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夜2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emoji:v-421] 請注意
1:無法接受真人衍生者
2:年紀未滿18
3:對於BL兩字有過敏反應者
請勿點閱


電梯中,光一假藉著酒意暗中對自己的另一半上下其手,剛想發火而又礙於一旁還有經紀人在,只好對光一那隻悄悄在自己背後不斷亂摸的「毛手」裝作不知。也不知是否這讓光一誤解為「默許」,他的手開始往剛又圓又翹的小屁股上滑去。
剛扭動著,閃開。
光一不死心的,再接再厲的探索。
剛再次扭動,這回還外送一記警告的眼神。
即使是喝醉的光一,接收到「嚴厲」的警告,也知道該收手了。他又開始裝醉哼歌靠在剛的身上,完全無視於一旁的助理經紀人存在。
「光一先生今晚真是喝醉了。」經紀人微笑著說:「今晚上剛先生可能會很辛苦呢。」
剛聳聳肩,「我才不管他,把他丟進他房裡,我回我自己房間睡覺就好了。」故意說得很無情。
「剛~~好無情喔~~~」光一伸出小指頭,在他臉頰上戳戳。
「醉鬼,誰理你。」
「也不想想我是為什麼被灌醉的。」光一勒住他的脖子,威嚇的說。
「關我什麼事。」
「剛~~~~」我勒、我勒、我勒勒勒。
「好了、好了,你們兩位就別吵了,電梯門要開了。」經紀人慌張的制止他們在電梯裡面鬧起來,架著光一就往門外走,剛也陪伴在旁。
幸好這整層樓都被他們事務所包下來,也不會有外人闖入或撞見什麼不該撞見的。經紀人送光一到大門口後就說:「你們兩位請慢慢休息,明天一早的飛機回日本後,晚上馬上要錄本週的PJ秀,不要忘了。」
「好。」剛微笑著,一揮手說:「辛苦你了。」
經紀人點頭離去。
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了。剛鬆口氣,放在門把上的手才將門關上,背後就像是有一隻蠻橫不講理的八爪章魚突然來襲般,「章魚」光一將他整個人都環抱住,一手抱在他的胸部,一手放在他的腰間,兩腿則一左一右的夾住他。
「tsu~~yo~~~si~~~」(剛)
撒嬌的抖音從背後吹向耳朵。
「幹嘛啊!」
剛耳根都紅了,明知道他最討厭這樣子,光一總是會明知故犯。
「Ho…si……e……」(我想要)
光一以又低又沈,普通時候絕對不會用的「必殺技」—剛專用媚惑魔音101號,蹭著他的頸背叫喚著。
「笨蛋,我們在門口耶!」小聲的罵回去,剛試著將他鑽入自己T恤底下的毛掌拉出來。
「我不管,我要、我要。」光一堅持開疆拓土的手碰觸到剛滾燙的皮膚,熟悉的感觸讓他胸口的熱焰無法遏抑的高漲,迅速扣住他的目標——左胸上的小圓珠,以指心在敏感的頂端揉搓著。
「啊!笨蛋。」剛咬住下唇,劇烈的顫抖著,連慣用的大阪腔又出來了都沒發覺,「光、一,你給我醒醒啦!」
被剛的一手肘給推開了半吋,光一不滿的咬住他脖子說:「是誰今天晚上一直用眼睛誘惑我的?剛剛還當著眾人的面,說『愛我』?你以為我沒有看到,讀不出你的唇語啊!現在這種狀況,我絕對不會讓你逃掉,演唱會也結束了,你沒有任何藉口可以用了,今天晚上說什麼你都不可以再吊我的胃口了!」
「誰在吊你胃口了,我是要你看一下地點,這兒可是大門,萬一等一下有人……」只差沒有罵他蠻牛,剛真想不到喝醉了的光一,會這樣小不講道理。
「不會有人的,哪來的笨蛋敢打攪我們,我馬上把他轟出去。」
「光一王子的形象到哪裡去了?」哼哼的笑道。
「被公主的美麗給吃掉了。」
「誰是公主啊!」抗議的一回頭,不偏不倚的被光一的唇擄獲,剩下的抗議都化為陣陣喑喑嗚嗚的叫聲。
熟捻的舌尖與不熟悉的怪味,充填在剛口腔的每一個角落,麻辣的刺激著他的喉嚨,知道剛無法忍受喉嚨中有任何異物的光一,只是巧妙的勾動著他的舌頭,纏繞著他,吸吮著他。
「唔……」無力的拳頭縮起又放下,到最後剛已經隨波逐流的放任光一的吻與無法無天的手在他身上遊走。
