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孽火系列 」人質好囂張「01」

/ 分類: , / 0 則回應

gahag-0061087356-1

楔子

漫長的台階、磨石子走道,以及陰森森、彷彿躲藏著通往異世界門扉的冷冽空氣,全是這百年歷史的地下鐵站給人的獨特印象。

信手捻來挑個角落自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從摩登的二十一世紀穿越到老舊年代,融入非寫實的古老影像之中,讓這兒成為許多觀光客自拍的景點之一。

刻意走遠,避免被觀光客的手機鏡頭捕捉到。壓低頭戴的紳士帽邊緣,他站在月台黃線,緊盯著來車的方向。不一會兒,漆黑的洞口一縷燈光由遠而近,算準火車呼嘯進站的瞬間,按下放在口袋中的手機通話鍵。

掛在右耳上的藍芽話機裡,撥號聲「嘟嚕嚕嚕」地響著。沒兩秒鐘,電話就「喀」地被接起。對方接起電話速度之快,讓康厄安有些不好意思,因為這說明了他一直焦慮地等待著自己的電話。

『喲,老康。真高興你打來了,這隻手機太久沒響,我還以為它故障,正想送修呢。』

再遲鈍的人都聽得出字字句句夾槍帶棍,康厄安嘆氣。「今天不管你怎樣生氣罵我,我都會虛心接受的,費維克。」

費維克大聲砸舌。「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你這招以退為進。當我這麼笨,會跳下陷阱去罵你?我偏不罵,要你內疚到老死。』

「我不是故意不跟你聯絡,實在是基金會發生一件連我也沒想到的意外狀況,我忙著處理──雖然聽起來像是藉口,但我到今天之前真的找不到一個機會好和你聯絡。」

『不是聽起來像,根本就是藉口。』費維克無情地吐槽康厄安說:『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天底下能有什麼意外是你這隻老狐狸應付不了的?』

康厄安呵呵地笑說:「這句話我當成是你對我讚美,不過我沒有你想得那麼厲害,老康。這次那些小鬼出的招數,殺得我措手不及。唉,沒想到他們會對那兩人使出這一招。」

綁架夏寰當人質,作為控制歐陽英治的手段。

那些小鬼以為這是個好主意,但就像天才與白痴只有一線之隔,凡人難以看出差別一樣。其實魯莽與勇敢是異卵雙胞胎,常會被人錯認呀!

『我看是你臥底在那群小鬼身邊太久,睡著了。別忘記他們的本性是無惡不作的強盜集團所教育出來的終極小混蛋,有什麼事是他們作不出來的?這一次的事,剛好給你一個當頭棒喝。現在清醒了沒?』

「呵呵,你誤會我的意思。我說的『沒想到』是指我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認可歐陽英治的能力,不惜祭鐵腕也要獲得他的忠誠,真不愧是我看中的優秀人材。雖然有點擔心F的狐狸尾巴露太快,萬一吃快撞破碗,會對我們的後續計畫產生莫大隱憂。但另一方面,歐陽英治越不爽F,對我們越有利。總的而言,現階段我們先靜觀其變,看接下來他們雙方的發展,再來處理會比較妥當。」

康厄安如果沒看走眼,歐陽英治不可能久處於單方挨打的狀態,至於夏寰更是屬於「無法預測下一步」的恐怖份子人種。

裡F們的那些小鬼,若是過度自信,太小看他們倆,可有得苦頭吃。以為將兩人分開安置,就可以平息火種,這種過度天真、一直線的想法,結果可能會讓他們大吃一驚──不要忘記,火種沒被熄滅的話,反而會助長出燎原大火。

『看,分明一切仍掌握在你的手中,剛才還想裝。我不信你找不到半點和我聯絡的機會!』

費維克奚落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話不能這麼說,一切掌握在手中,和忙不忙是兩回事。康厄安苦笑道:「這件突發事件讓行程受到拖延,多出一些聯絡工作……不過,聽在你耳中這些全是藉口吧。」

『說對了,我想聽的不是這些廢話。』費維克嗤鼻道:『金鶯小組的成員,都已經摩拳擦掌、蓄勢待發。這些人都是一時之選,最棒的高手,現在計畫如果取消,我可不保證下次能再把他們聚集起來。』

「這你大可放心。」康厄安看著離去的班車背影,道:「我現在人已經在倫敦的特拉法廣場了。」

『喔……終於。』費維克一改前面不耐的口氣,喜形於聲地說:『這個好消息怎麼不先說。』

宅心仁厚的康厄安,沒有點破老費霹頭就發脾氣,自己哪有機會講的事實,微揚唇角道:「詳細行程之後傳給你。李奧的晚場表演再十分鐘就要進場了,我約了人,得先走了。」

『進場?你要進去?說自己忙得要死,結果還有空欣賞歌劇?你這傢伙真是不夠老──』

康厄安截斷他的話,一句:「這是工作的一環,老費。下次聊,掰了。」果斷地結束通話。

筆直地朝地下鐵出口,搭上電扶梯,兩格併一格地,快速跨步爬上去。一出站口,只要跟著人潮走,很快就可以看到目的地──國家歌劇院。

遠遠可見高聳的古典鐘樓,懸掛著醒目的廣告旗幟。廣告中央是一名棕色捲髮、藍眸,五官俊挺的青年,正在開口高歌的側臉。

國家劇院挑選的攝影師,當然擁有一流的手腕,甚至是大師級的手腕。但見過本人的康厄安不得不說,這張照片仍沒有捕捉到青年那抹靈氣逼人的神韻,也沒有顯現出那雙湛藍到不可思議的眼眸顯現出來。

