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夜三-END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emoji:v-421] 請注意
1:無法接受真人衍生者
2:年紀未滿18
3:對於BL兩字有過敏反應者
請勿點閱


玻璃隔成的淋浴室裡,人工的雨霧不斷地沖刷而下,他們在熱水形成的瀑布底下赤裸相對。
剛拉著光一的手,遞到唇邊一根根的親吻著他的手指。
「這是在做什麼?」濕髮貼在臉頰上,光一唇邊掛著不變的微笑問著。
「因為你的手指很漂亮。」
「那,我也可以嗎?」光一的手指撫摸過剛同樣濕漉漉的黑髮,在水霧的光澤下,那自然的眉與紅撲撲的圓圓臉頰。
「我哪裡能用『漂亮』來形容?王子殿下是你吧!」剛可愛的一笑,推他一把。
「換成可愛不行嗎?可愛得讓我想從頭到腳吃掉你。」掐掐剛的臉頰,說。
「早就被你吃得一乾二淨了。」
「那,就改成我想一吃再吃。」不知是在開玩笑或是說真的,低下頭光一真的開始咬起他的脖子與耳朵。
「好癢喔!不要鬧了。哈哈。」
兩人嬉鬧著,可是在狹小的淋浴室內不管剛想怎麼躲,都躲不過光一的追擊,很快兩人的嬉鬧轉成了間歇的喘息,光一捧著剛的臉頰,舌頭在他口腔中甜蜜的愛撫過每一寸,剛也仿效著吸吮著他的舌尖。
「唔……嗯……」
深吻點燃了光一體內未發的火焰,他渴求的指尖順著水路滑過了剛的背脊,來到圓翹的雙丘處,徘徊著。
「嗯……」剛顫抖著。
不想粗魯的傷到剛,光一帶點小遺憾的移開了指尖,轉回到兩人身體之間,捋著剛甦醒的慾望,輕揉慢捻的撫摸著。
「小光……」剛知道先前光一已經發揮很大的忍耐力量,也差不多該到光一的極限了,也想給他點什麼的剛,主動的靠向光一說:「沒關係的,後面……也可以。」
「可是……」光一的猶豫來自於前幾次的經驗,剛的腸胃不像他那麼堅強,要是又讓剛不舒服的話……今夜無論如何,他都只想給剛快樂而非痛苦。
看穿他的遲疑,剛笑著,大膽的伸手握住了他說:「難道這樣,你還是堅持要當個紳士?」
「剛?!」吃驚中有著喜悅。
剛帶著羞怯的笑,以兩手的掌心摩擦著他。
「嗯……」初次,光一發出了愉悅的喘息,秀氣的兩道眉因為快感而微微蹙起,忍耐的表情引人遐思無限。
一邊以指尖搓過光敏感的尖端,剛一邊輕咬著他的鎖骨,力道不足以留下任何痕跡,
但那種小貓似的舔咬方式,反而更加鼓舞著光一體內的熱焰,很快的光一就到了控制的極限。
「真的可以嗎?剛。」
以吻取代回答,剛拉過他的頸子,以最大的熱情吸吮著他的唇。
「剛!」
低吼一聲,光一抱起了剛的腰,將他抵在身後的玻璃上,勃發的慾望抵住了剛柔軟的蕾口。
「放鬆你的力氣,我會慢慢來的。」
「沒關係,照光一想要的方式做就行了,今晚……我想要全部……你……」
「剛……」再次低頭吻住了面前可愛微笑著的剛,光一緩慢的把自己送入那狹窄濕熱的入口。
柔軟而緊繃的肌肉,蠕動收縮的束住,又誘惑的鬆開。
「嗯……」無可避免的瞬間疼痛,剛攀住光一的肩膀,整個人往後仰。
「好緊……再放鬆點……剛。」
同樣被他的緊窒所束縛的光一,受不了渴望全部佔有他的催促,索性將他的一腿勾在自己的手臂上,往上一頂。
「啊!」
剎那間的刺激有如一道閃電竄過,剛眼前一陣白光閃過。
擴張到極限的部位陣陣痙攣著。
火熱的慾望在體內悸動、燒灼著。
痛楚與快感同時交錯在一起,腰骨宛如要斷碎了般,承受著由下而上前進推入的衝擊。
光一終於在幾次的深呼吸之後,搖晃著剛的身體,次次挺進。
「啊……啊……啊………」
