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花博新刊」舊情也綿綿(飆宅同人#新荒金)「試閱」02

/ 分類: , , / 0 則回應

標籤: ,

「哈哈,既然大家都已經入座了……」

四個大男人圍著一張桌子而坐,說有多煞風景就有多煞風景。在這種令人無言的狀況下,新開還能笑著舉起啤酒杯,荒北真是服了他。

「讓我們為這次的偶遇,先乾一杯吧!」

荒北馬上伸手阻止道:「阿福還沒滿二十,他不行。」

「別這麼掃興嘛,靖友。」

「阿福和你不一樣。」

荒北狠瞪新開一眼作為警告,不許他帶壞福富。四周的人都受騙於新開那副與世無爭、任何事都可一笑置之的和煦笑臉,以為新開是個「乖」孩子。但是新開那甚少顯露在外、比「不良」更「不良」的一面,荒北可是再清楚不過的。

「這沒關係,荒北。」福富跟著舉起啤酒杯道。

「蛤,你是白痴呀,阿福。這怎麼會沒關係!」拍著桌,荒北生氣地一回。

萬一阿福在這兒喝酒的事,傳進校方的耳中,說不定會影響到他在明早的王牌地位耶!

「冷靜點,荒北。」幸好明察秋毫的金城,伸出援手。炯炯有神的雙瞳含著笑意,以下顎一比,說:「你看仔細一點,福富的那一杯並沒有冒泡啊。」

荒北細眼瞪得陡大,赫然發現金城說得沒錯,福富杯子裡裝的不是酒,而是顏色很接近的麥茶!!

「嘖,拜託你在這種時候不要惜話如金,阿福。」口氣和緩地抱怨完,接著拿起面前的花生米,毫不留情地丟向新開怒道:「還有都是你這下垂眼混蛋,故意誤導。」

俏皮地用嘴巴吹了聲「咻」,新開一眨右眼說:「不好意思。太久沒有聽到靖友的罵聲,叫人好懷念。」

蛤?這傢伙為什麼能當眾說出這種丟人現眼的話?懂不懂得恥字怎麼唸?「我看你是腦袋臭酸了。」

嘻地一笑。「重新來過。慶祝久別重逢……」

這回四個杯子總算湊齊,在空中發出清脆的碰杯聲響。

「距離上次比賽還不滿一個月,哪來的久,一點都不久。」

這樣子不停地吐槽,確實勾起荒北的高中生活回憶。

不曉得是校風或是風水的關係,在箱根學園自行車競技部裡面,個人風格強烈、天然呆的傢伙特別多。尤其是最後一年參加IH賽的成員們,除了自己和泉田的反應算普通外,其他幾個都是些沒常識、叫人很傷腦筋的傢伙。泉田太過一本正經,結果荒北只好一個人扛起吐槽他們的重責大任。有時候荒北覺得,比起踩腳踏車做練習、鍛鍊體能,每天應付他們的天然呆發言更累人。

「比賽不算啊。在那種地方又不能慢慢和靖友聊天……」

荒北心想你想慢慢聊,那就不要變身成為直線鬼呀,可惡的傢伙!

真是,老是被他一副悠哉的樣子給騙過,下一秒就變身往前衝刺。想到那時自己一時疏忽大意,被新開捷足先登,懊惱之餘,荒北暗自誓言下次比賽中絕對不會再讓新開給溜了。

「吶,你說對吧?壽一。」

正喝著麥茶的福富,默默點頭,放下茶杯慎重其事地說:「是啊,能和你們坐在這裡喝茶,很高興。」

真是的……荒北砸舌。「喝啦、喝啦,多喝水,少廢話。」

「靖友的臉好紅啊。」

「吵死了。」

幾句嬉鬧的話打開了最初的些許隔閡。微僵的氣氛也像是初春的冰雪融化在暖陽下。

幾個自行車狂,湊在一起,話題很自然地聊到自行車上面。剛好今天荒北和金城跑來新宿的理由之一,就是金城推薦荒北換一款新的輪胎,兩個人一起前來選購。

「咦?你們大學社團難道不會補助輪胎,還需要自己出來買?」

「贊助的當然有。不過聽說Z家出的一個最新款的輪胎,強調過彎抓地的性能,我覺得應該很適合荒北用。可是我徵詢過熟人,目前只有新宿的這間店進了少量的貨。」

「我也聽說過那款新輪胎,風評還不錯。」福富主動說。

「那也叫社團經理去進幾組來用用吧,壽一。」

「休想!我把它全買光了,你們去給我找別種輪胎。」荒北霍地站起身說:「我去廁所。」

「慢著慢著,我也想去。」

「不許、不准、不要黏著我!」

兩人吵吵鬧鬧地去了洗手間之後,包廂裡只剩金城與福富。


「舊情也綿綿」這個標題其實搞笑的成份居多,

寫著寫著說不定最後又會改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