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的災難1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飽吸著陽光璀璨精華的麥色肌膚上,泛出一顆顆晶瑩的汗珠。
貪婪的,將它汲入口舌中。
順著頸項而下,盤旋在性感鎖骨間,烙下啃噬的痕。
「……唔……」地發出壓抑的喘息,攤在枕海上的髮絲左右搖擺,一雙抗拒的手伸出。
無視於壓在自己胸膛上的阻力,男人不知饜足的慾望催促著他往下探索著。
「你……夠了……吧!」


對男人不聽勸阻的行為,認真動了怒般,一雙灰眸怒豔豔地發亮了。
頓止,被譽為史上俊美無儔頭號美男子的男人,勾揚起一道黑眉,斜扯的唇笑了,「怎麼,你已經不行了嗎?」
「司琺爾,從剛剛到現在,你纏著我幾個時辰了,知不知道!我累了,想睡覺了!」
灰眸人兒的慍怒可不是沒道理的。
他不是不高興在兩人相戀多年,也廝守在一起這麼久,男人對自己的迷戀與渴望不僅絲毫未減,反而有越形狂熱的態度——不過凡是都有限度,沒有人像這不知疲憊為何物的傢伙,能在接連三、四次歡愛後,還想繼續索求下去的!
「你睡啊,我做我的。」
「你!!」
埋怨的聲音盡數被吸入男人的口舌中,窒息般的熱吻,不到片刻便足以讓人舉白旗投降。看樣子今晚不讓他做到他高興,男人是不會放過自己了。
唉,誰能來教教這傢伙,讓他明白「適可而止」四字,否則自己遲早會死在他的需索無度底下。
他睡著了。
司琺爾親吻著他的臉頰,可是他闔緊的眼瞼連動都不動。在那之後,自己無賴地纏著他歡愛一度之後,可憐的颯亞再起不能的暈睡過去。
果然還是太勉強他了點。
心理不是沒有愧疚之意,但向來以超出常人的自制力為豪的自己,彷彿一遇上這頑固高傲的小暴君就會瓦解。誰叫他口中雖然喊著「不要」,可是那具熱情反應的身軀總是誘惑的纏著人不放……
不過這句話司琺爾可不會說出口,免得逞強的戀人會惱怒地和自己展開對抗的冷戰。
不是我不知節制,而是你的錯啊,我的颯亞。
再次親吻著他的雙唇,那怕是地老天荒,恐怕自己永遠也抗拒不了戀人的誘惑,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似乎都能點燃那份燠存於心底、不曾熄滅過的火花,一觸即發。
要我不對你發情,根本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緊摟著情人纖細的腰枝,司琺爾閉上雙眼,意識逐漸朦朧地進入夢境。
司琺爾,司琺爾……
「是誰在叫我的名?不要藏在那道光芒中,給我滾出來。」
不要這麼兇巴巴的,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誰很重要嗎?」
……呀,你這人還真是不客氣,眼中除了西琉颯亞外,沒別的啦?
「沒錯。說出你吵醒我的目的,然後快滾吧!這裡是我和颯亞的天地,不容許任何人來干擾。」
是、是,其實呢,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我特別來成就你一個心願。
「什麼特殊日子?什麼心願?這些我都不需要,你可以滾了。」
吼,你很不知好歹耶!要不是看在今天日情人的特殊日子份上,我就把你踹到異世界去,讓你和颯亞分隔千萬里!咦?你想做什麼?——你哪來的刀子——哇,救命喔,你竟敢對戀愛之神如此無禮!
「我管你是什麼牛馬蛇神,凡想破壞我與颯亞的平靜日子的傢伙,我都不會輕饒。」
嗚嗚嗚,你太過份了,司琺爾。
看你這樣子,不讓你嚐嚐戀愛之神的可怕,你是不會知道感激!
虧小神還暗中助你一臂之力,要不你早就死於冷血無情又笨拙的某作者筆下,哪有今日的好日子過。
居然把我心愛的長髮給……
「你再繼續囉唆,我就把你理成大光頭。」
哼,本想成全你的願望,現在本神發怒了,你就等著在情人節嚐遍苦頭吧!我要你知道,什麼叫做能看不能碰、能見到卻不能愛的痛苦!
「哼,誰鳥你,快滾吧。」
司琺爾,你一定會後悔的!
無聊的夢境。
當那道光芒消失的時候,司琺爾扯扯唇角,總算耳根清淨不少,他一點也不把這怪夢放在心上,繼續摟著懷中的人兒酣酣熟睡。
☆……☆……☆……☆……☆……☆……☆……☆……☆……☆
清晨。
颯亞翻個身,下意識的摸索著身旁,往常向來會溫暖地回擁自己的雙手不見了,而且還有什麼細小的聲響在吵鬧不休。奇怪,司琺爾人呢?半睜開眼,颯亞惺忪地呼喊著:「司琺爾?」
「……⊙☆★□■?……」
又來了?哪來的蚊子這麼吵人?
