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新刊」楔子「愛之舞」

/ 分類: , / 0 則回應

楔子

辛棄島脫掉西裝上衣與鞋襪,赤腳踏上前方的舞台。

腳底接觸到光可鑑人的木質地板,一股沁涼從腳心直襲上腦門。

緩慢地走到只打著一道單純光柱的舞台中心,十隻腳趾自在地伸縮、抖抖手腳,左右扭動脖子,活絡僵硬的關節並放鬆筋肉。

然後。

垂首,屏息,閉上雙眼。

紅黃藍綠縱橫交錯的光線殘影,腦中雜亂無章的聲響,漸漸被黑暗吞噬,噪音、雜光靜止下來,進入「無」的世界。

什麼都不做,只是立著。

等,躲藏在黑暗中的視線,集中到身上來。

指頭、骨感的手腕,延伸到雙肩;胸口、收縮的小腹到修長下肢,甚至是髮尾、顫抖的睫毛與一根根不可能被看到的體毛,無一處能逃得過那些剝除他衣物的貪婪視線。

全部被看透的恐懼,想轉身離開的膽怯,以及害怕做不到的壓力──深呼吸一口氣。

這種時候不要猶豫,切開踟躕不前的自己,往前斜跨一步。

「啪」清脆地一彈指,腦海中的樂聲響起。

看向我!

張開銳利的雙瞳,凝視著舞台前方漆黑一片的觀眾席,踩著1234、2234一個轉身,再回到原處的節拍,妖嬈地舞動著腰。

對,跟上我的節奏!

伸長手臂,繞過後腦,回到胸前。這時腦海中的觀眾們發出嘆息──看到他神乎其技地,在一秒鐘內解開襯衫,裸露出上半身之後。

但這不過是前菜一碟,驚呼還太早。

看吶……。

這是為了親吻妳而生的雙唇,美女!──俏皮地拋個飛吻;這是為了取悅妳而生的雙臂,寶貝!──一左一右地敞開修長結實的手臂,聚攏在前方、交疊,宛如情人糾纏的軀體,性感地撫回自己的臉頰;還有這柔軟的身段能夠輕易地將妳公主抱,甜心!──下腰,翻身,劈腿,再一口氣起身。

旋身時飛散的汗雨,急停止的瞬間化為淋漓汗水,從臉頰、從赤裸的胸口,從髮梢,撲簌而下。

此時,適時的露齒微笑,颯爽的演出非常重要。

狂野、強有力的踢腳與臀部扭動,開朗、溫柔的旋轉與跳躍,自在地變換男人與男孩的角色,將牢牢地抓住女性目光。

是的,注視我,親愛的,這是獻給妳的舞。

挑逗的目光直射前方,手指在褲腰間徐緩地移動,徘徊在解開與不解開之間,前一刻還兩掌交疊在褲釦前方畫圈,下一秒又攤開雙手,惡作劇地吐舌,華麗地一旋身,背對著觀眾席,兩手在左右上方指點,耍弄地擺動臀部。

還早得很,親愛的。我們之間的關係還不夠親暱,沒那麼輕易讓妳地剝光我,心癢難耐是美食最棒的佐餐酒。

伸手解開褲釦,稍微下滑的西裝褲,懸在腰臀交界的黃金三角地帶,秀出臀溝。在左臀上方,還有他個人的著名小標記……一個與生俱來的,約5公分大小的倒雞心型淡咖啡色胎記。

『……you’re sin.』

觀眾席裡響起不該出現的人聲。

腦海中的音樂突兀中斷,辛棄島滿頭大汗地轉過身,瞇細眼在漆黑的觀眾席中尋找著剛才發聲的人。

那人主動走出黑暗,來到舞台前方。

最初辛棄島注意力放在他所戴著的,白底紅紋的鮮艷頭巾。接著看向那套價值不斐的名牌西裝,身材大概和自己差不多高。不過因為辛棄島站在15公分高的舞台上,對方必須微抬起頭看著他。

中亞一帶常見的臉孔,年紀約莫二、三十歲間,下顎蓄著黑鬍渣。像是多日沒睡好的黑眼圈,籠罩在頭巾陰影下的沉鬱、憔悴,混濁的雙目透出一縷狂氣。彷彿他是這裡的主人,氣勢凶狠地瞪著辛棄島。

──喂喂,老兄,你才是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喔。

辛棄島早已經習慣被注視,對他人鄙夷的目光擁有免疫力,因此心平氣和地開口道:「抱歉,我聽不懂你講什麼。你迷路了嗎?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闖進來的,但你走錯地方了,請你離開。」

「你、是、『辛』。」這一次老外改以生硬的中文,說道。

既然會講中文,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說中文?

辛棄島爽快地聳肩,承認自己的藝名,道:「我是『辛』沒錯。想要簽名照的話,等愛舞俱樂部的營業時間到,你再來跟經理索取吧。」

「你、是……罪。」一字一字,努力地說。

最?最什麼?