在心中挑剔完那張海報,康厄安巡目四望。

在樹蔭林立、精緻小巧的的廣場上,已經浮現等著欣賞週五晚場戲劇的人潮。等著現場購票的人們,則在不遠處的票亭前方排起小小的人龍。

康厄安努力在人群中,尋找一張面孔=今晚的伴。近來亞洲面孔在倫敦已非少見,黑髮黑眼不再像過去顯眼,得花點時間辨識……不,我錯了。康厄安在心中說。

不費吹灰之力。

彷彿在一群普通的鴨子裡面,找一隻天鵝一樣容易。

僅僅是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裡,站在台階的一角,沒有任何特別的動作,服裝也是素雅的薄夾克與牛仔褲,樣式普通。

即使如此,他完美比例的身長,特別是牛仔褲包裹的修長雙腿,以及媲美明星的俊美臉龐,光是「站著」就令周遭的普通人黯然失色,像是兩個世界中的人一樣,對比強烈。

本來康厄安因為事情太多,想把今晚的任務交給倫敦的女助手處理。此刻他暗自撫胸,還好自己沒這麼作。否則要一般人,而且是女性站在「他」的身邊,豈不成了公開處刑。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歐陽。」

康厄安一來到他的面前,便注意到不少女性目光徘徊在四周,而現在也不約而同地流露出「太好了」的樣子。

「呵呵,還好我是個歐吉桑,不然可能不敢走過來了。」

歐陽英治挑起半邊眉毛,神情略有不解。

「有這麼多女性不斷拋送秋波給你,你難道一無所感?」

一旦理解,歐陽英治恢復淡漠的表情,深沈的黑眸看著他,說道:「康先生,我是個逃犯。」

康厄安當然知道這一點。

歐陽英治之所以在F基金會,以及對他自己所創的自由聯盟的眼中具有價值,正是因為他的逃犯身份。

前醫師、前社會菁英,因為一次錯誤的選擇,淪為犯罪者,少見但不罕見。可是他又和其他自甘墮落的菁英份子有些不同。

那些菁英份子在墮落之後,或多或少都有些地方「壞掉了」。

康厄安就見過一些罹患了自大症,過度陶醉在自己能力的醫生,自以為是能操縱生與死的神,光是救人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玩弄生命的欲望,最後跳入殺人者的圈圈內,試圖越俎代庖地作神才能作的事。也有一些是承受不了高度的壓力,而對各種非法藥物出手、染上毒癮,沉淪酒癮,成了失去醫生光環的吸毒者、癮君子。

但歐陽英治雖然是犯罪者,卻是乾淨的。心智正常、醫術高明,只是不幸地選錯了人生的另一半。

一個人的「不幸」,有時很諷刺的是另一個人的「幸」。

好比現在F基金會就大大地利用了歐陽英治的不幸,打算將他的高明技術與忠心,全權掌握──好像奴隸一樣地驅策、壓榨與盡其所能地利用。

「你認為一名逃犯的腦中,有餘力去在意他人的目光嗎?現在的我,有許多更重要的事得想。好比……為什麼要搭機大老遠地來到倫敦看一齣歌劇?沒有人告訴我目的,只給我一張機票、戲票與換好的英鎊。這是在大費周章地測驗我,會不會聽命行事嗎?」

苦笑。「我想你很不高興。」

「在沒有人監視的狀況下,讓我一個人搭機旅行,還費心提供我娛樂。我看不出我有什麼好不高興的地方?」

問題是歐陽英治的口氣和眼神,卻表達出截然相反的意思。

「一介逃犯能夠獲得如此優渥的待遇,卻還忝不知足地挑剔東抱怨西的話,未免太忘恩負義。也不想想,同樣是逃犯的同伴,現在可是不知被關在那個暗不見天日的地牢裡,或許已經變成變態的實驗品,被切成肉泥……。」犀利的口氣說完後,黑眸橫一瞥。「不是嗎?」

「夏寰先生目前安全無虞,我可以向你保證。」

「空口無憑。我要求和他定期聯絡,每天一次。」

「如果這次的任務順利完成,我向上頭的人交涉看看。」康厄安率先走向戲院入口道:「至於這次任務的內容……先進場,欣賞完這齣歌劇之後再說。」

「如果我說我現在沒心情聽歌劇?」

「來吧。」康厄安:「你沒聽過天使為你歌唱吧?聽過的人都說,不枉此生。」

「一首歌能改變什麼。」

改變任務成功的機率。

康厄安微微一笑,「聽了你就知道。」

他沒有欺騙歐陽英治,只是為了他好,沒有告訴他全部的真相而已。畢竟有些事,事後發現,會比事前知道來得容易消化吸收,尤其當你沒有拒絕接受的權利,只能逆來順受的時候──唉。


01en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