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秒與第一秒」──2015跨年賀文

/ 分類: , , / 0 則回應

(孽火衍生系列,小汪VS管禎篇)

熱鬧、歡樂的聖誕節前腳才走沒多久,後腳的新年已經迫不及待地敲門,轉眼間一年的盡頭已經來報到,日曆撕到只剩最後一頁。

在這生活純樸、平靜祥和,被暟暟白雪妝點成一片銀白的小鎮,迎接新一年的跨年傳統非常地簡單。

不用施放奢華的煙火、大街上不見璀璨的水晶球,也不會有人舉辦瘋狂派對,因為根本不會有人來參加。每個人不是待在自己家中,就是在返家的途中,大家都想在送走一年的最後一秒時,與自己所愛的家族、情人,甚至是自己的寵物,來個熱情擁抱,並以一起迎接新年的第一秒。

小汪警長作為鎮上唯一的執法者,對這項傳統是大舉雙手雙腳贊成。沒有人在外走動,沒有人落單,意味著沒有犯罪=自己放大假。

儘管這過度簡化的等式,過去曾被歐陽醫師笑說這根本是他想放假想瘋了的說法。

欸,對一個體內沒有活人血液的吸血鬼,解釋放假、放鬆壓力,如何維持住他的身心健康,對他是多重要等等,根本是對牛彈琴。所以小汪根本不費事和歐陽醫師爭辯這一點。

真要小汪講,像歐陽醫師這種,不需要休息和放假的吸血鬼,還大大方方地放假返鄉,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最讓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還「邀請」夏寰神父一起回鄉,神父竟也答應了!

那兩人在聖誕節前還一副水火不容的樣子,得靠自己居中協調,才勸服歐陽醫師去參加聖誕夜彌撒。怎麼過沒多久,兩人已經「好」到可以一塊兒出門,甚至去陪對方回老家?

小汪當面向歐陽醫師質疑,他輕描淡寫地回答:「神父對我老家附近的知名教堂遺跡有興趣,平常受神父多所關照,基於禮貌作個東而已。」

不、不、不,這種明擺就是謊話的場面話,哪裡騙得過擔任多年警長的小汪。小汪馬上要他從實招來,到底促成他們化干戈為玉帛的關鍵是什麼?

奈何對手是嘴巴一向很緊的歐陽醫師,不管他怎樣逼供,他就是不改說法,小汪氣得牙癢也拿他沒轍──因為狼是不吃腐肉的。

戴上警長帽,小汪拍拍別在胸口上的金星警徽,預備到外面去做今年度最後一次的街坊巡邏……巡邏結束,便可以打道回府,等著迎接新年的到來。

大多數的商家已經打烊,外面的行人稀少冷清,偶爾和碰到的村民互道「有個好年」,小汪邊發揮嗅覺,仔細確認沒有可疑陌生人的行蹤。

「警長,你來得更好,快幫幫我~~」店內唯一一間小酒吧的老闆,瞥見他身影,立刻衝出來說。

小汪看他一副「大事不好」的臉色,以為有人在店內鬧事,火速衝到店內去。哪知進去一瞧,裡面除了坐在吧台前獨自喝酒的男子之外,並無任何紛爭。

「你想要幫你什麼呀?老爹。」

「哎喲,這樣你還看不出來嗎?」老闆氣得跺腳,靠到他耳邊小聲說:「天色晚了,我想收一收回家去陪老太婆。可是『他』……我怎麼暗示他都故意裝作沒聽到似的,賴著不走。」

湊巧的,這個「他」,小汪認得。

吸血鬼獵人管禎。

大老遠就可以聞到他身上的陰森臭氣,用不著走過去也認得出來。明明生得一張白細俊臉,可惜一雙不吉的三白眼與那死氣沉沉的不友善眼神,嚇得鎮上姑娘們個個退避三舍,連靠近都不敢靠近他。

