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8」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宓勒一看趴在司珐爾背上,明顯已經氣到快暈過去的小皇帝,滿臉怒紅的模樣,不免替司主子的項上人頭掐把冷汗。剛好和司主子相反,在小皇帝早熟懂事的外表下,藏著熱血男兒的本性。被惹毛了,很可能做出不計利益得失、不顧後果的決定。

「陛、陛下……怎麼了嗎?」宓勒問歸問,眼神可是不停地在暗示著司珐爾,主子你這一招玩太大,小心玩掉自己腦袋。

「陛下身體不舒服,我送他回房。」

您別睜眼說瞎話了,明明是你害他「不舒服」的!

「朕好得很,你這混帳──」

「那是陛下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據臣的研判,再過一時半刻,陛下就會體力不支地躺平在床上,很可能明天也無法上朝。」悍然打斷皇帝,司珐爾不容反駁地以雙手固定著皇帝,防止他在掙扎間滑下來。邊道:「所以為了照料生病的皇帝陛下,微臣分身乏術,無法前往神山『后裨』,親自向后神官獻上祝賀之意。」

「朕沒病,你要我說幾次!朕如果真有病,那也是你造成的!」言下之意,當然是「病都是被你給氣出來的!」。

狡猾的司珐爾打蛇隨棍地說:「陛下說的一點都沒錯,全是微臣不好,微臣自當負起責任照料到陛下康復為止。」

「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司珐爾!朕真會被你氣死!」

「不得了了,陛下已經不舒服到這種地步了嗎?微臣這就送你回宮。」朝著寢宮的方向跨出一步,司珐爾一瞥宓勒,冷道:「就是這麼一回事。你立刻去準備,朝后裨山出發吧。」

宓勒一愣,問了個前所未有的蠢問題。「您是要小的替您作準備是嗎?」

「不是替我,是替你自己作準備。既然陛下如此在乎這場祭典,而我又分身乏術……你就以我的替身身份,出席祭典去吧。」

「什麼,可以派替身嗎?」

皇帝吃驚地抬起頭,回眸一瞥宓勒道:「那你之前怎麼沒有說?」

宓勒暗叫一聲糟,司珐爾想當然耳不可能錯聽皇帝的這句話,霧灰藍瞳旋即犀利地掃向宓勒。

這種時候不管說什麼,都只會越描越黑,因此宓勒選擇沉默不語,靜靜承受主子刺痛的殺氣目光。

「啊……」連遲鈍的皇帝都感受到他們主僕間的不妙氣氛,察覺到自己說錯話,急忙地說:「都是朕的要求,你不許為難宓勒,司珐爾。」

司珐爾才移開眼,淡道:「陛下對於破壞規矩的手下十分寬容。這一回,念在陛下是個宅心仁厚的明君,我就網開一面,不多追究。就當作這一回你以我的替身身份出席祭典,是以身贖罪。以後再有同樣的事,你──好自為之。」

唔!宓勒暗自嚥下一口口水。這警告的眼神,絕對是在警告他,再發生這種情況,自己就等著被踹落地獄十八層。

看樣子這一趟后裨山,自己是不去不行了。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