為難地看了A一眼。
見氣氛有些詭異,記者打圓場說:「不曉得接下來倆人有什麼新計畫嗎?」
A:「打算出一張專輯,是皇帝系列裡面的歌曲,外加幾首我個人的創作。」
B:「目前的工作行程很多,都已經滿滿的,手上有幾支廣告片,新戲的邀約也都在檢討中,不過打算先放個一個月的長假吧!」
「聽說本片的導演新年度開拍的片,要前往冰天雪地的地方拍攝,不曉得兩位是否也會參與呢?」
「嗯……看情況吧?最主要還得看有沒有合適我們的角色。」B瞄了A一眼。
A搖頭,「我不幹了,這麼辛苦的角色演一次就夠了,要我再來一次,我可受不了。」
記者苦笑著:「那真是遺憾,我們都很期待能再與A君於螢幕上相會呢!」
「先去看完結篇吧!」A終於發揮一點身為本片工作人員的道德,小廣告說。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這句話希望能讓大家對於未來懷抱著希望。」B微笑地朝著鏡頭,溫和地說:「有聚便有散,我們都會期待下一次與大家再會的那一日。」
「好的,非常謝謝二位接受我們的訪問。」記者收工的整理好麥克風,邊小聲地與攝影師商量接下來要訪問誰。
就在此刻。
記者卻不小心瞄到了……
喔喔,那不是……
正要離去的B君,一手放在A君的後腰上,倆人頗為親密的交換著耳語。
撈到了漏網鏡頭囉!
****************************
A君基本資料如下
身高:178
體重:52
血型:B
星座:獅子
*****************************
B君基本資料如下
身高:189
體重:70
血型:A
星座:處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