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眼X小汪」微博開通紀念文「我們分開吧!」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

我們分開吧!

站在一盆盆五顏六色、鮮嫩浴滴的有機蔬菜;薄如雪片的鮮切肉片,以及各種說得出與說不出名號的活跳海鮮,任君自由挑選的冷藏櫃前──

「喂,我看我們倆個分開比較好吧!」

小汪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嚇得管禎手一鬆,鐵夾也哐噹地墜地。

「哇靠,你是沒拿過比筷子更重的東西嗎?」不解地微皺眉頭,小汪邊嘀咕著「連個夾子都拿不好」邊彎腰撿起那把弄髒鐵夾,向附近的服務生說聲抱歉,請他幫忙回收。

「為什麼要分開!」等不及小汪回頭,扣住他手臂,強迫他轉過身,管禎口氣有點火地問道。

「蛤?」這傢伙莫名其妙兇個屁啊?不改嗆辣本性,小汪馬上還以顏色地回瞪他一眼。「你喜歡加生蛋黃,我不喜歡。為什麼不能分開?」

管禎愣了一下,「生蛋黃?」

「對呀。」小汪用下巴一指左前方的醬料區。「你是餓到腦袋都空空,還是在跟我裝傻?」

一個大大的告示牌就掛在牆上,貼著「本店的醬料可自行調配濃淡口味」以及「台東天然放養土雞蛋,歡迎自行取用」的手寫字條。

「你……你剛剛說的是醬料要分開?」

「啊不然你以為是要分個──」小汪後知後覺地想到另一個可能性,恍然大悟地挑高眉,唇角抽搐地抖動著。

「你想笑就笑吧。」管禎認命地說。

小汪一個轉頭,毫不客氣地對著滿櫃的高級火鍋料,「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捧腹大笑起來,還引來不少側目。

※※※

這一間只有「巷子裡的人」才曉得上門光顧的麻辣火鍋老鋪,小汪還是頭一次來。聽說是管禎得知小汪愛吃麻辣鍋,特地四處去問來的內行人首推名店。

說實在的,這間店的營業時間,叫小汪不由得懷疑老闆懂不懂得做生意。半夜十一點開到深夜五點,又開在鄰近堤防的偏僻公寓一樓,且不掛招牌。若是沒有人介紹,還真不知道門內賣些什麼,百分之百不得其門而入。

可是在餐廳內一坐下,小汪就知道不懂的人不是老闆而是自己。

因為從各桌上飄過來的陣陣混合著中藥、辛香料與美味湯底的蒸氣,已經讓人聞著聞著就飢腸轆轆、口水直流。那股香氣就是這間店的招牌,其他什麼宣傳都不必要,客人也會一再回流,把這間不大的小店塞入滿滿的人潮與鈔票。

小汪一邊在漂浮著暗紅色辣油的鍋子裡面涮著雪花肉片,一邊瞅著管禎。想到剛才管禎鬧出的笑話,忍俊不住地「噗滋」竊笑。

「我看……小汪大哥都笑到飽了,這火鍋可以不必吃了。」管禎淡道。

小汪笑嘻嘻地將涮好的肉片一口氣塞入嘴巴中,道:「喔扁夭師師以唅(我偏要吃給你看)!」

「完全聽不懂你講些什麼。」兇惡的三白眼掠過一抹笑意。「你最好小心點,一會兒忙著笑、一會兒忙著囫圇吞棗,會噎著。」

我呸,小汪怒嚼怒道:「喔孩喔啦無嗯(我才沒那麼笨!)」三兩下吞下去之後,拿著筷子指著管禎道:「還有,我要是真的噎到,那也是你這個超級容易會錯意的笨蛋的錯。我說──」

管禎不發一語地將一塊涮得恰到好處的嫩粉色五花牛肉片,放入小汪手邊的醬料碗內蘸一下,送到他嘴邊。

「──你呀,用膝蓋想也知道……」瞪著那肉片,考慮半秒,張口把肉吃掉,小汪繼續口齒不清的唸道:「……粗道……偶素……在講醬料要分開。吃飯皇帝大,我才不是那種會在吃飯的時候,和人分手,弄得人家食不下嚥的混帳變態!」

管禎緊接著再從滾熱的湯裡面,撈出這間餐廳的招牌,同時也是小汪的最愛──肥腸。

不忘替小汪將那一大湯匙,吸飽了混雜著中藥材與各種辛香料,滑不溜丟的Q肥嫩腸給吹涼了,才送到他面前。

「你會產生這種誤會,證明……」三番兩次被食物給打斷,儘管小汪的眉頭已經皺起來,卻依然擋不住誘惑。再度張口把最愛的肥腸給吃了,才嘟囔地說:「……證明你這……呼呼,這肥腸超級讚,長舌頭以來沒吃過這麼棒的肥腸,不腥不老又軟又Q,夭壽好吃!」