「迷、惑、曼、妲……你……罪、該、萬、死!」

頭巾男突然從西裝外套底下掏出一柄槍,不偏不倚地對準他。

哇噢!!──辛棄島沒料到事情的發展,豎起雙手,表示沒有要和對方作對的意思,避免刺激對方。從對方緊張神情裡面流露出的認真殺氣,他猜他握在手中的應該不是手槍型的打火機。

頭巾男並沒給他開口提問、猶豫投降的時間。

「下、地、獄、去……」

這短暫的一秒間,辛棄島品嚐到何謂慢動作播放的人生跑馬燈滋味。他異常清楚地看到對方緩慢扣下食指,一股止不住的荒謬笑意冒上心頭。

喂喂喂,太蠢了吧,老天爺。

祢丟給我這是什麼爛人生腳本?沒有翻盤機會,註定要一路爛到底?

從一出生就被丟棄。

人生中留下的雪泥鴻爪,居然是因為一個愚蠢的理由,而在一年當中拍了創紀錄數量的A片,變成小有名氣的AV男優。

這樣能算是對世界有所貢獻了嗎?

連死的時候,也死得這麼莫名奇妙──突然間闖進來的槍手、莫名地掏槍,叫他去死。

到底是為了什麼被生下來?到底是為了什麼走這一遭?為了被傷害、為了被唾棄,還是為了被憎恨與槍殺?

可是說來說去,最蠢的應該是在這死活一線間的關鍵時刻,方才明白即使是他人眼中一文不值的人生,辛棄島自己可不會放棄了它。

「……砰!!」

板機扣到底的霎那間,面前的景物徐緩地往左傾倒,角度越來越斜,從90度驟減,直到與地面只剩一個手臂的距離。──這是當他躲著子彈抱頭倒下的時候,面前所看到的狀況。

槍手那邊也同時發生新的變化。

彷彿從黑暗中伸出雙手的黑衣人,不知何時從頭巾男的後方扣住他的雙臂,迅速地將頭巾男扣住槍板機的雙手,往上移到頭頂,讓子彈射空。

在黑衣男仆倒頭巾男之後,兩人以他聽不懂的語言爭執起來。

危機還沒解除。

頭巾男手上還握著槍,槍內仍有子彈。萬一黑衣男無法壓制住他,剛才的緊張畫面可能會再度出現──不過這一次,辛棄島可不會再毫無防備,等著吃子彈了。

維持趴在地上的姿勢,悄悄地後退。

視線鎖定前方,確認那兩人並未注意著自己的方向,一方面以腳趾探索著隨手丟在後面的西裝外套。

有了!高興地兩趾夾住昂貴的絲料,將它拉過來。當他把手探入千辛萬苦弄到手的西裝上衣口袋的時候,那一頭的兩人爭執似乎也告一段落。

「你就是A片演員『辛』,沒錯吧?」

黑衣男突然轉頭,以字正腔圓的中文,劈頭就對他說:「你讓卡祿蒙受奇恥大辱。按照我國的法典,他有權為了捍衛自己的名譽,殺掉侮辱他的男人。」

雖然他中文說得流暢,閉上眼睛的話,根本不覺得他是個老外,不過和剛才闖進來的那傢伙一樣,從長相就看得出他不是本國人。

濃眉、挺鼻與強悍的下顎線條有著歐美人的血統。但是精細五官、鳳眼與漂亮的豐唇又頗具東方美感。這是一張很難立刻說喜歡不喜歡,卻會忍不住多瞧幾眼,性格強烈的臉。

「你們弄錯了吧,我不認識這傢伙,又怎麼會侮辱到他?」

「你……你活的……就、是、侮、辱!」名叫卡祿的傢伙,以手指著他,插嘴說。

辛棄島看他氣憤,卻又不講內容的模樣,猜想是和自己過去拍的A片有關。

「卡祿是個熱愛妻子、誠懇正直的好丈夫。他必須要維護和保護重要的人的名譽。」

雖然他講得十分和氣,可是辛棄島沒有忽視那少見、讓人印象深刻的墨綠色雙瞳隱藏著的傲慢──一種桎梏住他人的意志,不允許他人反抗,不許他人說不的高壓霸氣。

「換句話說,你們並不打算讓我知道,我是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侮辱了這個我並不認識的人。」

「你很聰明。」

「不只這樣呢,你們不用說理由,我也想得到,八成是這傢伙的女人拿我的A片和這傢伙一比,覺得他技巧太差,決定和他分手。所以他把這股老鼠冤算到我頭上了。」

卡祿像顆自爆彈一樣地炸開來,重新握緊手中的槍管,講著機關槍一樣的外國語,對著辛棄島和一旁的黑衣男咆哮著。黑衣男靜待他嚷到一段落,簡短地一喝,卡祿便安靜下來。

辛棄島在心中吹聲口哨,漂亮,簡直是馴獸師嘛。

「你這樣無謂的挑釁,愚蠢至極。」黑衣男看回他,淡道。

微微一笑。「別這麼肯定我是最笨的那一個。我覺得想殺掉我的那個傢伙,應該墊底才對。」

卡祿又激動地喊叫起來。這一回不用聽懂,辛棄島也知道他在嚷叫著「讓我殺了他」之類的話語。

好吧,為了讓這傢伙心服口服,大師我就開釋一下。

「你以為殺了我之後,回去告訴你的女人,她的心就會回到你身邊?不,這下子死掉的我會永遠留在螢幕裡面、舞台上,成為她永遠的憧憬,你永遠的情敵。這一次你怎麼辦?殺得了我一次,你有辦法殺我兩次、三次嘛。」

得不到的永遠最美。這一點,不分男女都一樣。這麼基礎的道理都不懂,不是最笨是什麼?

