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孽火系列」人質好囂張「02」

/ 分類: , / 0 則回應

5387281926_282d001fd8_n

1、非典型人質

『辛,你令人失望。』

「遠距離視訊」是重大科技進步,不過終究是人類研發出來的東西,不可能十全十美。

潘辛表情凝重地直視著佔據整個牆面的螢幕,想著如果影像能像照片一樣,透過美圖軟體即時粉飾,呈現出的畫面一定會賞心悅目許多。如果濾鏡的選項當中有馬賽克或柔焦,會更完美。

因為一個憤怒父親的尖銳目光,將會被美化、一張老在皺著眉頭,充滿讓人看了不開心線條的臉,將會全自動地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溫和朦朧的慈父臉孔,大大減低緊張對峙的父子關係,削減家庭內的壓力。

佛洛伊德理論裡面許多精神疾病的根源,脫離不了人格形成期的雙親影響因素。美化父親的面孔,等於取走肩膀上不正當的壓力來源,這個軟體有助改善父子之情,應該會大賣,值得投資。

『你沒聽到嗎?連句回問都沒有,把沉默當成逃避問題的手段,你到底在做些什麼!』

「我在依照父親的指示,處理基金會的日常業務。」

『我的指示?我可不記得允許你取消李奧的維也納演唱會?維也納的那些仲介商暴跳如雷,說我們不遵守約定,讓他們損失一個億。』

「李奧在開場前昏倒了,取消是不得已的決定。事後已經告知仲介商們,演唱會另行擇日補辦,保證他們在金錢方面不會有所損失。」

『你以為決策做錯了,靠著做好善後工作,可以挽回失分嗎?你太天真了,在別人眼中失分就是失分,是你輸了。』

潘辛唇角抽搐了下。

『一開始就沒有取消的必要。李奧充其量不過是個掩人耳目的看板而已,他不能上場唱,隨便找個代打應付過去也一樣。連這一點都沒能看穿,證明你是個愚蠢的笨蛋,不懂變通之道,這是你的最大致命傷。』

緊握的拳頭,指甲前端陷進掌心肉裡,潘辛抿住雙唇,沒有出聲反駁。

『你如果忘記了,我就再點醒你一次。每一年各家族的代表輪流擔任F基金會的主席,表面目的是平衡各家族的全球實力,骨子裡還是競爭。你在基金會的一舉一動、每個決定的成敗,背後都有無數雙敵人的眼睛在看著,惦你的斤兩,秤秤潘家的份量。你的失誤,等於是潘家的失誤,你的愚蠢徹底地羞辱了潘家繼承人之名。你最好學聰明點,下次不許再犯同樣的錯誤!還有,盡快把李奧那該死的暈倒問題解決。』

仰眸凝視著父親指向自己的食指,潘辛深深地一鞠躬。「我會的,父親。」

待在螢幕另一頭的男人,冷哼一聲,螢幕的畫面旋即被切斷,短暫數秒間持續飄盪著雪花雜訊。

「含著超合金湯匙出生也不見得輕鬆呢,嘻嘻。」

潘辛抬頭,看向會議室門口。原本關緊的門,不知何時被推開,湯清文就站在敞開的門扉前。

「你沒看到,門上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嗎?」

「真的不想被打擾,你會把門鎖上。不鎖門就代表你想被打擾,只要發生別的臨時緊急狀況,你就可以擺脫囉唆的父親,不用一直在這兒挨罵。」湯清文一眨眼。「我知道你不會承認,所以別費事否認了。」

這個男人……過去有這麼輕佻嗎?

