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孽火系列」人質好囂張「05」

/ 分類: , / 0 則回應

gahag-0061087356-1

2、神之詠嘆調

「歐陽醫師喜歡什麼樣的音樂,對古典樂有涉入嗎?」

歐陽英治入座後,翻閱著入場時拿到的節目單,身旁的康厄安提出好奇的詢問。

「我像是看起來有涉入嗎?」

康厄安苦笑。「看你翻閱節目單的樣子,似乎很習慣這種場合。看樣子我想錯了。」

英治已經記不得最近一次,特地到現場欣賞演出是什麼時候?一年?兩年或更久?

他並不討厭看電影、音樂會或唱卡啦OK。

只是,如果叫他選擇一個抒壓的手段的話,與其跑到這些地方人擠人,他寧願跳上車,開到遼闊的山上或海邊坐著發呆。

耍孤僻?或許。

但是人多的地方,隱藏潛在麻煩的機率也攀高。職業病使然,他不自覺就會躲到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圖個清靜──不過碰上奪命連環叩,只要收到訊號,天涯海角他都會火速趕回醫院。

誰會想得到,在數年之後,自己連可回去工作的醫院、可回去休息的場所,甚至是可回去的故鄉,都沒了。

場內的燈光驟地熄滅,只剩下舞台上的微亮小燈。

要開場了嗎?英治冷淡地對康厄安說:「有興趣聽天使的歌聲的人,好像不怎麼多。」

他們周遭全是空位,整體而言只有四、五成的觀眾,等著觀賞本劇。

「他的表演非常搶手。證據就是本場表演的票全都賣光了。」

「我都不曉得現在在陰間的好兄弟,可以買人間的票。」

「呵呵……」在微暗的燈光中,仍可看到康厄安笑瞇眼,轉頭看向舞台說:「很高興你的心情已經恢復到可以開玩笑的程度。噓,表演要開始了。」

一抹白銀輕盈一飄,彷彿乍現黑暗世界的一道月光般,從舞台左側的布幔滑步而出。接著強烈的水銀燈咚、咚、咚,追著他走動的腳步,一盞接一盞映出他的步伐,讓人們的視線不自覺地集中到「他」的身上。

誰是這舞台上的主角,誰是接下來長達兩個半鐘頭歌劇的主宰者,誰是必須在這兩個半鐘頭裡面,牢牢擄獲全場觀眾的心,讓他們臣服在自己魅力之下,高高在上的舞台之主──看得再清楚不過。

英治在節目表單上,看到他的名字大大地秀在首行:歐李奧。唸起來頗像某品牌餅乾,讓人聯想到巧克力與牛奶,很難不印象深刻。

不過他本人……在水銀燈下,那一頂披肩而下的銀白假髮,閃爍著白金等級的虹彩。海報上那一張無機質、彷彿PS過度的光滑完美雕像,面無表情的臉龐,非常寫實地重現於舞台上……似乎和巧克力、牛奶這類溫暖的東西,距離十分遙遠。

可是當舞台上,戴著銀白假髮男子深吸一口氣,緩慢地吟咏出第一句台詞,再配合現場管弦樂團奏出磅礡樂曲開端的時候,英治的手臂瞬間起了雞皮疙瘩,一股細小的電流傳導過背脊。

「李奧今天的狀況不錯,希望能順利唱完。」康厄安像是自言自語般,輕聲細語地說著。

作為一名職業歌手,全程唱完不是理所當然?還是有什麼令他無法順利唱完的毛病?

