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陛下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自己是否太天真了些?
颯亞認真地瞪著眼前那隻活繃亂跳的雞,明知道下一刻非得宰了牠不可,但那雙小小的雞眼正閃爍著威嚇的光芒,宛如牠早已經看穿了他的殺意,決心與他一較高下,看看誰能撐到最後一刻……
以前打獵的時候,多半都是些飛禽走獸,遠遠地射出一箭,獵物應聲咚地落地,並不是件非常困難的事。
他沒料到正面對峙著「手無寸鐵」,「弱小無力」的敵人時,自己竟會手軟,下不了這一刀。
可是……不能不殺了牠。
「很抱歉,老兄!我知道生為雞仔不是你願意的,就像以前我也並不想生在皇家一樣,不過富貴有命,你注定是得貢獻出這條寶貴的小命,化身為桌上佳餚。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就請你包涵見諒,乖乖就範吧。」不自覺的,颯亞朝兇悍的雞老哥發出勸服的宣言。
效果不彰,雞兒咯咯怪叫起來,還張開雙翅啪沙啪沙地挑釁。
「你這是在跟我抗議嗎?」颯亞停頓片刻,蹙起眉頭說:「可是罪魁禍首並不是我啊!」
嘎嘎嘎!雞兒怒吼得更厲害,彷彿在怪他要推卸責任。
「我沒騙你!天知道,我和你和睦相處了這幾個月,並沒特別想念雞肉的滋味,天天有你家娘子生下的蛋可吃,我就足夠滿意了。嘴饞想要殺了你,好祭一祭五臟廟的人,是另一個傢伙啊!冤有頭債有主,你要生氣也該去找他——」
唉,自己這又是在幹啥呢?
同一隻雞講起長篇大道理,和對一頭牛彈琴有什麼兩樣?
挽起袖子,颯亞硬著臉,冷聲說:「能讓從前貴為九五至尊的人宰殺,你也算是好雞一隻,不枉此生。你就別再垂死掙扎,否則只會顯得你雞膽甚小,有辱公雞一族之門面。速速納上小命吧!」
嘎——


☆……☆……☆……☆……☆……☆……☆……☆
將所有已過目的帳冊全都收好,司琺爾伸了個懶腰。
島上生活的日子雖然悠閒,但這也象徵著自己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維持此刻的平靜。過去忠心服侍他的手下們,替他在天下各地監控著龐大的財產,只要一等他離開這座島,便得審查這幾個月來的營收,忙得不可開交。
不過這點辛苦和過去相較,根本是滄海一粟不值一提。
他已經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一切……
這微小的幸福是建立在罪孽深重的一條血腥之路上,他也沒有忘記。要是上天將在最後的審判日來臨之際懲罰他,他也不會皺眉抗議。相信要他重來一次人生,重做一次選擇,他知道自己終究不會改變。
接下來——
瞇細了漆黑夜瞳的男人,唇角揚起戲謔的線條。
冷落小情人大半天,想必現在他也該覺得寂寞了吧?他總是嘴硬得不肯承認需要自己的陪伴,但現在的日子和過去的繁華熱鬧可截然不同,這座孤島能有什麼樂趣,供他打發時間?
還是趁他還沒孤單到掉淚前,好生安撫、安撫,降低他的不滿情緒,一旦讓颯亞興起了不想再隱居的念頭,決定重回西琉,最後麻煩的終究自己。
走出書齋,司琺爾先在小屋內繞了一圈,尋覓不著情人的蹤影,繼而找到戶外去,然而小屋前方的空曠草原上頭,只有幾匹牛、羊悠哉地吃草散步,並不見別的人影。
隨口呼喚兩聲,蹙眉想了想,一旋踵男人朝著小屋另一側的露台邁進。果不其然,在可以鳥瞰崎嶇海岸線的天然石台上,一手支撐著下顎,一邊出神凝視著波濤,盤腿席地而坐的——不正是他在尋找的人兒嗎?
