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5」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小的……不能說,說了會被司大人砍頭的。」

「哼,他砍不到。」

宓勒雙眸一亮。「小的可以假設這意思是陛下厚愛,願意從司大人手中保住小的項上人頭嗎?」

「不。是你現在不講,頭就被朕砍掉了,哪輪得到司珐爾砍?」

「……陛下,您越來越像我家主子了。」宓勒苦笑。

「朕也越來越想砍下你的腦袋了。」挑眉。

「噯,讓我們先忘掉腦袋,說回這份請帖上面吧,陛下。」這絕對不叫見風轉舵,這叫保命要緊。

雖然陛下不願意保證他的腦袋不落地,起碼他在司珐爾面前已經不愁無法交待關於他把小皇帝捲進這件事。他也是情非得已,如果不講,小皇帝就會砍了他的腦袋。

宓勒現學現賣地將水神錦童描述的三大神廟與主花祭的傳說,扼要地對小皇帝描述一遍。扣除背後的現實利益糾葛,只說參與祭典以求得諸神護佑。小皇帝興味津津地頷首。

「朕不懂這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何須丟棄請帖,」基於禮貌,即使不去也該回封委婉致歉的信函。

「呃……小的得先聲明,接下來小的所說的一切,只是小的私下猜測而已,司大人不見得真的這麼想。陛下您也曉得,司大人不是會同下屬推心置腹、言無不盡的主子。」

「豈只是下屬。多半的時間,那個人在想些什麼,朕也是如陷五里霧中,摸不著頭緒。」皇帝一手拖著腮幫子,哼地說道。

平常忙著武裝自己的小皇帝,偶爾會忘記皇帝該有的威嚴,讓人窺見赤子率真的可愛一面,亦激出了宓勒所剩不多的罪惡感。彷彿佔了皇帝童叟可欺的便宜。

——不過,我幫司主子,也等於是在幫陛下您。司主子飛黃騰達,您這位主子的主子,不也一併登峰造極嗎?

就算是欺瞞,這絕對是善意的欺瞞。宓勒踹開最後一抹良知,繼續說道:「沒錯,司主子就是這樣一個人。倘若您能信得過小的長年跟在他身邊,所培養出來眼力,推斷出來的結論……那小的就斗膽獻醜,說給陛下您聽。」

「朕知道了,你好囉唆,快點說吧。」

為了避免讓司大人看出這是自己設下的陷阱,宓勒擦完自己留在陷阱邊的可疑的足跡。這才垂下釣竿,讓早已垂涎肥美餌食三尺的魚兒,抓緊機會張口咬下。

「恐怕是后神廟的不敬之舉,讓司主子動怒了,他才會要小的把請帖丟掉。」

小皇帝蹙起眉,有聽沒有懂。

「這請帖跳過了小皇帝您,直接送到司主子手邊。當然讓宣示效忠於您的司主子,滿腹不悅。再怎麼說,都該照規矩先邀請陛下您,才輪到司主子,是不是?若不是顧及陛下您的立場,司大人說不定早派出軍隊,殺到后神廟去找神官理論了。」

先是一愣,跟著耳根泛紅。「誰、誰要他做這麼多餘的事!我並不覺得被冒犯到了。」

「不。小的覺得司主子的想法並沒有錯。得到后神的保佑而飛黃騰達固然重要,可是陛下您當然比后神更重要!」宓勒唉聲嘆氣地說:「只是呀……小的認為司主子犯了個錯。他不應該丟掉這請帖,應該是帶著陛下您一起前往后神廟參加祭典,讓您當場訓斥對方的目中無人才是。」

「聽、聽你在胡扯!」

小皇帝狼狽得有些不尋常,雙頰染著紅霞,怒而起身道:「誰要和他去什麼……叫他一個人去,自己去!」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