剛破碎的呼喊著,腦袋在玻璃帷幕上難忍的搖晃摩擦。
光一的熱度,光一的感觸,光一的強硬都透過自己體內的細胞,分毫不差的傳遞過來,醉了、散了、亂了,自己與光一合為一體的強烈刺激,將剛的理智拆散。後撤、進入,重複著,每一次被貫穿就像整個人都被打碎了,再重新整合,剛漂浮在沒頂快感的浪潮下,只能攀著浮木光一,尋求著唯一的支撐。
體內竄出星點星點的火花,隨著光一抽出送入的動作,蔓延放肆的燃燒起來。
「啊!小光!光——」
搖晃不安的角度,讓剛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喊聲音,在浴室中特別響亮。
「……我在……這裡……」
沈重的喘息著,光一皺緊的眉,顯示他多麼努力在克制自己,給予剛最大的喜悅。
「……好……好嗎?」喑泣著,剛扭動著腰。
「你是最棒的。」
「啊嗯……」
磅噹。
就在剛與光一交換著激烈的狂吻時,突然從牆壁的彼端傳來不屬於他們浴室內的聲響,將他們嚇住了。
「那是什麼?」剛小聲的抱著光一的脖子說。
「嘖,八成是隔壁的。」
「隔……隔壁?隔壁的聲音我們怎麼會聽得到?那,我們的聲音不就?」剛嘩地燒紅了臉。
「浴室之間的牆壁通常都蠻薄的。沒想到這間浴室隔壁也是浴室。」光一有些掃興的打量著牆壁,此刻居然還聽得到隔壁一點點人聲,雖然聽不到在說些什麼,但可以肯定那絕對是有人在走動。真要命~~~
「要停下來嗎?」剛眨眨水汪汪的大眼。
看到這樣的剛,光一哪裡停得下來呢?他搖著頭,重新抱起剛的腰說:「不停。」
「唔!」剛慌張的以雙手遮住自己的嘴,免得發出更丟臉的聲音。
「對不起囉,剛,你忍耐一下吧!」
忍耐?這種狀況要他怎麼忍耐啊!!!!
「唔……唔……」
遮住嘴巴的雙手死命的堵住聲音,可是光一在體內衝刺的快感,逼得他想要叫喊,到最後那些在喉嚨中要發出而無法發出的聲音鼓譟在聲帶上,傳來陣陣痛楚,剛眼角也被逼出了透明的晶液。
「唔!」
緩緩抽出,一個強勁的插入。
啊啊啊!
與內部蠢動的痛楚不成比例的強勢熱力,貫穿了他,將他一分為二。
摩擦撞擊出來的火焰,狂妄的從兩人結合的部位燒灼著他們。
光一失去控制的在他體內放肆馳騁,溫柔的節奏轉為又勁又猛的不規則律動,一下緊接著一下的搗著剛最柔軟敏感的深處,那原本乾澀的內在早已經因為波波刺激而濡濕而柔軟,不住抖動痙攣的包裹住光一。
白光彼端的極限,向他們兩人招手。
小光!小光!剛無法叫喊出聲的渴望,只能透過迷濛的淚眼哭訴。
彷彿有心電感應的,光一騰出一手握住了剛,巧妙的刺激著他高漲的慾望。
「唔!唔!唔!」
身體大幅度的抽搐著,快感如電流般直直衝擊到四肢五骸,剛在前後都受到光一疼愛的刺激下,很快的抵達了終點,連腳尖都踡縮戰慄的噴出了乳白色的麝香濃液。
同時在剛體內,也有著一波波熔漿爆發。
光一環著剛,兩人一起虛脫的倒在精美的磁磚地上,雨霧不停的打在他們火熱的結合的身軀上,洗刷著他們。
一時間,他們誰也動彈不了,誰也沒有意願想要動。
剛真是不敢相信,隔壁有人的狀況下,光一竟會大膽的做完全程,萬一他們的事被人發現了……不過剛不能否認,緊張不安的刺激下,自己反應得特別激烈也是事實。
「呼……」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後,光一摸著剛的髮梢說:「還以為會死掉咧~~真是太刺激了。」
「噓!」聲音出口,剛愕然的發現到不尋常的地方。
「你沒事吧?」也聽出不對勁的光一,連忙翻身將剛帶起來。「聲音……」
「呃,咳咳!」完了,他居然沙啞了?!