「好可愛……剛……你知不知道今天在演唱會上……我幾乎快要忍不住……你幫我戴戒子的瞬間,我真想對著五千位觀眾高喊,我們真的結婚了!」意猶未盡的,光舔著剛的唇角,在嫩紅色的唇邊輕啜著渾和兩人口津的透明水澤,喃喃低語著。
「傻瓜……你要是真那麼做,明天喜多川社長就會解散KINKI KIDS了,你是想拆散我們嗎?」
呼出來的氣息帶著濃稠的情顫,光一的手指宛如老練的樂師在操弄著樂器般,自由自在的操縱著剛的身子,他指尖底下的乳尖又腫又硬的挺起,跟著他的撫觸而悸痛,當他繞著乳尖四周打轉時,剛必須要咬住自己的下唇,才能忍住丟臉的吟聲。
「他要是那麼做,我就退出傑尼斯,帶著你私奔。」光一笑了笑,舔著他耳垂說。
「喂喂,偶像不要隨便說這種話,很嚇人的,想到你的那些迷,我可不想被人追殺。」雖然知道光一是在開玩笑,但剛每次都會制止他。私底下玩笑開多了,會忘了分寸,哪天在大庭廣眾下不小心說溜嘴……粗線條的光一可能沒有發現,但他們偶爾一說錯話,就會被社長盯上好一陣子。
「剛的迷也和我勢均力敵,論生命危險,我也不下於你啊!」咬住剛的耳垂,光一開心地說:「你現在頭髮比較長一點,就算在耳背上留下痕跡,也不會被人看到,呵呵。」
「真的、假的,你別亂來。」反射的摸摸自己耳朵,剛臉一紅。
光一轉過他的身子,捧起他的臉說:「噓,一個晚上,今天晚上,至少忘記你是KINKI KIDS的剛,只要看著我就好了,剛。」
「小光……」
一整個晚上都竭力克制自己的剛,聽到光一溫柔的低語,心裡也跟著鬆懈了一根螺絲。
說的是啊,今夜是他們在重回忙碌的工作行程之前,擁有的寶貴喘息時間,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同處一室、同睡一房、在同一個地方醒來、出發去工作的最後一個晚上了。等飛機落地,一踏上自己國家土地的瞬間,他們就是全國上下皆知的知名藝人、動靜觀瞻的偶像,不論公開或私底下都要時時刻刻小心他人目光的「不自由」動物。
剛抬起頭,湊近光一漂亮的薄唇,像是吻又像是咬的碰了一下。
「我也是,光一,今天晚上在舞台上,我也一樣。」
掀起「幻想」中的光一頭紗時,他也想對著全場的人高喊著:我愛光一,我們是真的決定要共度一生了。除了「KINKI KIDS FOREVER」以外,他堂本剛也一樣想與堂本光一永遠在一起。
「剛……」低下頭,光一正想狠狠地吻住剛的小嘴時,門鈴卻響了。
咚!剛動作超級迅速的一推,把光一推到後頭的沙發上。光一摔進了沙發,眼睛張得大大的。可是剛沒有時間去管光一的死活,他一邊以手擦著自己的嘴唇,一邊把方才被光一拉得亂七八糟的T恤拉下來。
拍拍臉頰,深深地呼吸一下。
「不用開門啦!這種時候是誰來按門鈴啊!」光一沒好氣的說。
這回跟來的Jr.們和他們年齡差得多,所以不像秋山他們都會跑來他們房裡串門子才是,剛剛經紀人也走了,光一想不出其它人有誰會那麼大膽跑來敲他們的門。
「光一,閉嘴。」剛裝出漠然無事的表情,揮手要他別說話,然後則將門打開。
空蕩蕩的走廊上,不見人影。
「到底是誰?」光一在後頭問道。
剛再次探頭出去確認,左邊瞧瞧右邊看看,還是不見人影,只好回頭對光一喊說:「外面沒有人啊!」
喀達。門被走上前來的光一關上。
(*﹍* *﹍* )
門外,站著兩個提心吊膽的Jr.他們面面相覬地說:「明天早上起來,肯定會挨光殿下的罵。」
「有什麼法子,誰叫我們在國王的遊戲裡輸了,遭受的懲罰就是:『去敲剛的房間門』啊!」
「我以為光一哥喝醉了,很早就去睡了說。」還不能忘懷關門前的剎那,所瞥見到的光一不悅表情,小Jr.心想自己就快大難臨頭了。
「這個……也許他酒醒了,想和剛哥聊天啊。總之,回去告訴大家,今天晚上絕對不能再來敲他們的房門,不然會被光一哥踹死。」
「嗯。」贊同的點頭,兩個小Jr趁機摸回自己房間去。
同時,門內又是另一回事了。
☆……☆……☆ ☆……☆……☆
「幹嘛擺出那麼可怕的臉色,就算原本有事來敲門的,也不敢露臉啊!」看著光一把門砰地關上後,剛還是忍不住叨唸著。
可是光一置若罔聽的扣住剛的手腕,就往房間裡面直走。