其實他們又何嘗不知道這些,只是不願接受現實而已。

話說回來,辛棄島覺得這齣鬧劇也該落幕了,自己可沒空一路奉陪這些老外唱戲。

「好了,現在我的西裝外套底下,有樣東西可以讓我現在非常禮貌地請你們馬上離開我的俱樂部,不然……」搖晃一下隱藏著的右手。

黑衣男臉色沒變,瞄了瞄他的手,再回到辛棄島的臉上。

「一個只懂得在女人面前搔首弄姿,以表演性愛維生,愛耍著小聰明,以為靠一件西裝外套和手指就可以喬裝手上有槍的脫衣秀男,開得了槍嗎?」

「嗯,的確,我是個和平愛好者,最喜歡『戰爭不如作愛』這句話,而且我光著屁股賺錢。」辛棄島維持著笑臉說:「但,我真槍實彈,從不唬人。你可以試看看。」

綠眸爍現一抹謎光。

「趁著條子還沒來,你們快滾吧。」腦海中浮現「惡魔」兩字,辛棄島馬上抹去這無厘頭的想法。

「條子?」

「警察、公安。」

「噢……」黑衣男挑眉道:「他們沒理由出現。」

喂喂,你是打哪個無法地帶來的?老兄。沒理由出現?剛才可是發生槍響,怎麼會欠缺理由呢!──辛棄島決定對觀光客要親切一點,道:

「這棟『香堤台北』是警備森嚴的一流商業綜合大樓。」這也是他無視昂貴租金,選這裡作俱樂部的主要考量。「方才你朋友的槍響騷動,警衛們不可能沒察覺,想必警方已經在趕來的途中。你們要是不想因為私闖他人俱樂部、攜帶違法槍械、開槍……等等多項罪名被抓去關起來,最好是馬上離開。」

「在自己的產業上巡視、貼身護衛的合法防身道具,以及出於警告目的的對空鳴槍。他沒有半樣違法,何來犯罪之說?」

「自己的產業?我簽約的時候,代管房仲說這裡的房東是位年近八十的老太太。你,怎麼看都不像!」

黑衣男掏出皮夾,抽出一張名片,像是射飛鏢一樣地丟向他。辛棄島從自己腳邊撿起來,看著白金卡片上以金色字體印刻著一長串的英文名字,以及一個電話號碼。

「桑拿.森.邑香堤。中文名字叫做邑森,也是香堤台北的業主。」淡淡自我介紹的男人,以「全世界的人不可能不認識我」的理所當然語氣說道:「我給你三天的時間收拾行李。」

他不是說真的吧?

這個邑香堤……是那個香堤嗎?在世界各地許多商業大樓、大飯店及購物中心可以看到的葡萄籐標誌的那個「香堤」?

「這是你贖罪的最後機會,希望你不會搞砸了它。」最後,洋溢自信、高傲地一瞥,香堤財團的大老闆轉頭離開。

哇噢。

辛棄島再次翻看手上的名片,不必拿去鑑定也知道,這是純白金製。

叫我不要「搞砸機會」是什麼意思?機會是什麼機會?不不不,什麼機會都不重要,謝了,我根本不想贖罪,機會就留給別人吧。

「拜~~」

將名片揉成一團,丟進回收桶內。


 

這是2015年「cwt40」預計發行的新刊楔子~^_^

全新原創。

受君的關鍵字是「AV男優」、「脫衣舞男」V.S. 攻君的關鍵字「超級富翁」、「傲慢與偏見」,故事關鍵字:「囚禁」。

根據以上的資料,請大家幫忙葳子決定新刊名稱!葳子會提供自己收藏用的絕版書作為小小獎品,進行抽獎回饋,請大家多多幫忙宣傳。感溫!

書名候選:

1、「愛之舞」

2、「AV男與超弩王」

活動辦法:請到微葳喵喵粉絲團按「讚」,並在底下留言投票給你喜歡的書名,寫「一號」或「二號」即可。

6月11日,將根據按讚朋友們的帳號進行抽獎活動,並公告得獎名單。

活動期間:2015年5月21日起至6月10日為止

活動獎品:

1、惡葳俱樂部十週年紀念限量「蒔」套書,送出一套。

2、大智若愚系列(含狗屋已出版「少發呆」、「不准睡」及同人誌「大智若愚」等三本)全套,共計送出10套。

3、cwt40新刊(本次書名活動),共計送出5本。

上述獎品全數含簽名,除了第三項的新刊,將等到8月cwt40過後,其餘會於活動結束後,寄送到各位得獎者手上。

如有其他問題,請利用部落格的留言系統提問。謝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