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孽火系列」人質好囂張「03」

/ 分類: , / 0 則回應

blog20160406

潘辛以「這就是你說,我最好聽一下的重要事項?」的質疑目光,看著一旁的湯清文。

湯清文兩手一攤。「他不肯停止抱怨,我已經聽他叨唸整整三天,我又沒權利調動人事。除了把你找來,我能怎麼辦?」

摘下耳機,潘辛扔回給他。「管他唸些什麼,別理他。這麼簡單的事都處理不了,我該把你換掉。」

湯清文誇張地鬆口氣,「太好了,我就等你的這一句話,老闆。」

自己被設計了嗎?潘辛冷冽地瞪視著他。

「呵,你父親在商場上的鐵腕聲名遠播,導致外界都將他歸類為強人企業家,而忽略了你父親的鐵腕下,多的是表現傑出的經理人。你父親不單單鐵腕而已,他在用人、識人方面的卓越、出眾,才是潘氏壯大的主因!你剛才的表現,頗有乃父之風,不愧為潘氏的繼承人。」

「我剛剛才被父親痛罵是個愚蠢的笨蛋,那位你大讚他有識人之明的父親。很顯然我父親認為我一點也不像他,更不是個稱職的繼承人。你繞來繞去說這麼多,意圖拍我馬屁,卻拍到馬腿上了。」

「你父親對你的嚴厲責罵,來自他對你的失望,但是既然會失望,不也等於他對你有高度期望?路遙知馬力,你不必急著否定自己的表現,老闆。」

絲毫不受潘辛打臉的影響,湯清文微笑地往下說:「我說『我就等你這句話』,不是說我設陷阱給你跳。而是如果由我作主的話,我早這麼作了。犯人插翅難飛的狀況下,全天候的影像監視已經足夠應付,派人來這兒坐著監聽是徹底的浪費時間與人力。與其指派人手把時間花在這上面,不如叫來幫我進行研究,保證會給基金會帶來更大的效益。」

「你是指那個你不願意透露內容為何的研究嗎?」

「唉……」潘清文苦惱地抓抓後腦勺。「不是不講,我不是說了還沒成果之前……」

潘辛面無表情,以沉默的態度告訴他,自己不打算讓步。

湯清文最後大嘆口氣。「好吧,老闆是個性格謹慎的人,我就先透露一點方向給你,可是在基金會其他成員面前,還請老闆幫忙保密。我不想在研發階段就招惹不必要的關注、受到龐大的阻力。」

潘辛雙手盤胸。「要講不講,等我聽了之後再判斷。」

「咦~~」了半天,「唉……」了好一會兒,湯清文搔得一顆腦袋的頭髮像稻草般凌亂,才不情不願、悻悻然地,以最扼要簡短的方式,說出內容。

聽完之後,潘辛的第一感想就是「浪費我的時間」、「這也值得再三保密?」,明明就是「科幻電影中最常出現的情節」。虧自己認真了。

「就是這個!」湯清文卻指著他的鼻子說:「老闆你此刻臉上的表情,就是我說要保密的原因。在腦內的控制中樞裝置生物奈米晶片,控制並操縱人類,這種聽起來像天方夜譚的事,以現代科技而言並非絕對不可能!動物實驗已經測試過,刺激神經中樞,改變動物行為是可行的。在動物身上可行,那又為什麼不能做更進一步的人體研究?」

這哪需要多想?潘辛馬上回他道:「不是道德問題嗎?」就像複製人、複製大腦一樣,舉凡牽涉到宇宙主宰的生死權限,單純的科技問題也會異常複雜化。

「藉口不過是檯面上堂而皇之的藉口。真正的理由,是『恐懼』。」

湯清文微微一笑,斬釘截鐵地說:「只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事不關己的時候,人類可以是非常冷酷無情。要有多殘酷就有多殘酷、不痛不癢,毫無感覺地作出獅頭羊身的奇美拉的異形。」

「奇美拉的存在不過是古代神話。」

「你對『科學家』這種生物真是一點都不了解。」湯清文大手一揮,說:「我的重點是,一旦這種事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可能威脅到生存、或危害到血統,人類的反應可就不再冷酷了。

「這時,不管這種科技對疾病、對改進品種、對生物進化、甚至長生不老多有幫助,他們都會盲目地加以反對。高呼道德論,拿神出來說嘴,認為科學家的所作所為破壞自然法則。

「其實這些毫無理性、不講邏輯的反對,和道德與信仰都無關,單純只是出於生物本能的恐懼。假使恐怖片的情節,在看完之後,將會照樣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誰還能再冷靜的觀看恐怖片呢?能冷靜地看著恐怖片、甚至樂在其中的享受心跳加速的快感,是因為人們相信自己很安全的緣故。」

潘辛沒有完全被他給說服了,可是……姑且觀察一陣子,倒也無妨。

「所以,這就是你想在夏寰身上進行的實驗?你要在他身上安裝晶片?萬一失敗,他會變成怎樣?」

「嘻嘻,在電影裡面,通常不是變成植物人,就是超人囉?」湯清文一眨眼。「不過不管怎樣,在外表上都會維持一模一樣的外型。你別擔心,萬一怎樣,我絕對會以基金會的目的為最優先順序,不會讓他的情況,被歐陽英治給看穿。我以項上人頭作保證。」

潘辛想了想,這似乎不是個壞提案,但沒必要草率下結論。「把監聽人力撤掉,以監視畫面與巡邏為主就好。就讓那個囂張的人質,抱怨一陣子,發現沒有人理睬之後,他就會曉得自己的身份,安分些了吧。」最後一瞥湯清文道:「你的實驗,就等之後再來檢討吧。」

