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夜1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emoji:v-421] 請注意
1:無法接受真人衍生者
2:年紀未滿18
3:對於BL兩字有過敏反應者
請勿點閱


亞洲巡迴演唱的最後一夜,幕後工作人員與參與演唱會的每一個人,高昂亢奮的情緒,即使在落幕後的現在,也沒有任何平息下來的跡象,相反的每個人似乎嗓門越來越大,情緒也越來越HIGH。
身為演唱會主角的光一與剛,理所當然的被眾人包圍著,成為整場慶功宴的焦點人物。
夾雜些許燠熱異國風情的氣候,濕泌的空氣裡尚帶微涼春意,就像是徘徊在青年與少年時期,尷尬的處在熱氣與涼意之間,讓初來乍到的人困惑的不知該穿上外套或是脫下外套,剛卻不覺得討厭。
這氣候、和這國家,不知在哪兒總給予他一種自由的氣息。
雜亂的街道,喧囂擾攘的人群,熱情歡呼給予他們最大活力的捧場歌迷們,擦肩而過不經意回眸一瞥後,又笑著說「只是長得像而已」便匆匆跑走的女孩子們,這一切的一切都成為一幕幕景象,深深的刻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捧著啤酒杯,剛抿唇笑著。
「又一個人在想什麼!」光一戳戳他的手臂說。
「今天晚上的演唱,真是太棒了。」剛眼睛一閃閃,宛如發亮的寶石,睨著光一說。
「這種話別自己說出來,讓人聽到都覺得不好意思。」光一也被他的笑臉感染到,嘴巴雖然說著責備的話,但是眼角飄出來的細紋,早已洩了底。
「沒關係,反正聽到的只有你。」剛聳聳肩,豐滿的下唇往前一翹。
「是、是。這種話我聽到是無所謂啦。」光一邊以眼角的餘光看著四周,邊小聲的耳語說:「可是……今晚大家都這麼HIGH啊!就連社長也是,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在喝酒耶。看樣子今晚上會鬧到很晚了。你不要緊嗎?」
光一沒頭沒腦的問句,也只有剛才能在眨眼間就捉到他的想法。
「我?我看是你吧,你剛剛到現在,喝幾杯了?就算是演唱會結束,也要見好就收喔,別把自己喝得爛醉。就算酒量好,也不是無底洞。」
「推不掉啊,有什麼法子。」光一的感嘆也是實情。
大家都曉得剛的酒量不好,雖然慢慢也會跟大家喝一點,但真正碰到這種慶功宴的場合,光一就像是守護著剛的銅牆鐵壁,將送上門來的酒一律用自己的肉身擋下。這種不經意的體貼呵護,是平常粗線條的光一很少見的一面,甚至可以說是剛專用的。
「你不用那麼逞強沒關係,我自己也可以……」
「你別放在心上,反正是我高興這麼做的。我也喜歡喝幾杯,所以正好。」
剛笑了笑。
光一也跟著笑了笑。
是啊,不分彼此,不需要什麼客套的話,他們倆個人都知道,在對方的面前可以坦開心胸,無須強顏歡笑的假裝成另一個自己。
「啊!光一和剛又在講悄悄話了。」不知何時愛湊熱鬧的小Jr.們突然從兩側包抄他們說:「懲罰遊戲,決定!」
「咦?」光一故意裝出呆狀。「什麼?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事?」
「裝傻也沒有用!」一人一手的架住了光一,小Jr.們硬是把光一從剛的身邊拉開。「過來、過來!」
光一假裝慌張地轉頭說:「喂,那為什麼只罰我一個?剛呢!」
「剛等會兒再說,先從光一開始懲罰!」眾人看到有熱鬧發生,開始靠攏過來跟著起鬨。
「懲罰遊戲、懲罰遊戲!」拍手,同聲一氣的叫喚著。
「剛!你快點給我想辦法!」光一高聲求救著。
咯咯直笑的剛,高舉起一手,搖一搖說:「慢走,保重啊~~」
「剛~~~」
☆……☆……☆ ☆……☆……☆
懲罰遊戲是一大杯的「神秘液體」X。
連光一都不敢去看那幾乎可以和金魚缸媲美的巨大酒杯(到底哪兒弄來的,這麼巨型的酒杯?),漂浮著和醬油的漆黑不相上下,又頻頻冒出氣泡的「飲料」。Jr.和工作人員們七手八腳的桌上有的東西都往杯子裡頭到,只見……他最愛的可樂倒進去了,啤酒也倒進去了,葡萄酒也倒進去了,香檳、剛慣喝的柳橙汁,蕃茄汁,當光一看到Jr的智久甚至將一整瓶tabasco倒進去時,他指著酒杯大叫:「這不是給人喝的東西吧!」
「這是最適合天下無敵的超酷光一王子殿下的飲料。」噹噹噹兩旁的人開始配樂伴舞,由台灣Jr裡最年長的一員負責押著光一喝下去。
「不要啦~~~」哀嚎著,光一左右閃躲。
他們都知道,光一念在對方是「外國人」的份上,大概不會有太大的反彈抗拒動作,結果如同大家的預料,在半推半就之下,光一皺著兩道美麗的長眉,頻頻作嘔的將薄唇湊近了杯緣。
「嗚哇,好嗆喔!」他忍不住以關西腔吼著:「這是什麼鬼玩意兒!」
「哈哈哈,出現了,光一殿下的搞笑歐吉桑。」
「淨拿別人的不幸當成樂子,你們這些傢伙也太過份了。」
光一埋怨的看著四周的人,特別是那坐在離自己有段距離,始終保持笑臉的剛身上。以電波眼傳送無言的摩爾密碼:(這都是你的錯,知道嗎?)
