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12」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司珐爾的態度令人無法恭維,可是態度以外的地方,值得颯亞學習之處卻很多。

拿發號施令一事來說就好了。

自己在一夜之間站上國家最高領導者的地位,突然間全天下的人都等著聽從他的指令去辦事。

可是他大到國與國的糾紛,小至宮中日常補給是由誰管理的,全一竅不通。身邊的人又十個有九個比自己年長、又在宮廷中打滾多年,對宮中繁複的規矩與記不完的官階等等,個個都比他清楚千萬倍。結果自己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皇帝、最弄不清楚狀況的人,卻得指揮這些比狐狸還精明、精於算計的勢利手下?想也知道過程不可能順利。正確地說,是重重險阻。

這時候第一個注意到颯亞的困境,主動助他脫困的人就是司珐爾。

他的幫助,不是那種亦步亦趨地指點、甚至插手替颯亞下令指揮的那種幫助。而是替颯亞過濾奏章的時候,順便再扼要地眉批重點,讓颯亞很快能抓住奏章想傳達什麼、目的又是什麼。只要弄清楚這兩點,接下來只剩下選擇處理的方式,或是要不要處理的簡單任務,颯亞只須下令就可以。

其他還有像是面對敵人針對身心的攻擊時,如何武裝自己;判斷哪些是暗箭須防、哪些是明槍可閃,以及在強敵環伺的戰場上,孤立無援者的生存之道。

司珐爾不是會開口指導的人,颯亞也不是會開口請教的人。可是他們靠著一邊是身體力行,另一邊是默默仿效的無言默契,建立起一種與眾不同、不為人知的師徒關係。

在宮中,許多人都認為颯亞只是司珐爾裝飾用的傀儡皇帝,颯亞自己也這麼想。但那又如何?現實就是現在的他,只有當傀儡的實力而已。

不管是做個漢子、做個發號施令的人,在各方面,自己和司珐爾有著雲泥之差,不是三、兩天就能填補起來的鴻溝。可是颯亞盯著男人俊俏的臉,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自己會追上他的身影,與他並駕齊驅,再超越他。絕對不讓任何人看低「西琉」這名號,於青史留惡名。

驀地,司珐爾突然抬頭。霧灰藍瞳直接撞上颯亞偷窺的視線,似笑非笑的菱唇單邊掀起,莫名的熱,燙了颯亞的耳根與腮幫子。

「你、你、你……」快、快擠出點什麼來說,西琉颯亞,千萬不要讓這混帳以為你是看他看到發花癡、傻了。「你派宓勒去,真的不要緊嗎?」

眉毛以緩慢的速度挑起。「睡醒之後的第一句話,卻關心宓勒如何?難道十幾日不見他,陛下已經開始思念他?」

「放、放……肆。朕是掐指算算日子,他也該抵達后神廟了。不知道后神廟那邊會接納他這個使者嗎?」颯亞滿心只想轉移司珐爾的注意力,讓他別再一臉淫邪地看著自己。

「希望陛下不會真信了那些謠言。以為三大神廟對於不出席的人,會聯手給予懲罰?」

「咦!!有懲罰嗎?」

司珐爾對他的訝異感到訝異。「您不知道有『懲罰』之說,真的只是純粹希望我去參加祭典而已?」

「有懲罰的話,那你沒去不是更不得了了?是什麼樣的懲罰?!」

呵呵一笑,司珐爾將手邊的奏摺一收,從炕桌起身,回到颯亞的床畔。「臣認為陛下需要擔心的『懲罰』只有一種。」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