失望地嘆氣。「是,老闆。」

※※※

「很遺憾,老闆覺得你的抱怨,沒有商榷的餘地。夏──」湯清文邊說,邊走入夏寰的病(牢?)房。

不想,有人「啊!」地尖叫,還傳出打翻瓶瓶罐罐的聲響。

這熊熊一叫,湯清文嚇一大跳。

「抱歉、抱歉,我打擾了什麼嗎?」

奇怪,那個尖叫的人在哪?除了夏寰依然躺在床上,別無人影?湯清文雙眼一邊搜索,一邊解釋道:「……我不是有意不敲門便直接闖進來,只是看到門虛掩著,以為直接進來也沒關係。」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咧著嘴,攤開兩手說:「講這麼客氣作什麼,這裡是全天候開放的友善動物園,歡迎進來參觀。恕我一手、一腳都被束縛著,不便下床招呼。」

「對、對不起!」尖叫的人總算現身。滿頭紅髮的年輕男護士從床底下探出頭,匍匐爬出,手上還抱著兩瓶茶色水瓶。「我、我是來換藥的,已經換好了。我這就離開,對不起。」

湯清文從沒看過耳根那麼紅的人,和他的紅髮有得比。等他走得夠遠了,他才同情地轉頭問夏寰說:「你們在作什麼?你該不會真的對男護士出手吧?」

「蛤──?」夏寰挑高眉,表情就像在指湯清文腦子有洞,才會問這麼蠢的問題。

湯清文不死心地,繼續說:「醜話說在前,為了挑起歐陽醫師的妒火,故意對男護士出手的這一招,不會起作用。你在這邊的所作所為,也列在被封鎖的情報中。他們只會讓歐陽英治看到,你這個人質還活著,經過篩選的安全影像而已。別說身邊護士陪伴著,你連和他講上話的機會都沒有,別白費功夫了。」

夏寰提起半邊唇角,揶揄地說:「英治那傢伙的妒火,如果這麼容易挑起來,林杯過去還需要傷腦筋嗎?別太小看他的肚量了。」

「他不在身邊,你就不叫他小治治呢。」

「看不到他害羞的臉,還叫個屁。」

害羞?湯清文心想厭惡比較貼切。歐陽醫師每回聽到「小治治」這三字時的表情。

可是考慮未來兩人還必須多所合作,湯清文決定暫時把這誠實的感想收起來,不和夏寰分享。

「作為我們同盟的紀念,」湯清文走到夏寰面前,朝他沒掛著點滴的右手一伸,主動要求握手道:「恭喜我們有個好的開始。我成功讓潘辛取消對你的監聽。從此之後在這間房內的談話,除了我以外,不會被別人聽見,也不會被紀錄。」

夏寰拱高雙眉,表情說是詫異,不如說是「這又如何?」。湯清文不以為意地衝著他一笑。

「你是不是認為我不會成功?還是你不相信我是說真的,關於我會幫助你,和歐陽醫師重聚?」

玩世不恭的黑髮男人,聳聳肩膀,沒回答。

「你不相信我,沒關係。重要的是你不但聽懂我的暗示,還在沒有任何磋商的狀況下,完美配合我的腳本,在潘辛面前恰如其分地演出一個難搞、囂張的人質。我們的初次合作,只有完美可以形容。」

不管他的意願,湯清文縮短兩手間的距離,強行把他的左手從被單中拉起來,想握住。

不料這一抽,稀哩嘩啦地掉下好幾本藏在被單中的雜誌。

一眼望去全是肉色、肉色、肉色。本本的封面幾無倖免,全是些看不到多少布料,衣不蔽體的裸女。

湯清文馬上懂了。

原來這就是剛才那名男護士如此慌張的理由。恐怕是夏寰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賄賂……不,甚至可能是恐嚇,逼他幫他偷渡這些色情書刊吧。

湯清文繞過床尾,來到另一側幫忙夏寰,把一本本雜誌撿起來,堆放在一旁的小茶几上面。

「囚禁在床上不得自由,只能靠這種書籍解解悶,我了解。」他一拍男人的肩膀,道:「以後有需要,我可以幫你帶過來,不需要再麻煩其他人。」

接著抓起夏寰的手,用力一握,還上下甩了甩。

「這只是第一步,總而言之是先奪回一點點的自由。距離取回你完整的自由,我們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一起加油吧!」

過程中夏寰始終沒啥反應,彷彿只有湯清文自己剃頭擔子一頭熱。在他鬆開他的手之後,夏寰甚至還立刻掏掏耳朵,再吹掉手指上的耳屎,吊兒郎當地說:「歹勢,這輩子我只幫車子加過油。」

「好吧,那你就負責翹著二郎腿,躺在這兒欣賞你的花花公子雜誌。我會加油,早日讓你和歐陽英治重聚。」

「嗯,你好好努力吧!」彷彿自己不是被囚的人質般,夏寰大大方方地拿起一本雜誌翻了起來,並說:「只要你別忘記一點。你索取的酬勞──我可還沒答應,變態教授。」

真是個欠扁的難纏傢伙,不過是個下三濫的色胚,到底在囂張什麼?

──可是對付這種類型的人,誰先動怒,誰就輸了喲,清文。

清文彷彿聽到弟弟清樂在腦海中這麼說著。

切換心情,做個深呼吸,重拾笑臉。「沒問題,我不會逼你立刻作決定,我會一邊說服你,一邊進行救你的計畫。你好好休息,晚安。」

轉身走出病房,離開眾人視線的瞬間,笑顏亦從湯清文的臉上消失。是的,他會好好地努力、好好地加油,但是不是為了夏寰的自由,而是為了自身的崇高目標與偉大目的,在此之前──你就儘管囂張吧,夏寰。


03 end

圖片來源:http://free.stocker.jp/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