「痛……好痛……光!」
異常的強硬的手勁,剛開始察覺到光一的「不尋常」。
「你,手好熱,該不會是發燒了吧?光。」
越過了小玄關處,裡面是寬敞的起居室,正對著萬家燈火的大片窗台下,可以俯瞰整座異國都市的夜景,繽紛閃爍七彩霓紅有如不小心被傾倒的珠寶盒,凌亂散落在黑絨夜襯上,越夜越美麗的熱氣正沸騰在玻璃的彼端。
剛的問話,光一沈著臉沒有回答,猛然停下腳一轉身將剛壓倒在沙發上。
「喂!幹什麼……」剛反射地推著他的肩膀。
「安靜。」光一雙眸炫亮的凝視著他說:「我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剛。想要你,現在、立刻、分秒都等不下去了……」
「唔!」
被封住的雙唇迅速被撬開,沒有耐性的舌頭探入,尋找著渴求的目標,一碰觸到剛顫抖而瑟縮的舌尖,光一的舌頭便如同靈巧的蛇般纏捲束縛而上,然後使勁的一吸一吮,把剛腦中的氧氣都奪走了。
喘息著,剛原先推著光一的雙手,也緩慢的轉為揪住他。
「小光……」
緩慢地從剛的唇上移開,光一情熱的眼眸瞇起,以指尖搓去延伸自兩人唇角的透明的唾絲,剛濡濕的鮮紅唇瓣,渲暈著強烈的性感激素,目眩神迷的叫人無法自拔的沈醉下去。
他舉起了剛的右手腕,上面已經有了自己方才粗魯的捉握,所留下的指痕,淺紅色的指痕刺激了他心中更狂猛的慾望,迫切想在剛身上留下些什麼屬於自己的印記,他想也不想便低頭朝他手腕咬了下去。
「嗯!」剛的身子大大的彈跳著。
痛是當然的,可是比起痛,那種來自對方心中無言的強烈渴求,比起腎上腺素更能激發剛的快感,被光一如此的「索求」的,自己被如此深深地愛著,需要著,追索著……比起成千上萬的歌迷們,光一一個人的需求,就能讓他有活下去的快感。
流血了,怪不得會那麼痛。
當光一抬起沾著自己血色的薄唇,剛朦朧的想著「好美」,自己的血映照著光一白晰俊秀的臉頰與櫻唇的畫面,真的好美。吸血鬼光一……要是他,就算血液全都給了他,也無所謂。
不知不覺,就像被吸血鬼的美麗所蠱惑,心甘情願投入死神懷抱的獵物,剛湊過臉,想要吻一吻那沾血的櫻唇,可是在他吻上光一之前,光一已先封鎖住他的雙唇。
沒有誰主動誰被動,他們同樣飢渴的舌,緊緊的纏住對方,血鏽的味道,在兩人相互攪弄的舌腔渲開。
溫柔的吻著;火熱的吻回去。輕輕碰觸到絲滑的舌腔;口腔中的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的愛撫著。麻痺的快感從腰骨蔓延而上;劈哩啪啦的細小電流不住的竄爆所有細胞。
吐出的喘息是慾望的表白。
快點……多一點……不要停下來。
光一纖細的指尖開始從剛的胸口上滑下,交換著一個又一個貪婪而不願停止的吻,指尖則帶著雷達感應器般的探往剛每一處敏感的地帶。
「唔……嗯……」
不想出聲的剛,在光一的指尖下搖晃著身子,想要閃躲那些刺激。
光一瞧出他的意圖,宛如要將他逼到牆角,拉開兩人的距離,二話不說的就掀起剛的衣服,剝下他所穿的襯衫與T恤,以嘴含住了他早已挺立泛紅的圓尖。
「啊!」
舌尖在粗慥嫩紅的圓尖上掃過的刺激,剛忍無可忍的發出壓抑已久的叫喊。一邊被含在口中,一邊則遭受光一的雙指揉搓,強烈的快感襲擊著剛,他弓起腰,咬住自己的指尖,扣住光一的髮。
「……光……一……」
輪流的舔舐著令人愛不釋「口」的紅寶石小乳尖,光一不安分的手朝另一個目標邁進。
先是隔著布料揉搓著那微微鼓漲的部位後,拉扯下褲帶,溫暖的小腹抽搐顫抖的反應告訴了光一,剛那說不出口的渴望。故意要吊他胃口似的,光一的掌心徘徊在他的小腹上,繞著圓圈,就是遲遲不接近重要的中心點。
適時的嚙咬著熟熱的果實,逼迫著。
剛的喘息變得更加粗重,灼熱鼻息夾帶著喑嗚的甜美聲音。
暈眩感與迷醉的喜霧籠罩著他的視線。
想要……那被焦燥不安所驅使的慾望,高漲而悸痛的在薄薄的布料下面跳動鼓譟著。想要什麼……沒有出口的迫切感逼近……想要更多的撫觸……答案輕而易舉的浮出表面,可是解脫還在遙遠的彼端。
那壞心的手仍舊不願給予他輕易的釋放嗎?