大約半年多前,為了追捕一名吸血鬼而來到鎮上,借住在對街的旅舍。晝伏夜出的他,似乎把自己當成過客,無意融入這個地方,在這鎮上曾和他講過話的人屈指可數,很不幸地小汪算是其中一個。

跺著慢步,小汪一手放在腰間的槍托上,走近他。「嘿,老兄。時間很晚了,喝完你手邊的這一杯,回家休息吧。」

背對著他的男人,彷彿沒聽見小汪的聲音,拿著一支筆在吧台上畫啊畫地,畫得好不專注。

小汪探頭一望。──靠!這杯墊上頭畫的不正是歐陽醫師嗎?而且不是「普通」的歐陽醫師,是吸血過後,從尖銳的虎牙滴下鮮血,雙眼發紅的吸血鬼歐陽英治。

「咳、咳,你很會畫嘛。不過隨便捏造這種畫面不太好吧?這算污衊歐陽醫師的名譽呢。」

管禎這才停下筆,斜瞥他一眼,唇角似笑非笑地揚起,彷彿知道些什麼小汪不知道的祕密。

小汪反射性地耳後根一熱。不行,不能中了這些詭計多端的獵人招數。他什麼都不講,自己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好。

「我看你的酒杯已經空了,別再賴著不走。」

「這鎮上有法律規定,酒杯一空,就得馬上買單離開嗎?那……老闆,再給我一杯。」

酒吧老闆一聽,整張苦瓜臉都垮下來,只差沒爆淚。

「喂,老闆很困擾,你看不出來嗎?」小汪大手往他面前的吧台一拍。「這是跨年夜,依據習俗一定要在倒數前與家人抱在一起,一起送走這一年,才能在新一年裡獲得神的保佑,保佑未來的一年平平安安。」

管禎淡淡地說:「不管有沒有和家人抱抱,在未來的一年裡面,該死的還是會死,不該死的就會活下去,根本不會有改變。」

當然傳統習俗裡面和迷信兩字脫不了關係,可是只要這個迷信不傷大雅、是件好事,那麼按照習俗去做又有何不好?

「聽你講得這麼酸溜溜,是打算賴的不走是吧?」

「我說是,你怎麼辦?要逮捕我嗎?警長。」

小汪很不想使出這個終極手段,可是作為警長,維護鎮上居民的安寧是第一優先要務=一定要讓老闆順利回家。

掏出手銬。「對,我要你跟我走,姓管的。」

「你用什麼理由逮捕我?」

「不了解本鎮傳統的重要性。」手銬喀嚓地套住管禎的右手。

「這算是罪名嗎?」

「入境隨俗是作人的基本道理吧!你把自己當過客,可是住在這鎮上一天,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身為警長,我有義務讓你體會傳統的美好。」

「把我丟進冷冰冰的大牢裡跨年?」

把另一端的手銬,套到自己的左手上,小汪哼地瞥他一眼。「雖然我不是不想,但這種行為有辱本鎮待人溫暖熱誠的鎮風,我不能帶頭作壞示範。」

「所以你想帶我去哪?」

小汪帶頭走出酒吧外,道:「先讓你遊街示眾,再讓你受死。」

「……溫暖熱誠的鎮風?」

「溫暖得讓你想死。」

小汪沒回頭確認,但他似乎輕笑了聲。「拭目以待。」

所謂的「遊街」,其實是就是走完後半段的巡邏路程。至於「受死」,小汪打開位在鎮外三公里、靠近森林的一棟郊區大屋,也就是他的自家大門之際,相信管禎應有羊入虎口般的瀕死快感吧?