從他唱出完美高音的表現看來,這個毛病與他的喉嚨無關。如果英治沒猜錯的話,應該和自己的職業有關吧?否則英治實在想不出,康厄安堅持要自己坐在這兒聽歌的其他理由。

當然,如果夏寰在這裡,一定又會說出一些令人頭痛的答案。

『八成是歌劇院裡面都是些老扣扣的阿公阿婆,怕台上的歌手越唱越不起勁,叫一些年輕貌美的嫩草、嫩花去那兒坐著,提昇動力。』不費吹灰之力的,腦海裡的夏寰自動跳出來說道。

嫩草嫩花是什麼東西?──英治吐槽回去。

『當然我的小治治是超越年齡、超越時空、超越嫩草等級的天王級神草,一個人可擋百人囉!』

什麼神草我草,草夠了沒!──英治抖了一下,對腦海中的夏寰竟能活靈活現地說出,自己絕對想不出來的噁心台詞,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這時舞台上的銀髮男子剛好唱完一首開場,暫時退下,交替換上的是一群穿著冑甲的士兵。貌似主將地位的男子以低沉、嘹亮的嗓音,聲壓全場。雖然同樣是令人癡迷的美聲,卻不像銀髮男子的高亢歌聲那邊令人驚喜。

「會冷嗎?你一直在發抖。」康厄安小聲地問。「這邊的冷氣有點強,我們可以換地方坐。」

「不必。」

歐李奧出奇驚人的好歌聲,讓他哆嗦,但是真正讓他發抖的是一個遠在天邊,還以腦中妄想的姿態,擾亂心思的某寰。

在這種情況下,要融入舞台上的複雜劇情之中,談何容易。不知不覺當中,舞台上的劇情已經從戰爭場景,轉入戀愛場面。短暫離開,重新回來的歐李奧化身為充滿理想的騎士,與女主角一會兒衝突,一會兒對立,轉眼間又突然相戀。在荒謬與矛盾裡,漸漸展開的愛恨交織劇情。

雖然劇情照理說是漸往高潮走,英治的注意力卻漸往下坡。花腔的唱法,讓歌詞難以辨識,故事又複雜像迷宮,他完全無法理解女主角種種謎樣作為。英治索性不再管他們在演些什麼,許多都是耳熟能詳的歌曲,當作是純粹欣賞來音樂也不錯。

就在此時,舞台上照明忽然全暗,只留一道銀白的燈,撒在歐李奧的身上。

即使是第一次聽這齣戲的英治,也可以感受到此刻全場屏息以待、連一根針掉地都會被咒罵的氣氛。

然後他唱了。

會令人潸然淚下的美音。

唱著「叫悲傷遠離……」,被敵人奪走心上人的歐李奧,獨自高歌著心上人被囚禁、不得自由的心聲。

女高音般的絕美音色,清麗不似人類該有的悅耳之聲──天使之音的由來,這一刻英治懂了。

在這短暫的數分鐘內,一曲詠嘆調引領眾人徹底融入劇中人的絕望、哀傷,忍不住想為他祈禱,同時在為他而淚下的同情之淚中,釋放自己、獲得救贖。

不錯的精神治療。

──英治正這麼想的時候,舞台上那剛剛唱完一首宛如天使之聲般聖潔歌曲的男子,卻「咚!」地一聲,突兀地倒地。

觀眾席有人驚叫,有人站起,舞台的布幕則快速的降下。不到數秒鐘,廣播著「感謝各位的觀賞,第一幕結束,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

「咦?中場休息,所以剛才的昏倒是劇情的一部分嗎?」坐在離英治不遠處的一名女子,問著身邊的同伴。

「應該是吧?製造高潮。」同伴回道。

「可是林格特的劇情裡面有這一段嗎?」女子納悶地說。

沒有。至少據英治的記憶,這齣歌劇沒有暈倒的一幕。換句話說,歐李奧在台上的暈倒,不是男主角的暈倒,而是他本人的暈倒。

「我們也走吧,歐陽醫師。」康厄安一拍他的肩膀,說。

英治瞥他一眼。「走,去哪?」

「呵呵,看您的表情,您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我猜到什麼?我只肯定你不是邀我去酒吧喝一杯。」

