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博ff新刊」舊情也綿綿(飆宅同人#新荒金)「試閱」10終

/ 分類: , , / 0 則回應

標籤: ,

荒北很清楚自己在佔金城的便宜。性格沉穩的他,縱使面對自己心血來潮的一吻、縱使是在他人面前,「溫柔的金城君」絕對不會表現出半點不願意的樣子,還會百分之百地配合自己。

不好意思吶,真護醬。

謝謝。

把說不出口的道歉與謝意,全部濃縮在這最後的「啾!」啵,荒北移開雙唇之後,伸出單臂勾著金城的脖子,半轉身朝著新開道:「剛才已經告訴你的,我現在的交往對象,就是他,我們現在住在一起。」

用不著荒北這樣宣言,方才那殘酷的一幕,已經夠讓新開明白,這絕非荒北的戲言。

「還挺……叫人意外地。」

「呵,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意外。」吐舌,荒北自嘲地說:「金蛇與綠豆小眼,未必不是絕配。」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王八配綠豆吧?新開苦笑地反問:「我是不是該送個紅包慶賀?」以「前任」的身份。

「不需要。」荒北嗤鼻道:「『紅包』我們會自己去贏得,金城和我會聯手在下次的比賽中擊敗你們,等著瞧。」帶著金城頭也不回地離開廁所。

在空無一人的廁所中,新開嘟囔道:「情場春風得意,還想在戰場上獲勝?你太貪心了,靖友,很遺憾,下一場的勝利會是在我們明早的手中。」

欸……新開搖搖頭,不對不對,勝利什麼的都在其次,靖友被金城拐跑了的問題比較大呀!

從震撼中驚醒,新開胡亂整理了下儀容,衝到外面,想再次追問得更清楚一些。到底自己是在那個環節把靖友拱手讓了出去?自己可是一點要和靖友分手的意思都沒有。為什麼在這之前,靖友都沒有和自己商量一下呢?好歹以他們之間的「深」度友誼,自己應該有資格過問吧?

可是一回包廂,只看到福富的身影,不見其他兩人。

「壽一,靖友和金城君人呢?」

「他們回去了。」

「咦,不是才剛來,連餐都還沒有點。」

「不知道。荒北帶著金城走過來,只說他們決定還是不吃了,要去別的地方,跟我說完下次比賽見,人就走了。」

「騙人的吧……」

「我沒有騙你的理由。」

新開支著額頭苦笑,「我知道你沒有騙我,我是說……」抓抓腦袋,仰頭一嘆。「你一定不會相信,剛剛靖友跟我講了什麼。」

「他和金城交往的事?」

「他也告訴你了?!」完了,連壽一都知道,可見得靖友對此事有多認真。

「我是從金城口中聽到的。」福富淡淡地,舉起面前的清酒小杯,啜了一口說:「可是剛才荒北走出來的時候,他那副肅殺的表情……我想你們在廁所內應該也是經過好一番認真的對談,講得他殺氣騰騰,是不是?」

「知我者莫若壽一。」新開曉得壽一對金城一直保持著曖昧的情愫,因此那兩人交往的事對壽一而言亦是不小的打擊。「呵,看樣子今晚是我們哥兒們的雙重被甩紀念夜了。」


感謝大家,本篇試閱到此結束,

本本明天開始將作印量調查與花博場場次保留本的登記,

想要購買的朋友,懇請協助調查,感謝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