潘辛到研究中心時,曾見過湯清文幾次面。印象中是個不會多話、也不會嘻笑、眨眼的男人。看樣子康厄安的報告曾提及,在歐陽英治的幫助下,湯清文人格整合成功,是確有其事。

「你好像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份,湯清文教授。」面對年長自己二十歲的男人,潘辛毫無懼色地說。

「作為F基金會所圈養的一頭惡狗,竟對主子的行動說三道四,太沒分寸──你想講的是這個嗎?」

「你在這裡的工作,只有一個,控制好夏寰,不讓他離開那張床、那個房間。」潘辛冷聲說道。

「嘻嘻,我曉得,他是你們用來束縛歐陽英治的狗鍊。就像過去你們也拿小哈來拴住我和清樂一樣。拿我們這些惡狗來廢物利用,假使沒有狗鍊在手,你們會非常不安吧?不知何時會被反咬一口。」

「你果然弄錯了,湯清文教授。你以為狗鍊是保護人的嗎?狗鍊是用來保護狗的。一隻狗發狂傷人,人不過是受點皮肉傷,狗卻會被處分掉,哪一邊付出的代價較高,不言而諭。」

湯清文哈地一笑。「我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你們也有夠壞、壞得很徹底。沒有權勢的人在你們眼中,一定不被當成人看吧?我們不過是你們手中的道具、棋子。我之前還有點同情你父親對你那麼嚴厲,呵,結果你們父子是一丘之貉,我把同情用錯地方了。」

同情?被一條狗同情?好個最高等級的羞辱。

潘辛開口道:「你說錯了一點,教授。」

「說是道具、棋子太自抬身價?噢,我知道,是狗奴才才對!」

「這和權勢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所受的教育,除了『我』以外,天底下只有可利用和沒利用的兩種人。教授應該高興自己有價值,不像其餘的廢物,只能老死在籠子裡。」

潘辛冷淡地說完,一揮手道:「閒話家常到此為止吧。說,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湯清文頷首,「自己以外,全世界都是敵人?呵呵,對這個世界有什麼看法是個人的自由,輪不到旁人置啄,我不多嘴。不必擔心,我的狗鍊雖然已經離我遠去,我還是會選擇幫你代管夏寰。」

潘辛懷疑的瞥他一眼。

「喔,我聽到你內心的疑問囉!天底下沒有好心人會作白工的,對不對?懷疑我為什麼會如此好心?欸,難道你沒從老康那兒聽過,不把我忌妒殺人的壞習慣算進來,總體而言我是個和藹可親、熱心助人的大好人嗎?」

「忌妒殺人是壞習慣嗎?」

「不然是好習慣?」

潘辛一哼。「口說無憑。」

「好吧,你是對的,我騙你的。我願意代管夏寰,不是出自好心,是出自好奇。差一個字,就差很多,是不是?呵呵呵。」湯清文道:「我骨子裡是個研究者,喜歡拆解謎題、分析成因,尋找答案。這個過程是再多的金錢都換不到,也替代不了的。」

「你打算在他身上進行什麼實驗?」潘辛蹙眉,面露不悅。

「別擔心、別擔心,我不會讓他斷氣,也不會讓他有機會在歐陽英治面前抱怨,或露出什麼破綻。一定會讓歐陽英治認為,這條狗鍊和當初他有的那一條一模一樣。不過除此之外……我愛對他作什麼就作什麼,可以吧?」燦燦地一笑,兩眼笑瞇成線。

儘管笑容可掬,潘辛的脊椎忍不住一顫,暗自在心中怒咒「該死的變態」。

「實驗內容是什麼?」

「噓,這是祕密,科學家不會在取得成果前,將研究內容外洩。」

這使得潘辛猶豫著。

康厄安一直打包票,「現在」的湯清文已經不需要擔心會對周遭環境造成傷害。利用他在微米裝置結合人體機能的長才,作為監視夏寰的人選再適合不過。

他不會只聽康厄安片面之詞,就決定由一個連續殺人犯來監視重要的人質。而是根據過去湯清文的殺人紀錄(他奪取的多半是與他有關係的成年女性性命,所以夏寰在他的殺人範圍外,屬於安全圈內的人),和湯清文這些年在島上的研究所內的優良表現,才作出決定。

潘辛不會驟下結論,說這個決定是錯的,但是他拒絕透露情報的行為,毫無疑問是減分。

「擔心我會對人質作什麼,儘管換掉我,去找別的監視專家。不過我可以很篤定地告訴你,夏寰會是個比你想像中更難纏的人質,能夠有法子全面監視,並且控制住他行動的人,防止他脫逃的人,只有我。」

