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9」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錦童曾經警告過,一個弄不好,得罪后神廟,等於一口氣與三大神廟成為敵人。未來將面對多龐大的阻力,實難預料。結果主子仍甘冒不諱地缺席。

宓勒這一趟的使命,當然是替主子向后神官謝罪,取得對方的諒解,降低他發火或遷怒到西琉國的可能,避免兩方關係陷入僵局的危機。

背負這麼重大責任,不好好挑選吐實的對象可不行。他不想在自己有機會當面向后神官解釋之前,便被底下的人掃地出門。因此,即便豆蔻子一下子就誤會他是司珐爾本人,他也沒糾正。

被動地冒充著司主子的身份,跟隨著少年淨生的腳步,穿越神廟前庭的朝拜區,中庭的祭祀區,來到神廟的內院區。

「左手邊是專供香客住宿的客房。司大人的房間就安排在這裡的二樓。我聽說司大人喜歡清靜,特地幫您準備這裡最僻靜的房。等您與神官閣下會面過後,我再帶您過去。」

殷勤地解釋完,豆蔻子指著右側說:「那裡則是諸神官們,以及我們這些淨生的寮房。」

神官們都有各自的房間,淨生是六人共一睡房的大通鋪。沐浴的澡池則不分主、客、生,大家都是到主屋的地下室內。那兒有著天然冒出的熱泉,不分晝夜可供梳洗,等等。──連這些不必要說的小細節,豆蔻子也叨叨絮絮地說著,一路領著宓勒,走進中間這一幢最為雄偉、寬敞的大屋內。

「這就是主屋。神官們的個人祈禱室、閉關房,淨生們的日課房以及大膳廳什麼的,全部都在裡面,各種用途的房都有,包羅萬象。一日當中,大夥兒待在主屋裡的時間遠多於寮房,神官們也不例外。」

豆蔻子不忘叮嚀道:

「這裡面光是上二樓的樓梯就有十幾座,內部複雜像迷宮一樣。請您跟緊鄙生的腳步,別跟丟了才是。」

入口一處,為什麼樓梯有十幾座?宓勒在心中吐槽的時候,豆蔻子已經帶著他在走廊上左轉右繞,來到其中一座樓梯,咚咚咚地一口不停歇地爬上二樓。

一到上面,走廊便可見幾名穿著神官白袍的人,零落地站在走廊上,有人手捧著厚重的書籍在看,有人在閒聊。這景象讓宓勒想起自己在書院內追求學問時的樣子。

豆蔻子一面向那些神官們鞠躬打招呼,一邊向前走,最後站在一扇門前,舉手敲了敲。

「霪蓮閣下,我是豆蔻子。西琉國的貴賓來向您問安了。」

錦童曾經警告過,一個弄不好,得罪后神廟,等於一口氣與三大神廟成為敵人。未來將面對多龐大的阻力,實難預料。結果主子仍甘冒不諱地缺席。

宓勒這一趟的使命,當然是替主子向后神官謝罪,取得對方的諒解,降低他發火或遷怒到西琉國的可能,避免兩方關係陷入僵局的危機。

背負這麼重大責任,不好好挑選吐實的對象可不行。他不想在自己有機會當面向后神官解釋之前,便被底下的人掃地出門。因此,即便豆蔻子一下子就誤會他是司珐爾本人,他也沒糾正。

被動地冒充著司主子的身份,跟隨著少年淨生的腳步,穿越神廟前庭的朝拜區,中庭的祭祀區,來到神廟的內院區。

「左手邊是專供香客住宿的客房。司大人的房間就安排在這裡的二樓。我聽說司大人喜歡清靜,特地幫您準備這裡最僻靜的房。等您與神官閣下會面過後,我再帶您過去。」

殷勤地解釋完,豆蔻子指著右側說:「那裡則是諸神官們,以及我們這些淨生的寮房。」

神官們都有各自的房間,淨生是六人共一睡房的大通鋪。沐浴的澡池則不分主、客、生,大家都是到主屋的地下室內。那兒有著天然冒出的熱泉,不分晝夜可供梳洗,等等。──連這些不必要說的小細節,豆蔻子也叨叨絮絮地說著,一路領著宓勒,走進中間這一幢最為雄偉、寬敞的大屋內。

「這就是主屋。神官們的個人祈禱室、閉關房,淨生們的日課房以及大膳廳什麼的,全部都在裡面,各種用途的房都有,包羅萬象。一日當中,大夥兒待在主屋裡的時間遠多於寮房,神官們也不例外。」

豆蔻子不忘叮嚀道:

「這裡面光是上二樓的樓梯就有十幾座,內部複雜像迷宮一樣。請您跟緊鄙生的腳步,別跟丟了才是。」

入口一處,為什麼樓梯有十幾座?宓勒在心中吐槽的時候,豆蔻子已經帶著他在走廊上左轉右繞,來到其中一座樓梯,咚咚咚地一口不停歇地爬上二樓。

一到上面,走廊便可見幾名穿著神官白袍的人,零落地站在走廊上,有人手捧著厚重的書籍在看,有人在閒聊。這景象讓宓勒想起自己在書院內追求學問時的樣子。

豆蔻子一面向那些神官們鞠躬打招呼,一邊向前走,最後站在一扇門前,舉手敲了敲。

「霪蓮閣下,我是豆蔻子。西琉國的貴賓來向您問安了。」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