剛蠕動著嘴,隔著距離雖然聽不出來他在說什麼,但光一看嘴型也猜得出一點點,因為每次他陷害自己後,總會說這句話來安撫他。
那臭小子……在大庭廣眾下,說什麼啊!
幸好是沒有人看到,不然又要被社長罵了。
今天晚上給我洗好屁屁等著!光一暗暗在心中發誓著。
「喝下去!」、「喝下去!」、「喝下去」,等不及的大夥兒,口徑一致的開始鼓掌譟動。
「知道了!喝下去就行了吧!我喝就是了!我堂本光一,接受挑戰,開動!」有些自暴自棄的,光一捧起那巨型水缸,眼一閉,心一橫,很有男子氣概地喝下第一口。
咕嚕嚕、咕嚕嚕的。
因為光一害怕停下一口氣的時候,留在喉嚨裡的味道反而會一湧而上,刺激食道與舌頭上的味蕾,這樣倒不如麻痺自己的喉嚨,渾然不知任何味道的喝光為止。就在他大口大口率性的喝下那杯X飲料時,眾人也響起如雷的掌聲。
「哇,酷!男子漢大丈夫!」
「好帥喔,崇拜你,光殿下!」
「全喝光」、「全喝光」的歡呼聲中,光一喝到了最後一滴,反過杯子倒一倒,證明他可是通過了「懲罰遊戲」的考驗。
不必說,馬上就是一陣陣英雄凱旋式的叫鬧聲,Jr.們開玩笑的要把他舉起來,但受限於這兒可是飯店的二樓,並非完全密閉的空間,吵鬧得太過份也會給飯店方面帶來困擾,只得做罷。
但再次見識到光一的海量,大家又是不放過他的一陣猛灌酒、猛乾杯。
一時之間,光一還真有些招架不住咧。
接下來所有的人又開始吵著要做國王遊戲的卡拉OK大會,被點名者,就要乖乖唱被指定的歌曲。
真是糟糕啊。光一搖晃著淺金色的頭,輕微的暈眩感與暢快的細胞同在腦袋中跳動起來。自己該不會是……有點小醉了?
說得也是,那杯液體X裡混合了那麼多種雜七雜八的酒類,而自己在慶功宴剛啟幕時,也已經喝下不少杯,酒精要是一直不發酵作亂,那才真叫奇蹟。
「3號是光殿下,指定曲是:BABY LOVE!」
「什麼?又是我啊?你們也饒了我吧!」受不了的光一,開始四處竄逃。
「不行、不行,國王的遊戲裡,國王最大。」七手八腳的,一夥兒追著他屁股跑。
腳步有些不穩的,光一直覺的逃到自己的另一半身邊,「剛~~~」
「真危險啊!」伸手扶住他,正在和旁人說話的剛停下來,「喂,喝太多了吧?你的臉很紅喔,小光。」
「我已經不行了。」哀嚎著,光一賴著剛的脖子,兩手攀住他說:「救救我。」
「乖、乖。」剛扭曲著唇角,忍著笑,對一旁的人說:「你們大家就放過他吧,光一太可憐了,都快倒下去了。」
「那,最後再唱歌就放過他。」
「你看,大家都答應放過你了,就唱幾句吧!」
光一眼看最後這關是逃不過,便開始哼著「BABY LOVE」,那荒腔走板的音調還時高時低,逗得一旁的人都大笑說:「光一真的喝醉了。」
好不容易,大夥終於滿意的放他們自由。慶功宴還在熱熱鬧鬧的時候,只有剛和另一名經紀人扶著光一朝電梯走去。
「小心腳下。」剛環著他的背,臉頰就在光一唇旁邊。
軟軟、嫩嫩的,喝多酒精讓光一的腦袋少了根螺絲釘,他忍不住湊到剛的耳朵邊,看似在跟剛說話,其實是偷偷在咬他的耳朵。
「不要鬧了。電梯來了!」剛一邊躲一邊笑,頸子邊泛起絲絲紅暈。
今晚的剛,看來比平常還要誘人。尤其是方才他白自己的那一眼,黑白分明的瞳眸水漾水漾的羞怯模樣,直擊心臟,無法抗拒……也讓光一的身體除了酒精外,點燃起另一把更炙熱狂放的火焰。
快點、快點回到房間去,回到只有他們兩人的世界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