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13」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這笑裡藏刀的笑容!──颯亞提防地繃起臉。

可是颯亞不知道的是他這「揪緊眉心、吊高眼尾,全面戒備」的模樣,在司珐爾眼中和豎起毛茸茸尾巴、弓身恐嚇的小貓咪是一樣的。只會讓人更想逗弄,無法產生任何嚇阻的效果。

司珐爾伸手朝他的臉龐摸去,颯亞旋即「啪!」地賞了他的手背一巴掌。

「放肆!朕可是天下的朕,誰膽敢『懲罰』!」

天下的朕,卻是我的西琉颯亞呀。司珐爾心裡一邊反駁,再次伸出手去。動作、速度都和剛才一樣,不疾不徐,無言地挑戰著颯亞。

同樣地,颯亞也曉得要是在這兒縮手,不只是方才打的那一掌變得毫無意義,他也會輸掉這場意志的角力,往後會更難維持住自己與司珐爾之間,最後那一點點的君臣界線。

在司珐爾指尖觸及他臉龐前,颯亞又一次地拍開他。「呵……」地一笑,男人再一次嘗試,颯亞也再一次拍開。就在三次過後的第四次,颯亞要拍開他的手,卻反過來被男人給擒住手腕。

赫!地一愣,跟著氣急敗壞地說:「放開!」

「你沒察覺自己一次比一次力道變小了嗎?陛下。」司珐爾湊近他的臉,瞅著他說:「那是你的本能在說話。他們在告訴你,不要白費力氣,在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擺你的皇帝架子是沒有什麼用的。」

漲紅臉。這句話在颯亞聽來的意涵就是──他是在嘲笑我身為一個男人有多窩囊嗎?黔驢技窮到沒有別的本事能和司珐爾對抗,只能抓緊空洞的皇帝威儀。但就連這皇帝威儀,也是靠他司珐爾來維持著的,沒有司珐爾這大老虎在後,誰會理睬他這個手無雄兵的小皇帝?自己就是大老虎的司珐爾,又怎會懼怕颯亞的狐假虎威。

「怎麼,這樣子就把你氣哭了嗎?」

「你這全身都腐爛到極點的混帳,連眼都瞎了。朕就算下地獄,也不會在你這混帳面前掉一滴眼淚。」

「呵呵呵……瞧,臣剛剛才警告過的,陛下您立刻就失言了。說出這樣子挑釁的話語,不好好地讓陛下吃點苦頭,臣猜想您是不會學乖的。」

說著,司珐爾動手抓住颯亞的兩手腕,並以一手固定在颯亞頭頂上方。颯亞扭動身子,拚命掙扎。

可惡,這傢伙到底是吃了什麼、怎麼鍛鍊的,居然以一手就能壓制住自己的兩手?這麼不公平的力量差距,讓颯亞咬牙切齒也只能徒呼負負。

「朕……朕錯了!」

司珐爾挑起一眉,從未見過這麼快就認輸的颯亞。莫非天要降紅雨?

「你這自以為是、自尊自大又目中無人的傢伙,才不配獲得神明的庇佑。我要寫信告訴宓勒,用不著替你求情,最好讓上天賞你一個五雷轟頂!」

呵呵。好險、好險,小皇帝依然是小皇帝。司珐爾差點以為他的小皇帝,突然明心見性,開悟得道,決定捨棄肉體、尊嚴,升天去當神仙了。

司珐爾的另一手探往颯亞的腰後,往小巧緊翹的臀垛上輕一掰開,以手指碰觸的那枚尚未完全密合的秘花肉瓣。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