可是他已經等不下去了。
「光一!」扣住了他的髮海,剛咬著下唇哭喊著:「那裡……我要……想要……你……」
為什麼要讓他說這樣的話,剛心中湧起的不甘心,與隨後而來的「報酬」已經無法比較了。
光一應允的低下頭,扯開纏在他雙腿上的褲子,將唇直接貼在薄薄的黑色三角布料上,細細的舔舐起來。
「啊……啊啊……」
潮濕了的布料在光滑肌膚上的感觸,摩擦著敏感的尖端,瞬間就讓剛瀕臨爆發的頂點,可是這樣還不夠,光一的齒咬住了布料,順著鼓起的形狀開始吸吮著,手指握住他的根部,不讓他輕易解脫。
「光!」
腰部不住的打著戰慄,眼底呈滿了激動的淚水。
臨摹著他的形狀的舌尖往他秘處攻擊著,連那兒都濕答答成一片,卻還無法感受到光一直接的愛憐,剛終於忍不住的抬起雙腿,扯下自己的底褲。
而光一也毫不遲疑的以嘴含住了赤裸裸的他,將他的慾望全部吞進口中。
「嗯……啊……」
猛烈的快感襲擊而來,剛搖著頭,亂髮在沙發的椅背上不住的摩擦著,十指扣住了光一的肩膀,深深地咬入他的肉中。
「啊啊……」
舌尖從尖端的凹漕內劃過。
順著茁壯火熱的支幹往下滑,又往回舔。
雙珠也沒有放過的,徹底的被他含入口中來回玩弄著。
一根修長的指頭毫無困難的穿越過含苞的秘處入口,刺激著那一點。
痙攣顫抖著,意識逐漸遠離模糊,理智在「夠了、夠了」的大喊的同時,身子卻不住地高叫著「更多、更多」。
最後當光一含著他以強勁的節奏,深深的吞吐、舔吸著時,剛再也撐不住的呻吟著:「放手……光……已經……不行了……」
「沒關係,射出來……剛的一切都是我的……」彷彿要強調自己所說的不假,光一更加用力的吸咬著他。
「光!」
噙著淚光的雙眸耐不住的閉起,眉頭一皺的瞬間,剛爆發了。
光一悉數以嘴承接住,一點遲疑都沒有的,將剛的所有飲下。這是剛的一部份,光是這個理由就可以讓他毫無疑問的這麼做。
不放棄任何一丁點的,直到他確定剛都發洩完之後,他才移開嘴唇,親吻著整個人攤倒在沙發上的剛的眼角說:「怎麼樣?舒服嗎?」
腦中還是一片迷迷糊糊,但重要的事剛並沒有忘記,他尋求著光一的唇,移動著自己無力的頭面向他,然後親吻著他說:「舒服……可是還不行……」
「還要嗎?」光一笑著,任由他小鳥般啾啾的啄吻著自己的唇。
「不是啦……你……還沒有……」
喔?光一意外的笑瞇了眼,剛大膽的一面不管看多少次,都是種樂趣。畢竟被需要的感覺,會讓人打從心底感激,若僅只於單方面的需要,那實在太寂寞了。
愛人與被愛,自己選擇了「主動去愛」的一方,而且絕對無怨無悔,但「被愛」的感覺,尤其是知道剛對自己的愛……無異是替光一打了劑愛的強心針。
他攙扶起渾身乏力的剛,在他耳邊沙啞的說:「那,接下來,換個地方吧?這兒不方便。」
「換地方?要去哪裡?」
光一打橫攔腰抱起了剛說:「我一直很想在那裡跟你來一次的地方。」
剛注視著光一前進的方向,雙頰不由得紅暈滿佈,因為他已經知道光一要去哪裡了。
他們頭一晚睡在這間旅館時,光一就在那兒嚷著:「哇,好大的浴缸,還有單獨的淋浴室,真是豪華,我們兩個一起進去也沒有問題啊!」
那時候剛只當他是在開玩笑,根本沒有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想不到光一從那時候起,就一直在打「這個」主意啊?
真是……笨蛋!
「大色鬼光一。」忍不住的啐道。
「嘿嘿嘿,真是抱歉喔。」笑了笑,光一蠻不在乎的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