攆去足聲,悄悄地繞到情人身後半蹲下,司琺爾微笑地摀住他雙眼說:「不許你盯著我以外的東西,看得出神!」
「哇!」先是驚嚇一叫,接著企圖扳開他手掌,颯亞在他懷中掙扎起來,「你從哪裡冒出來的!」
「從你心裡。」他毫不羞澀地說。
颯亞成功地扳下手,以一雙銀亮的眼瞅著他說:「那可奇怪了,我怎麼不曉得我心裡頭有你這號人物。」
「說謊不是好行為喔。」司琺爾掐掐他的鼻子。
戀人臉微紅,轉開頭,彆扭地移開視線,「你都忙完了?」
「我擔心有人太過思念我,會躲起來偷哭,所以才用最短的時間把那些事都解決啊。其他的,等明天再處理也沒關係。」
回眸一瞪,「我又不是小孩子,誰會偷哭啊。」
「那麼是小的看走眼囉?明明就有人一臉憂鬱,快要哭出來的模樣。」揶揄著,司琺爾笑笑。
拍著屁股起身,颯亞哼地說:「沒有你來煩我,我還樂得清靜,一個人正好思索嚴肅的人生課題。所以你一點都不必擔心,你在忙的時候,我會無聊得慌。」
不嘴硬就不是颯亞了。
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刻意挑起戰火,司琺爾心中理想的戰場與開戰時刻,是在夕陽西下後,漆黑星空為頂、餘慍沙灘為褥……那時候,不管颯亞有多嘴硬,他的身子會坦白的。
「拜託你,可不可以把臉上那抹噁心的笑收起來,腦子裡在打什麼鬼主意,全都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司琺爾揚起一眉,「噢?我在想什麼呢?」
颯亞漲紅了臉,轉身,「少無聊了,我不會上你這種當。」
「慢著……」
「啊!」
出其不意捉握住颯亞的手臂,卻換來不尋常的痛呼,司琺爾皺眉,「你受傷了?怎麼回事!」
「沒什麼啦!」掩飾的想扯回自己手臂。
「不行,讓我瞧瞧。」
扣住他另一隻沒有受傷的手,司琺爾不容許他反抗地掀起他衣袖,只見幾道淺淺的傷口劃在颯亞的手腕處,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給撕裂。
「不過是點小傷,不必你大驚小怪。」
沈下臉,司琺爾冷聲道:「即使是這點小傷,假使不好好處理,也有可能鬧出大毛病,到時候該怎麼辦?這座孤島上,你要找大夫也沒有!過來,這得馬上處理,然後你要老實地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弄傷的!」
嘀咕著他的小題大作,颯亞不情願地被司琺爾一把逮回屋裡。
☆……☆……☆……☆……☆……☆……☆……☆
「什麼?是被雞捉的!」
司琺爾緊迫盯人的逼問,終於從颯亞口中得到真相,颯亞一臉難堪地說:「你笑啊,反正我就是連一隻雞也應付不了,反被雞給捉傷的笨蛋。」
擺出這種臉,分明就是不許別人笑話他,司琺爾心想:這種狡猾也許是天生的吧?總是搶先一著,堵住別人的後路。
「我不懂,好好地你去捉雞幹什麼?你真的無聊到要去跟那些雞過不去?」嘆口氣,司琺爾把傷藥塗抹在他手臂上,幸好傷口很淺,應該不至於化膿發炎。
鼓起臉頰,颯亞把嘴癟得死緊。
「是哪隻雞捉傷你的?」他再問。
颯亞還是不回答。
司琺爾見狀,也只好死心地替他把傷口紮好,「這樣就行了,你這幾天沐浴淨身時要記得叫我一聲,我來替你洗,省得碰到傷口。」
「幹嘛那麼麻煩?這種傷舔舔就會好。」
「我不允許。」
沒有二話地斬斷他的抱怨,司琺爾走到牆邊取下掛在上頭的愛刀。
「你拿刀要幹什麼?」
這次輪司琺爾不理會他,凍著一張臉逕自往屋外走去。
「喂!」
追在他身後,有著不妙預感的颯亞急忙地衝上前去,「你、你該不會打算把所有的雞都宰了吧?」
「那當然。」停下腳,司琺爾深藍眸中有兩簇冷靜的怒火,「凡是傷害了你的,管他是人、是物,一律都得格殺。」
颯亞張大嘴,愣住。
司琺爾不懂他有啥好吃驚的,這種事根本沒有轉寰餘地的不是嗎?在萬事、萬物之前,他永遠把颯亞排在第一。當然,傷害過颯亞的人物裡頭,他唯一無法制裁的是自己。判這條命一次緩刑的理由,在於他需要這條命來保護颯亞,若颯亞有個萬一,那麼這條命也不再有保留的價值。
所以颯亞不肯說出那隻雞是兇手並不重要,把那些有可能危害到颯亞的笨雞全宰了就是。
離開小屋,司琺爾來到雞舍內,裡面有十數隻當初運到島上來當儲備糧食的大、小雞隻。他正想動手捉——
「司琺爾,你別鬧了!」
颯亞攔阻下他。
「為何要阻止我?」不悅寫在臉上,司琺爾不想跟幾隻雞吃醋,可是他控制不了妒火萌生。
「因為、因為認真說起來,我會受傷都是因為你!」半帶著自暴自棄,颯亞握著拳怒道。
他原本不想說的,打死都不願說出口的,都怪司琺爾總是這樣一意孤行,要是真放手不去管他,那些無辜的雞將會一口氣全被他殺光了。颯亞不是濫情,他也明白雞有雞的命,遲早都會成為盤中飧的命運!但他討厭沒有理由的殺戮,假使現在一口氣把雞全殺光了,那麼牠們也不可能全部成為糧食,毫無道理、沒有貢獻地死去……這樣子糟蹋生命,比殺戮更可恥!