因為一進門,連串的小拉炮就劈哩啪啦地響起,無數的彩帶、小碎片當面迎接之外,還有「大哥,今年一整年你辛苦了!」、「喲,歡迎我們家的警長大人結束一年的工作,回來了!」,「大哥好棒棒」……一堆小鬼頭撲過來,把他們圍起來的「驚嚇」場面。

每年都差不多是醬子,所以小汪自己是早有心理準備,他是刻意不告訴管禎,讓他有個意外驚喜。

「大哥,這人是誰呀?」

「你是大哥的朋友嗎?以前怎麼沒見過」

「陪我玩、陪我玩!」

弟妹們慰問完小汪的一年辛勞,馬上就把陌生人圍起來盤查兼測試。不愧是好奇的狼族血統,對於陌生的對象,測試對方底限、能耐,和探探水溫都是少不了的好習慣。

「……」沉默地承受那些小毛頭們的攻擊好一陣子,管禎緩緩地轉頭問著小汪:「這……就是你的死刑?」

一笑,小汪將手銬解開,放他自由。

「歡迎來到汪家。喂,大家,這位管叔叔……」小汪俏皮地瞅了管禎一眼。見他一副逆來順受的表情,於是又主動改口說:「好啦,管哥哥,今天晚上要留在我們家跨年,大家要把他當『自己人』一樣,知道嗎?」

「是~~」、「好~~~」、「我們會聽大哥的。」,天真無邪地弟妹們,非常有效率地開始分工合作地招待客人。小妹去幫管禎倒茶,大妹去替管禎放洗澡水,大弟則回去廚房繼續幫忙母親準備大餐。

小汪非常自豪這樣熱誠歡迎著管禎的家人們。自己臨時帶了個陌生人回家,可是因為大家對他這大哥的信賴,沒有人會再問東問西,單純地接納了管禎。

「如何,肯賞臉在我家跨年嗎?」

管禎挑起半邊眉。「你不覺得這個問題該早點問嗎?」

「現在還沒跨年,你想回旅社去的話,就走吧。」小汪一拍他肩膀說:「不過先告訴你,我家的跨年餐很豐盛的!不吃你會後悔一整年。」

「只有一整年嗎?」

「哈,來年你就知道,機會難得不要錯過了。」

管禎又用那副謎樣的表情──彷彿知道一個什麼他不知道的天大祕密一樣──望著他。

小汪很想叫他有屁快放,但又擔心自己的多心是否來自心虛,而心虛往往是自我招供的第一步。

總之,今晚不是滿月,只要自己做出不打自招的蠢事,絕對不會露出馬腿。

穩住,汪晉永!

這一次他故意牢牢地對上管禎一雙三白眼。

「那我就不客氣地叨擾了。」

輪到小汪吃驚。

管禎瞇細眼,似笑非笑地問:「你以為我會拒絕?」

小汪聳肩。「你看起來不喜歡熱鬧。」

「……我想沒人是生下來就喜歡孤獨的。」

管禎講完這句意涵很深的話語之後,就被大妹以「客人要先洗」的理由,催促去洗澡了。小汪看著他面無表情地向大妹說謝謝的側臉,本來只看得見他的陰沉,現在倒是多看到一點點的害羞。

他說的對,小汪想,沒有天生喜歡孤獨的人,有的是被迫接受孤獨,有的是歷經的事讓他喜歡上孤獨。不論管禎是前者或後者,這一刻,小汪以汪家的哥代父職的大家長之名發誓,決不讓管禎在這個家中有半分鐘孤獨。

──怪怪。我怎麼這麼熱血?

本來只是想解決酒吧老闆的一個小困擾,才把他帶回家的說。小汪抓抓腦袋,管禎那雙三白眼與孤單背影,似乎在潛意識中激起自己的保護慾。危險、危險,熱心待人是好事,不過可別忘記管禎是吸血鬼獵人,不是可憐無處去的流浪漢。

一天。

解除防備只有今天到明天的短短幾個鐘頭。小汪給自己設下規定。到了明天,還是把這號危險人物送出門,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全家人外加管禎,陸續去洗完澡,換上新衣,圍坐在暖爐旁的餐桌上,熱熱鬧鬧地享用著母親與大第的拿手好菜,邊談論著過去這一年發生的趣事與感傷的事,描述著來年的新希望。