索性睜開眼,推開棉被,正想找出那煩人的蚊子好好加以懲罰,颯亞卻愕然地張開嘴,注視著那掙扎著從自己的手掌下爬出來的「迷你」生物……生物有著一頭黑色的長髮,一雙非常小但仍看得出是灰藍色的眸子,而且光裸赤條有如初生嬰兒般的迷你身材也非常眼熟。
顫抖著,颯亞把指頭伸到迷你生物的迷你五官面前,試探的碰一下他的迷你鼻子說:「你、你、你是司琺爾嗎?」
「我差點被你壓死了,該死的,颯亞,你怎麼會變成巨人的!」氣得雙手插腰,絕豔的容貌由於過度迷你的尺寸,顯得可愛無比。
以手遮住自己的嘴,颯亞驚愕中覺得他的表情實在太逗趣,而忍不住要抖動肩膀,「司、司琺爾,真的是你?哇哈哈哈哈!」
「這一點都不好笑!」誇張的揮舞的雙手,司琺爾極力想顯出憤慨,但縮小的尺寸,使得他傲慢的態度也顯得毫無魄力。
是的,颯亞一點也不覺得受到威脅,反而很像是親身參與一場鬧劇般,「你、你怎麼會變小了?」
「我?變小?」
司琺爾看看周遭,領悟到並不是颯亞變大,而是自己被縮小了。蹙起眉頭,他依稀記得夢境中有個煩人的傢伙出現,自己不耐煩地把對方給趕跑……臨走前,那傢伙說了什麼?
……要你知道,什麼叫做能看不能碰、能見到卻不能愛的痛苦……
莫非?該不是?這全是那個戀愛之神的詭計?!
「可惡,那傢伙,早知道就一把掐死他!」
「你在說誰啊?司琺爾。」
煩躁地一甩頭,司琺爾深嘆一口氣,「一個無聊的傢伙!」接著便把夢中的對話,告訴了颯亞。
「這麼說,是那個戀愛之神把你變成這麼小的嗎?」颯亞唇角含笑說:「你為什麼不隨便應付他一個願望就好?這下可好,我們要怎麼樣才能讓你恢復原狀?」
「誰知道,去問那該死的傢伙。不過他要是敢出現在我面前,我肯定會一刀砍死他。」氣憤不已地,迷你司琺爾目露胸光地說。
「唉,總之,現在還是先起床再想辦法吧!」
颯亞笑也笑完了,不得不認真思考,往後司琺爾若一直維持這副模樣,可不是能當笑話看的趣事。他掀開棉被,翻身下床,拾起地上的衣褲,便又聽到司琺爾抗議的叫喊。
「你想用棉被悶死我啊,颯亞!」
「對,對不起。」
慌張地把棉被大海中拯救出迷你司琺爾,颯亞還是頭一次看到羞怒得滿面發紅的他,不由得又笑了。
「颯亞!」迷你男子怒斥道。
「我知道,我知道自己不該笑得,不過……哈哈哈……我真的忍不住嘛!」
現在的自己,就算想教訓情人一番也無計可施。
司琺爾只得氣得雙手插腰,站在颯亞的手掌心上,看他笑得七葷八素、東倒西歪,一雙灰眸都迸出笑淚了。
算那個戀愛之神夠狠。
翻翻白眼,司琺爾可以預想到往後自己還會碰上更多的麻煩!
如果這是場白日夢,不知有多好。
「司琺爾。」把眼角的淚水一揩,颯亞將情人高捧到自己的眼前說:「不必擔心,我一定會找到法子,讓你恢復原狀的。」
這和過去自己向來處於保護者的立場完全顛倒過來了。男人蹙起眉頭,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我永遠都變不回原狀呢?」扳著臉,瞇起不悅的灰藍眸子。
「嗯……」
歪著腦袋想了想,颯亞綻開可愛的笑臉說:「那也無所謂,我以前從沒有機會照顧過誰,連養寵物的經驗也就小金那麼一次而已。以後,就由我來養你,你只要乖乖地安分地待在我身邊就好,呵呵,我會非常地疼愛你的。」
刷地,血色從司琺爾臉上褪去。
寵物?
開、開什麼玩笑!!!!!
就算要回頭去求那該死戀愛之神,司琺爾發誓一定要在最短的期間內,恢復成原狀不可!
(於是乎,迷你司琺爾的災難就此展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