「我的緣故?颯亞,你的話我不明白。」
颯亞咬咬牙,一撇頭說:「跟我來。」
☆……☆……☆……☆……☆……☆……☆……☆
掀開廚房中一只熱騰騰的蒸籠,裡面冒出香噴的氣味,白茫茫的霧氣散開後,司琺爾訝異地看著那盅顯然已經燉了好一陣子的雞湯。
「牠可是為自己的生命奮戰過了,現在雖然是這樣的結局,但牠曾經是隻頂天立地的好雞。你可要好好地懷抱著感謝的心意,把這鍋湯給喝完。還有,其他的雞可都是無辜的,不許你對牠們動手。」雙手交叉地抱在胸前,颯亞抿著唇角以生氣遮蔽害羞,說。
「……這是你做的?」還有點難以置信。
那個「颯亞」?從小到大養尊處優的王子殿下、皇帝陛下?別說下廚,司琺爾連想像他拔雞毛的模樣都不能。等等,怪不得他方才看到他手指頭上也有著些許的小割傷,莫非也是因為這緣故?
「我試喝過了,這湯可沒問題。」以為司琺爾在嫌棄他的廚藝,颯亞反一瞪。
「為什麼突然……」司琺爾困難地轉動舌根,他還在和腦中的震驚戰鬥中。
颯亞微紅了臉,銀眸害羞地飄開,「你昨天晚上不是說——餐桌上的菜都吃膩了,想換點口味,好比雞肉之類的。」
啊!沒錯,他是那麼說過。連許好幾天都吃颯亞釣的魚,他只是隨口一提而已。
「你要是敢說你忘記了,我絕不原諒你!」
趕緊搖搖頭,司琺爾不由得發出衷心的微笑說:「你是刻意為我煮的嗎?颯亞。」
「囉唆,少明知故問。」
喜悅甜滋滋地灌入胸口,即使情人一臉怒火,也瞞不過他一雙精明的眼,不論過了多久,他都不會忘記這個日子——颯亞頭一次為了他燉湯。
「不要纏過來,熱死了。」推開司琺爾靠近的臉,颯亞小小地掙扎著。
技巧高明瓦解著他的武裝,司琺爾把不安分的情人摟入懷中,親吻著他的臉頰,微笑地說:「謝謝你,我會一滴不剩地把它全部喝光,不過你得負起責任喔!」
「什麼責任?你要是擔心自己會拉肚子,就別喝啊!」
「小傻瓜,我擔心的是……你替我補充了這麼多的『精力』,夜晚來臨時,萬一熱血沸騰睡不著,我該怎麼辦才好呢?颯亞。」
「誰、誰理你啊!」
「不行,都說了這是你的責任,颯亞。」扣住他紅通通的小臉,灰瞳中閃爍著邪念,「今天晚上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會是個漫漫長夜呢。」
「你、你這變態、色鬼、沒良心的東西!早知道我就不管你的死活,好心地替你燉湯,這就是你給我的回報嗎?你這——唔!」
長驅直入的舌狠狠地擄獲他,汲取他源源不絕的抗議聲。
我就知道!
我早該想到的!
給這傢伙補充什麼菜單,根本就是件天大的錯誤!
以後我絕對、絕對不再管他的食慾好不好,讓他去餓得頭昏腦脹,讓他瘦得沒力氣搞花樣,天下就太平了!
憂鬱的陛下,今天還是一樣的憂鬱。
只是昨天為止,他憂鬱著情人的胃口不開,今天則是憂鬱著情人的胃口好得異於常人。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那做任何事都非常極端的情人,變得中庸一點、平凡一點呢?這些將是他明日的憂鬱。
~~EN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