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一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瞬間陰霾下來的天空,預兆著一場雷雨的來臨——
「你們兩個傻瓜夠了沒!」
被堇教練的怒吼所硬生生中斷的戰鬥意志,在不完全燃燒的狀態下,醞燻著胸口,不二牽動著唇角,露出優雅的微笑對著囂張的後輩說:「很遺憾,看樣子勝敗要先暫時保留到下次了。」
吊著一雙大大貓眼的矮小少年,噘著嘴,不滿地牢騷著:「真老奸,現在你4:3領先,怕我反敗為勝……」
「龍馬!」


 
真是囂張的小鬼。
微笑著,不二心想:但他的確有這個實力能囂張,自己多久沒有如此燃燒了?在比賽當中與對手,兩人一心,使出彼此最高的技術與力量,迸出戰鬥的火花,這種沸騰的感覺,大概是和手塚交手以來吧?
雨,越下越大了。
「不二,還在發什麼呆,快點回社團教室吧!你都要被淋濕了!」遠處,好伙伴的呼喚傳來。
「我就來。」瞇眼笑著,回道。
再等一會兒。
不二仰著頭,讓雨滴洗滌著自己此刻胸口中的濁黑情感,他過去只是懷疑,然而現在他確信了一件事——
和龍馬的對戰,不二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那是過去觀看龍馬比賽時,還沒有出現在龍馬身上的東西,而如今有人給予了龍馬所需要的「一盞明燈」,讓那囂張的小鬼在打網球時,散發出前所未見的光芒。
誰有資格能給小鬼點燈?
答案是再明顯不過了。
——是你吧?手塚。
即使是冒著會讓手傷再惡化的危險,也這麼渴望要讓龍馬成長嗎?拿自己的手去換那小鬼的覺醒,真的值得嗎?率領青學網球社取下全國優勝的榮譽,已經高過於你心中所有的一切嗎?
——手塚,你真是無可救藥的傢伙呢! 
孤單地佇立在空曠無人的網球場上。
冰涼的雨滴像愛撫一般地從柔軟的褐髮滑落,低垂的頭,隱蔽著不願讓任何人看到的真面目,從睜開的眼瞳中,滲透出如毒花般豔麗又叫人恐懼的妒光。
 
☆……☆……☆……☆……☆……☆……☆
 
一副無框眼鏡,襯托端整秀麗容貌上絕倫的智慧感,且以那超乎年齡的成熟風範,與不被任何事物所動搖的冷靜,支配著青學網球社。
手塚國光。
這名維持著中學三年來所有大小比賽,無論正式、非正式,不曾嘗過敗績的奇蹟之子,也是站在青學網球社所有菁英的頂端的男人,此刻他卸下了面對社員們的嚴肅面具,以不輕易流露的擔憂看著不二的背影。
 
從方才,不二就一語不發地,背對一切地站在屋內唯一的窗口邊。
 
那專注於窗上淋漓雨幕的雙眼中,不知映照著什麼。
看見他手中握著的毛巾,只是隨意應付的擦拭了兩下頭髮,可是身上的網球裝都還是濕答答的,就曉得他心思並不在這空間中。
——不二到底在幹什麼!這麼重要的時刻要是感冒了,該怎麼辦?
手塚正想開口提醒……
「吶,手塚。」
緩緩轉過頭,不二瞇著眼,微笑地說:「大家都回去了,就剩我們兩個人了,對不對?」
還以為他要說什麼,手塚不悅地蹙起眉,走向他,取走不二手中的毛巾,罩在他頭上,唸著:「所以你才該快點把自己擦乾,換好衣服回家。」
站在原地讓手塚替自己擦著髮,不二隔著毛巾,喃喃不知說了什麼。
「說清楚點,我沒聽到。」停下手,手塚低頭看他。
扯下毛巾,睜開閃現惡戲神采的雙瞳,不二那張絲毫不輸給美少女的白晰臉蛋,因為運動過後的紅暈渲染,在近距離中散發著無比挑逗人心的性感……本人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故意拉近兩人臉的距離,低聲地說:
「我好冷喔,手塚——幫我溫暖嘛。」
「——」
絕句的手塚,不知所措的手塚,移轉開的眼神中有著困惑的手塚。
不二微笑得更深。
「不太好喔,那種表情……反而會使我更加想欺負你而已,我以前沒說過嗎?」
再貼近,兩人之間僅隔著一條岌岌可危的理智之河,而不二隨時都可跨越。
「不二,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你這樣……」
吞下「咄咄逼人」的字眼,是因為手塚再遲鈍也感覺到了,此時此刻的不二,選擇正面去刺激他,只會落得更不妙的下場。
「如果因為手塚不喜歡我就不做的話,那我就不叫不二周助了。」不寂不徐,抬起的纖細手指,劃過了手塚的下顎,徘徊在他唇邊。
「KISS就好,只要一吻,我就不會繼續騷擾你,如何?」
手塚遲疑片刻。
「……還是說,你希望做比KISS更進一步的?」
軟性的口吻中有著絕對的壓迫,那怕字字句句都搆不上威脅,並不意味著它就不具有威脅性。
不二總是這樣,以一根名為高明的無形繩子,將所有人的心思都繫在一端,恣意繞在指尖上耍弄,可是他自己的心思卻像自由漂泊在天空的遊鷹,在人們以為自己看到了影跡的瞬間,又飄忽遠去。
——我也是被你所玩弄的其中一人嗎?
難以言喻的悲傷襲上心頭,不願繼續陪他玩下去的手塚,輕輕推開他,拉遠彼此的距離。
「你鬧夠了吧?再不把自己弄乾,真的會感冒喔。」
笑容從不二的臉上消失。
手塚沒有看見,他已經轉身收拾著自己的隨身提包,邊說:「你動作不快點,我就自己先走了。」
「——手塚永遠都這麼冷靜,真好。」
言語中夾槍帶棍的冰刺,插在手塚的心口。
「冷靜」?不,自己從來都不冷靜,至少在面對著不二的時候,他多半的時間都是迷惘失措的,正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所以只能以自己最擅長的面無表情來應對。
至少保有這點點的衿持,才會讓他不因脆弱而全盤瓦解。
「讓我想毀滅你的冷靜。」
從背後接近的腳步聲,與冰冷的言語,是咒縛、是毒刺、是一種從腳底往上攀升到心頭的恐懼與明知不可而為之的……放棄。
在不二的手由後方包圍住他,抱住他,困住他的瞬間,手塚便瞭解到自己的退路並不存在於世上,自從與不二相識的瞬間開始,他一直在承受著不二驟狂闃黑的情感暴風雨侵襲——
無力招架。
「淋濕的人是我,為什麼發抖的人是你呢?手塚。」
笑容,可以是殘酷的。
在眼鏡被移開的那一刻,手塚閃躲地閉上雙眼。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