雖然管禎不會主動開口加入談論,幸好活潑的小妹與貼心的大弟總會適時地把話題引到他身上。而管禎也不像陰暗的外表般,拒人於千里之外,會應合個兩句。讓這頓團圓飯的氣氛,和往年沒啥兩樣,就是「家」的感覺。

「大哥,快啊、快啊,就快到零點零時了,快把電視打開吧!」

電視機內所顯示的中原標準時間,來到了倒數十秒的那一刻──小汪左邊坐著母親、妹妹們,右邊是大弟與管禎。

小汪已經將兩手搭在母親與大弟的肩膀上,看看左右,問道:「好,大家都準備好了吧。」

「是!」、「準備好了~~!」

於是小汪緊盯著電視上跳動的數字,大聲地念著:「五、四、三、二……」,一路來到最後一秒的「壹!」,出乎意料的情況發生了!

管禎突然跳過了大弟,直接篡位跑來抱住他,小汪吃驚得來不及作反應,管禎竟當著全家老小的面,做出更驚天動地的舉動。

小汪眼前驀地一暗,視線全被遮蔽住,只剩柔軟、Q彈的「東西」覆蓋在嘴巴上的感觸。

耳畔聽到的是大弟與母親詫異的驚呼,妹妹們的尖叫,以及電視機傳來的「新年快樂!」祝賀聲。

等到管禎的唇從自己嘴上移開的時候,小汪的新年頭一秒鐘,已經被這一吻給偷走了!

「新年快樂。這個新年傳統,果真非常溫暖熱誠又美好。謝謝你,小汪警長,給我終身難忘的體驗。」三白眼內閃爍著笑意,唇角微揚地說。

「汪晉永,你是怎麼告訴你的朋友的?我們的新年傳統什麼時候多了親嘴一樣?害媽嚇一大跳。」

草,居然陰我?

小汪以「你死定了!」的眼神回敬管禎,並預告他將有個「傷痕累累」新年假期,因為等一下他就會把他叫到森林裡,大肆修理毒打一頓!

「媽,我沒有,他自己隨便誤會,不干我的事。」

「一定是你不好。」

母親胳臂向外彎地說:「讓你白白賺到一吻,真好。媽年紀大了,想要人親一下都沒有機會呢!」

這下子大弟、妹妹們急忙上前獻吻,逗母親開心。連管禎也親了下母親臉頰當作賠罪禮,邊親還邊炫耀自己贏得母親好感,得意地瞥他一眼。

這可惡透頂的混帳吸血鬼獵人,不但設陷阱讓他跳,還讓他像個超級不孝子!

豈料,龍心大悅的母親大人竟說出:「你說你現在都住旅社?不要浪費錢了,我們家屋子夠大,你就搬來這兒住。」

妳~~~~~~說~~~~~~~什~~~~麼!!

管禎立刻回答:「恭敬不如從命,謝謝汪媽媽。」

「呵呵,新年馬上又多了個兒子,這真是個好兆頭呀!」

「哇~~~我們多了個哥哥了,萬歲!」

「以後請多指教,管哥哥。」

噢,我的天呀。

小汪望著「成功」融入自己家族中的管禎,赫然發現自己被騙了。裝得一副自己很內向、不會社交,這傢伙根本超級懂的呀!

我做了什麼?這叫引狼入室?不,狼人是我才對呀!我才是那個「狼」呀!!

狼卻輸給人,這像話嗎?

「汪晉永,我讓他睡你隔壁的房間,你這次要好好地照顧人家,別再把人家帶壞了喔!」

反了吧。

反過來吧?母親大人。明明是你寶貝兒子被佔便宜耶!

新年才剛開始,小汪已經可以預見無止盡的麻煩,即將把自己的生活弄得天翻地覆。

老天爺,行行好,把我的最後一秒還給我,我不要跨年了,嗷嗚!!

~the en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