「果然還是不該在這種地方胡來啊。」懊惱的搔著頭,光一苦笑著。
做了都做了,還能怎麼辦?白他一眼,剛嘟著嘴,想從地上爬起來,卻咚地又坐下去。腰……完全使不上力。
「呼呼呼。」一旁,光一突然嗤嗤笑起來。
笨蛋,現在是笑得時候嗎?繼續瞪著罪魁禍首,剛想罵又出不了聲,只好怨憤的搥他一拳。
「好痛喔。我不是在笑你沒有力氣,而是……」光一靠到他耳邊小聲地說:「能讓你變成這樣的,只有我喔。剛。」
廢話,要不是「光一」,他又豈會甘願屈居下位。
「我會負起責任的。」光一再度將剛抱起來,這回是朝裝滿了熱水的浴缸走去說:「從你的耳背洗到你的腳趾,每一個地方都不放過,把你洗得乾乾淨淨,閃閃發亮,別忘了我可是發亮的光一(pi ka ichi)呢!」
☆……☆……☆ ☆……☆……☆
歡樂的時光過得總是特別的快。
在機場與送行的成千歌迷們揮手告別時,剛心裡湧起些許的眷戀,但不快點切換成工作的狀態不行,等待在前方的是永恆不變的忙碌工作行程。
臉色稍稍沈澱下來。
注意到剛的表情,光一湊進他的耳朵說:「不用這麼難過,很快的我們又會回來這裡的。這裡和日本這麼近,又不是永遠不回來了。」
剛微笑了一下,「我沒有難過。」
「是嗎?」皮皮的光一笑著說:「那就是……昨天晚上太累了?裝不出好臉色?變成酷酷的公主囉。」
「笨蛋。」剛噗呲的笑出來。
實在是光一的表情太逗趣。他還好意思講昨天晚上的事,在浴室鬧得不夠,光一抱他回到床上後,兩人又是一陣繾綣,一點都不顧慮今天回國後還有大堆的通告等著他們。
「反正我就是笨蛋。」光一撞了一下剛的肩膀說:「喂,聲音不要緊吧?」
今天早上起來沙啞的狀況已經好多了,只要不太激動的話,壓低聲音講話的剛,大概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喉嚨出的狀況。
「比起那個,更麻煩的是你在我手上弄的痕跡啦!」
光一這時才想起,他以右拳擊左掌說:「原來如此,怪不得你今天戴著護腕不放。」
「這都是拜誰所賜啊。」
「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通過登機門,真的要跟這兒說拜拜了。剛最後回頭看一眼這已經算不上陌生的土地,在內心道別說:「拜拜,TAIWAN,希望還有機會再來。」
當天晚上的PJ錄影,剛的喉嚨還是出了點小狀況。
幸好多數人都將這歸咎於演唱會剛結束的關係,除了少部分特別好奇的觀眾外,也沒有多少人對剛的聲音起懷疑。
光一與剛順利的表演完情熱後,心情不錯的剛換上T恤。
「剛君。」經紀人把下一場表演的服裝拿過來說:「這是你們表演玻璃少年時要穿的,因為是黑色的縷空薄紗的關係,我看你就把護腕拿下來吧?白色的護腕和這套衣服不配。」
剛一愣。拿下來?可是……
「怎麼了嗎?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啊,沒有。好。我知道了。」在這兒先打混過去,剛邊在心裡詛咒光一:笨光一,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啊!
忐忑不安的,剛又回到舞台前面,陪著光一和女主持人訪問來賓,剛的搗亂是劇本上安排的,訪問中也沒有人注意到剛的心思早不知飄到何方去了。他一直在想著該怎麼辦。
結束訪問後,剛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答案,悶悶的嘆口氣。
「剛,怎麼了?」喘息著,從舞台上跑回來的光一,一進休息室劈頭就問,「該不是剛才的表演被經紀人說了什麼吧?沒關係,反正下一首歌你的部分會放錄音帶,你不必擔心。」
「不是這個啦!」剛拉著光一小聲地說:「護腕的事,經紀人說要拿下來。」
「咦?!」同樣知道事態嚴重的光一,嘖嘖叫道:「這下可糟了。」
「就是說啊。怎麼辦?」
光一搔搔頭,自己是始作俑者,要是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昨晚就不會玩得那麼過火了。但,做都做了,也沒有辦法。
「不管了,你還是戴著吧!」光一大聲地說:「我也陪你一起戴就是了,要是有人覺得這樣很奇怪,你就說是……忘了拿下來就好了。我也會配合你的啦!」
「喔。」
可是光一卻沒有想到,因為他中場時有拿下護腕,所以這個理由根本是行不通的。結果PJ一播出來後,許多人都對剛為什麼要在黑色縷空薄紗的袖子下,戴著白色護腕一事,感到深深的納悶。
看樣子,DONAMIYA中被吐嘈的事件,又多增加一樁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