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花博新刊」舊情也綿綿(飆宅同人#新荒金)「試閱」01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

舊情也綿綿(新荒金)

東京都二十三區有多少間居酒屋,荒北怎麼可能知道。不過他知道在這數也數不清的居酒屋裡面,偶然間碰到熟人、舊識的機率,應該和中樂透一樣高──或說是一樣低才對。

「靖友?」

連在日常生活裡面,除了對「吃」這件事分外專注,其他事都相當遲鈍、隨便的這個男人,臉上亦顯露出吃驚的這一點看來,今天在這裡「碰到」真的是偶然中的偶然。

「……怎麼了,荒北?」

走在後面的金城,跟著停下腳步,望向包廂。發現荒北不是一個人之後,新開訝異的表情,一瞬間飄過一絲陰影。但是很快地輪廓深邃而炯亮的黑瞳眨一眨,性感厚唇漾開微笑。

「原來你和金城在一起啊。」

荒北當下有個衝動想掉頭離開,可是金城已經朝新開頷首道:「晚安。」

「只有你們兩個人嗎?要不要和我們共用一個包廂。」新開往面前的空位一指道:「阿福去洗手間,今天也是只有我和阿福兩個人而已。這包廂還很空。」

阿福也來了?原本繃緊的神經,放鬆了幾釐米。

「不,這樣不好意思……會打擾到……」金城先客氣地說。

「哈哈哈……」新開搖搖頭,「拜託,我巴不得有人來打擾。阿福剛被女朋友給甩了,今天我是來負責接收苦水的。如果有人願意幫忙分擔的話,我願意買單請客。」說完,還不忘一眨右眼。

這傢伙一點都沒有變。

荒北漠然地看著新開颯爽的笑臉,心想:總是不分男女老幼,對每個人都不吝給予顛倒眾生的迷人笑臉。從高中到現在,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桃花處處開……罪孽深重的傢伙。

「我是無所謂……」戴著四方型黑框眼鏡的金城,紳士地瞥了荒北一眼。

「見鬼的不要。」荒北立刻啐道:「聽苦水是你家的事,不要拖別人下水。走,不用理這傢伙,金城。」

呵呵一笑。「好冷漠無情喲,靖友。」

「囉唆!」

挨了罵也不改嬉皮笑臉的表情,新開突然朝著比金城更後面的方向說道:「阿福你也來勸勸他嘛。難道你不想和好久不見的靖友喝一杯嗎?」

因為金城與荒北站在包廂口前講話的關係,已經從洗手間回來的福富只好塞在更後面。

「哈啊?」荒北忍不住罵到:「你是啞巴啊,我們擋到你的路,你可以叫一聲嘛,阿福。幹嘛乖乖站在後面等著。」

「……」面無表情的福富,豎著眉頭回道:「你過得不錯的樣子,荒北。」

「蛤?我是去橫濱唸大學,又不是去世界各地流浪……等等,上次和你們明早比賽的時候,大家就已經碰過面,好久不見個屁。」

「啊,說的也是。哈哈哈。」

「呿」地打了下舌根,荒北嘀咕著:「哈哈笑個屁。不要以為上次贏了一回可以得意。下次肯定要讓你們明早輸到脫褲。」

「討厭,靖友好色喔。」新開可沒錯過他的嘀咕,揶揄道:「明知道車褲底下是一絲不掛的,還要脫掉我們的褲子,欣賞我們的裸雞。」

「我、你、你這笨……誰才是色鬼!給我把話吞回去!」荒北上前揪住新開的衣襟,咆哮道。

金城和福富趕緊上前把他們兩人分開。

「那個……」負責帶位的女服務生,小心翼翼地問道:「兩位客人的包廂在這邊……」

「沒關係,他們和我們同一個包廂就好了。」惹得荒北動粗的始作俑者,不但一點都沒有反省之色,還擅作主張。「吶,可以吧?金城、靖友?」

「少叫得那麼親熱,你這混帳!」豎起中指一比。

可是三分鐘之後,荒北和金城,還是與福富、新開共用一個包廂了。因為荒北發現女服務生為他們安排的位子,就在福富他們的隔壁,兩者之間只用一個竹簾分隔而已。這種有隔間和沒隔間一樣的隔間,絕對阻擋不了新開那笨蛋,不時地用言語干擾自己和金城的對話。與其讓他不停地中斷,乾脆坐在一起還比較省事──儘管荒北已經有了超級不好──坐立難安的預感。


^_^

大過年的突然來了荒北受的浪濤,一發不可收拾。

這次的篇幅比較長一點,會在FF花博場和大家見面!

p.s.這本不是3P,也沒有3P的描寫。但是會有新荒與金荒的成份。請多指教~^Q^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