「那要再來一個嗎?」管禎殷勤地拿起湯勺問:「還是來一塊鴨血?豆腐?燙個腳筋怎麼樣?」

「鴨血、鴨血。」小汪反射地說:「肥腸好吃的店家,鴨血一定更好吃!」

管禎頷首,神準地一勺,勺出一大塊燒燙燙,搖搖晃晃像是快從湯勺上滑落的香滑鴨血,放到小汪手邊的小碗裡面,小汪立刻捧著碗大快朵頤起來。

「唔哈……好燙好燙……這什麼鬼……好吃爆了……呼呼……哈……嗯,湯頭全滲透到芯裡面,超入味,超好吃!」因為管禎一直笑著看他,沒有動筷的樣子。「你快吃呀,再不吃,我可要全部吃光了!」

管禎唇角一揚,道:「你不會的。」

「你又知道了。」嗤之以鼻地,小汪自己動手撈出一大塊鴨血。「瞧,這搞不好是最後一塊。」

淡笑不語地一搖頭,管禎將其他的食材丟下鍋,而且全是些小汪愛吃的。見狀,小汪在心中嘖地砸舌,把另一個盤子裡面的高麗菜、萵苣與金針菇等等食材也掃進熱湯裡面,當然這些都是管禎的菜。

之前注意到管禎淨挑些自己愛吃的,沒挑他自己愛吃的,小汪特地幫他夾的。

「真是的。夏哥以前稱讚你是頭腦派的,我看是他難得看走眼了。專門在雞毛蒜皮的地方精明有個屁用。要緊的是關鍵時刻,能不能冷靜抓出重點!隨便講到『分開』就以為人家要和你切,你是有多不相信我?」

兩人交往幾年了?

撇開初期相互不了解的階段,小汪自以為他們算是默契不錯的一對。比起一天到晚惹英治哥生氣的夏哥,起碼管禎還算懂分寸、偶爾挑戰小汪的極限,也不會玩得太過火,又不白目──該退讓的時候也會主動退讓。

可是今天小汪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不要說是默契,管禎對他連基本信任都沒有。一想到為了這個蠢蛋,自己還曾差點送命在異鄉,他竟以為自己會對著一盆盆冷凍豬、牛肉和他提分手,把自己當成冷血混蛋。

小汪一肚子的火燒得比鍋底紅通通的炭木還旺。

「剛好相反,小汪哥。」苦笑著,管禎道:「我不相信的是自己,我沒有自信。」

「哼,你少跟我玩文字遊戲。」

「沒有。」

瞧他那副「如有說謊,願受天打雷劈」的小媳婦兒表情,小汪眼一細,酸道:「厚……你一直都很沒自信,所以每天醒來都以為我今天會跟你分手,是這個意思嗎?我出門就是打算離開你,我回家是你走運,是這個樣子嗎?」

「……」管禎嘆口氣,說:「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小汪哥的菜。當初──」

小汪眉一挑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放,冷聲道:「喂,姓管名禎的。」

「是,小汪大哥。」淡定回應。

這個頑固的大笨蛋!

小汪死瞪著他幾秒。

不對,他比誰都了解管禎。管禎明知重提舊事會惹惱自己,甚至引得他勃然大怒,卻故意這麼講。

管禎惹他生氣都是有目的的,可能是模糊焦點,也可能是測試什麼。說管禎笨,小汪只是嘴巴講講。對這個男人有多聰明,聰明自己好幾倍,小汪再清楚不過。但也就是太聰明了,事情總是拐了好幾個彎,情感也打了好幾個彆扭的結,又是個標準的自虐狂。

他的心思小汪猜不透,和他玩猜謎小汪沒本事,可是小汪有對付他的法寶。

「你把我的菜吃了,還來。」

管禎一愣。

小汪咧嘴,「怎麼,你想獨吞我的菜嗎?」

「我……剛才什麼也沒吃啊?」

「我不跟你討論,你把菜還來就對了。」

一頭霧水地眨眨眼,管禎納悶地問:「要還什麼菜?」

看到聰明一世的男人,被自己耍得一臉迷糊,真爽。小汪含笑招招手,示意男人把臉湊過來。

管禎別無選擇地伸長上半身,越過桌面,縮短兩人臉對臉之間的距離,預備洗耳恭聽。

小汪卻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手揪住男人的領帶,一邊以自己的雙唇吞掉男人的驚喘聲,同時讓四周的睽睽眾目大飽眼「福」(當然到底是「福」還是「禍」,可能就隨人定義、由人說)。

這可不是輕蜓點水的吻。

細細品嚐著溫暖的唇瓣,吸吮著詫異而僵硬的舌尖,直到吃驚被甦醒的情慾替代,僵硬被潮濕火熱給軟化,被動變成主動需索,小汪才釋放他的唇,結束這一輪舌戰。

「這次只是警告。下次你再暗槓掉我的菜,我會叫你十倍奉還。」

啞口無言的管禎,都還沒做出任何反應,隔壁桌一名年約十歲的小女生卻指著他們,很大聲地說:「媽咪,叔叔們在玩親親!」

她的父母急忙比著「噓」,要小女生住口,但是已經遲了一步。周遭原本秉持「非禮勿視」的目光一下子全聚集過來,有人眼帶笑意、帶好奇,當然也有責怪、批判。

宛如國王新衣中的國王,一下子被揭穿裸像,小汪耳根驟地紅起來,忍不住遷怒小女孩的父母親:秒的,為什麼這個時間還帶小鬼頭出來用餐?快回家洗洗睡啦!