「這座劇場的沙龍的確值得一遊。我很樂意請你喝一杯,不過不是現在,我們有個天使的約會得趕過去。」

「終於要告訴我,你們大費周章地綁著夏寰,要我作什麼了嗎?」

「呵呵呵呵,我們一直都很需要你的長才,夏先生也不是被綁著,我們只是希望他能在受傷期間,安分地養傷而已。」

「我該說……感激不盡?」

「不用客氣,這算是基金會的員工福利之一。」

說的好聽。是員工,或是狗奴才?牽出來溜一溜就知道。

離開觀眾席的人潮,幾乎都往同一個方向……酒吧、盥洗室而去,唯有他們與人潮行走的方向相反,往著舞台的方向走去。他們在穿過一道門之後,就被工作人員攔了下來。康厄安秀出一張後台證明,打開通往後台之路。

後台仍處於一片的混亂當中。管弦樂團的人手、舞者與其他歌手們,將準備區擠得水洩不通。

越過大休息室,進入許多小休息室的區域。每扇門上都寫著使用者的名字。康厄安宛如一頭識途老馬,看都不看那些名字,直接走向右手邊的第一道門,簡單地敲一下「是我」,不請自入。

英治自然跟在他的腳步之後,跨入休息室。裡面的空間非常寬敞,只有歐李奧和一名女子待著,和外面的擁擠狀態不成比例。

直挺挺地躺在長沙發上,閉著雙眼,雙手又疊在胸口上的歐李奧,像是預備躺進棺材的吸血鬼般臉色慘白。

「李奧,是我。醒醒。」

康厄安手搭上他的肩膀,輕輕搖晃地呼喚著:「別裝睡,我知道你醒著。還有下半場怎麼辦?」見他怎麼叫都不醒,轉頭對著女子,「雪麗?」

「別『雪麗?』地看我好嗎?不管你『雪麗?』我幾次,我能夠讓他唱完『讓悲傷遠離』已經是奇蹟。你有辦法,你來叫醒他。」年約二、三十歲的棕髮女子,不滿地說完,一揚下顎。「你不是帶了幫手嗎?」

康厄安嘆息,「怎麼大家都喜歡強我所難呢?」看向英治道:「你介意過來幫我看一下他的情況嗎?」

「『情況』是指死著或活著嗎?」英治淡淡地抬起一眉,「那我現在站在這兒也能告訴你,用不著過去看也知道。」胸口的起伏那麼明顯,哪裡像個死人。

「他是醒著,或是真的暈過去、沒意識。」康厄安道:「李奧的壞毛病就是一旦不想唱了,不管唱到哪裡,都會說暈倒就暈倒。」

「你們缺的是一根好鞭子,不是醫生。」

「問題是有時候他是真的暈倒。」指著腦子,康厄安道:「以前裡面長了東西,幾年前切除之後,經常發生這個症狀。」

英治二話不說地跨步上前,走到歐李奧的身邊,抓起他的手腕測量脈博,接著撥開眼瞼,最後一手掐住李奧的虎口,往下用力一按。

「啊!好痛、好痛!」

藍眸美男子像火燒屁股般,直彈而起,嚷著:「你想要殺了我嗎?」

「他是醒的。」

冷冷地說出結論,鬆開手,英治起身,俯瞰著歐李奧說:「我是個醫生,我只會在手術台上把人切開,我不殺人。」

「我討厭醫生。」歐李奧噘著嘴,怒瞪英治說。

英治看向康厄安,「你應該替他安排精神科醫生,不是叫我來。」

「我有專屬的心理醫師,就是他建議我,應該直接說出我喜歡或不喜歡什麼,這樣才有助於紓解我的情緒。」歐李奧從椅子上跳起來,以比英治略矮一點的視線,由下而上的瞪著他說。

「那你應該繼續去找他。」

「除了這一點,他還給了我另一個建議。」

英治挑眉,等著。

歐李奧突然伸出雙手扣住英治的雙耳,墊起腳尖,將雙唇猛地嘟上來。


05 end

感謝試閱。

「人質好囂張」一文已全部收錄在新孽火03「狠囂張」一書當中,

試閱到05回為止

購買請至:https://solda.io/products/81908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