潘辛斜瞥他一眼。這麼多年湯清文為F基金會設計的種種精密監控裝置,早已應用在基金會的各領域。他是世界上的第一把交椅,這絕非空口白話。

「我的實驗還在準備階段,不會馬上展開。在那之前,時間在你手上,老闆。」湯清文將雙手插入實驗室白袍,半轉過身說:「回歸我今天來找你的主題,麻煩你跟我來一下,老闆。」

看潘辛皺著眉頭不動,湯清文只好再道:

「我能監視、控制他的行動自由,但我不能管住他的嘴。他說了一些我認為你需要聽的事。你要置之不理也行,不過別說我沒有報告你。」

這句話如果說給沛可聽,沛可一定會回說:「我管他想講什麼,別讓他跑掉就行。其他問題你們自行解決,否則我花這麼多錢養你們這些廢物作什麼。」

偶爾潘辛會羨慕沛可的驕縱性格,同樣的家世背景,還是有像沛可這樣飽受寵愛、從未扛過比他手中的平板電腦更重的東西,對「責任」兩字嗤之以鼻,彷彿從字典中走出來的、活脫脫是昏君化身的人。

叫潘辛放手,不去管後果如何,不監督也不督促,任由手下隨便去處理,他絕對作不到。

很不想承認,但父親口中說的理念他是認同的──自己的失敗就是家族的失敗,自己犯的錯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問題,丟臉的是潘氏一門。

無論如何,擔任裡F首席的這一年,F基金會的運作絕不容許任何脫軌的失敗,不要說是半條惡狗,連一隻蒼蠅的誤入、擅闖或逃離,都不准發生。

潘辛踏出一步。

「你最好是說真的。」

「呵,我一向說真的,老闆。」

兩人離開會議室,搭乘電梯來到地下樓層。電梯出口處即有雙重鐵門防護,配備獨立換氣系統,採封閉式通道的設計。在防衛的功能上,更是銅牆鐵壁、固若金湯,達到滴水不漏的最高水準。

這裡是F基金會最大金庫的重要基地,許多重要的資產、文件都放在此處。

在決定要將夏寰當成人質之後,潘辛命人將地下樓層內,現有的一間員工休息室,改裝成囚禁他的牢房。利用這裡原有的監視設備,不費吹灰之力即可監視人質行動,省時省錢又省力。

湯清文帶他來到的地方,就是監視系統的中央控制中心。二十多名的工程師,坐在百來個監視器前面,以三班制24小時的體制,全天候地監視著四周的動靜。十二名精挑細選,身手一流的警衛,則補足這些監視器的死角,密集地在四處巡邏。

說實在的,潘辛認為不要說是人了,連老鼠都不可能在不被發現的狀況下,從這裡逃出去。

湯清文走向最角落的一張桌子上,戴上耳機,敲了敲桌面。

其中一台監視器裡面,映照出身材高大,一手吊著點滴瓶,一腳被護套高高掛起的男人。

男人聽到聲響,揚頭看向鏡頭,咧嘴一笑,不知說了些什麼。

湯清文將耳機交給潘辛。

潘辛接過,戴上。

『喲,變態教授說會幫我找到上面的人,可以作決定的人。你是嗎?』

完全不像是一個囚犯、或被圈養的狗,該使用的口氣。囂張的像是打算進行客訴的奧客。

「你要幹什麼,夏寰?」

『聽這聲音,你是潘小弟吧?』

這個男人激怒自己的目的是什麼?潘辛不懂。「你不說,我要掛──」

『急什麼,急著去投胎嗎?你不知道,地獄從來不關門的。』講完之後,男人悠哉地以單手腕枕在腦袋底下說:『你們想讓小治治跑腿,把我抓來當人質,這我沒意見。但是你們在安排囚牢的時候,犯了個天大的錯誤,要不得的錯誤,很可能會讓你們全盤皆輸,讓我丟掉腦袋的錯誤。』

「請講重點。」

『男護士。』

「蛤?」

『你們居然安排男護士在我的身邊,你們瘋了嗎?』夏寰嘖嘖搖頭道:『小治治醋桶有多大呀!如果讓小治治看到我身邊有其他男人在,我們大家都死定了,懂不懂?死、定、了!!』


02 en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