「不是的。」管禎臉皮顯然比小汪厚個好幾寸,因為他不慌不忙地對著小女孩說:「我吃掉這個叔叔的菜,所以他只是把他從我嘴巴裡面搶回去而已。」

「矮油吃掉就吃掉,還要搶回去,別人的口水好髒喔!」小女生噘嘴說。

「是啊,叔叔衛生習慣不好、又小氣巴拉,妳可不要學他。」管禎笑笑地說。

「人家才不會。」

見他們一搭一唱說得好聽,於是悻悻然地一回。「小妹妹,做人最好別太鐵齒。未來等妳長大碰到妳的菜,不要說是口水了,更叫人訝異的東西妳都吃得下去,不信回去問妳爸媽。」

小女孩眼神滿是懷疑,回頭去看自己雙親。女孩母親急忙將她換個座位,遠離小汪的毒舌與毒氣,深恐他繼續污染自家女兒的純潔心靈。小汪翻翻白眼,希望這對春虫虫*2的父母受到點教訓,別再半夜深更把小孩帶出來吃宵夜了。

管禎在旁邊辛苦地忍笑,肩膀不停地上下抖動著。

──還笑?始作俑者明明就是你!

小汪不滿地從桌子底下,抬腳踹了他一下。

※※※

吃飽喝足,一走出餐廳外,管禎立刻把小汪拉入一條暗巷內,使出壁咚大絕招。

「所以往後我可以往自己臉上貼金,認為我是你的菜?你剛剛在裡面偷親我,是這個意思嗎?小汪哥。」微笑。

「哼!」地一聲。

「就算聽到『分開』兩個字也不必剉,因為你不會和我提分手?」挑眉+微笑。

「哼哼!」地又一聲。

「還有既然我是你的菜,順便教我一下,除了我的口水以外,你還吃得下我什麼更令人意外的東西?小汪大哥,告訴我好咩?」伸出食指在小汪鼻頭前逗他。

小汪瞇細眼,盯著那根手指,就像貓盯著逗貓棒,相準之後──嘴一張,作勢要咬下去。

電光火石間,管禎及時收回指頭。「嗚喔,慢著慢著,我的手指還有很多用處,不能讓你吃。」

「你要意外的東西,我就給你意外,醬子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我以為會是更有情調、更浪漫一點的答案。」

「誰像你思想邪惡。」

管禎發誓方才在餐廳裡,每個聽到那句話的「大人」,都像他一樣想入非非。到底是講這句話的人邪惡,還是想歪的人邪惡?

不死心地說:「我真不懂。當著滿餐廳的人的面,小汪哥都敢做那麼大膽的事為什麼在暗巷裡面,反而放不開?」

「廢話,你看過馴獸師關起燈來馴獸的嗎?」

「馴……你當我是猛獸?」

「當然不是。」

管禎鬆口氣。

「獸有分很多種,野獸、小獸、強獸、弱獸。你確定自己有資格被稱作猛獸嗎?」

聽到這邊,管禎可以肯定自己被挑逗、被戲弄了。他低吼一聲,朝著小汪的喉管攻擊而去──兩排牙囓咬著緊繃的頸膚,在脈動的血管上舔舐,血管底下沸騰的體液是彼此一樣亢奮的最佳證明。

「聽說馴獸師必須負起責任照顧自己養的獸一輩子,永不分離。所以我的後半輩子就交給你囉,小汪大哥。」親暱地在他耳畔廝磨。

小汪喘息著,雙眸閃爍著戲謔的光芒。「我拒絕。」

「你想始亂終棄?」

「我幾時說過我是馴獸師了?」

管禎眉一皺。「不然你是?」

「飽暖思淫慾……和你一樣的野獸呀!」小汪突然猛地一推,鑽出他的手臂,丟下一句:「比賽誰先跑回到車上,誰就可以先上。」拔腿狂奔。

什麼?!

這分明是作弊。管禎傻眼之餘,不由得失笑。

「野獸對野獸,是嗎?」

好吧,這也行。弱肉強食,勝者為王的遊戲規則,他更愛。只要把獵物吞吃入腹,這樣子小汪大哥更沒有機會對他說「我們分開吧」的這種話了。

「野獸小汪哥,你好像忘了一樣東西。」

從口袋中掏出車鑰匙,高高地拋到半空中,再眼明手快地接住。管禎揚起半邊的唇角,悠哉地朝著車子走去。

「沒鑰匙,你怎麼上呢?」

看樣子今兒個也不是小汪哥的反攻幸運日呢!

~f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