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4」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這回答似乎還不能讓錦童安心,食指擱在秀麗的唇心上,遲疑著。最後他搖搖頭,不再多說,示意轎夫們啟程。

其實他不必說,宓勒約略猜得出令他難以啟齒的事是什麼。因為這也是傳說當中的一部分——有賞,必有罰。

出席者有機會能夠獲得后神的垂寵,那麼無故不出席,蔑視后神神力、不懂禮數的莽夫,也必須為自己目中無人的桀傲不遜付出代價。

傳說裡面沒有明確地指出,那些受到邀請卻沒有出席的人會承受什麼處罰,只是曖昧地說:「干犯神怒,必遭天譴」。

錦童大概想提醒他,既然來自后神殿的助力不僅僅是傳說,那麼萬一得罪后神官,被三大聖廟列入黑名單,後患無窮的傳說也不會是空穴來風。萬不可等閒視之。

盡力,還不夠。

錦童一定很想說:要盡你的全力,想盡一切辦法,無論如何都要讓司大人出席才行!

千萬不要讓一樁喜事,變成一件引發未來災厄的禍事!

可是站在水神官的立場,實在不方便將這類似威脅、恐嚇的台詞說出口,因此最後錦童才會什麼都沒講,只給他一抹「萬事拜託」的誠摯眼神,就把說服司珐爾的重責大任託付給他,默默轉身離開。

——唉,水神官大人,您有所不知。我這個司珐爾的「軍師」,只是空有虛名而已。這輩子我沒見過比我家主子主見更強的男人,公事上,他在戰略、計謀上或許會聽聽我的第二意見,可是最後決策的人一定是他自己。私領域,則完全沒有我能插得上嘴的地方。

宓勒唉聲嘆氣地喃喃自語:「叫我去說服那頑固的主子,而且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為什麼這種苦差事總是落到我的頭上?」

不。宓勒知道為什麼……因為打從他跟定司珐爾這個主子,在別人眼中他就成了喜歡自找苦吃的人。既然他這麼喜歡吃苦,別人更理所當然地把苦事推給他來做了。

想來想去,原來是我自己不好!宓勒恍然大悟,解開了這個困惑,像是拔出一根肉中小刺,痛快痛快!

等等,來了來了,靈感來了!這感覺就像解手一樣,有時解了半天解不出來,有時一解就三兩下解個痛快!

一直想著要怎樣說服主子,是個死胡同。自己真正該做的,不是去說服主子,而是去說服主子的主子才對!嘿嘿,宓勒唇角上揚,非常滿意自己靈機一動想到的好點子。

他立刻回到府內,趁著司大人休息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動手,把后神廟的請帖偷渡到那疊要上呈給小皇帝過目的奏章當中。萬事具備,只等明日好戲上場。

隔日,御書房內。

「……恭迎您的大駕?后神廟……」

翻閱到請帖的颯亞,糾著眉心,舉起帖子道:「宓勒,這是給司珐爾的請帖,為什麼混到這些奏章裡面?」

「哎呀,小的真是粗心。司大人交待我把它丟掉的,來、來、來,小的這就立刻拿去丟掉。」

宓勒上前要抽走它,颯亞卻將帖子換手,不給他。

「慢著。司珐爾說『丟掉』嗎?」

宓勒露出焦急的神情。「陛下,此事本不該讓您過目的,請您別再過問。將此請帖交給我處理吧。」

聽他一副另有隱情的口吻,颯亞不疑有他地追問:「朕知道這件事又會怎樣?好端端的請帖,為什麼要丟掉,不去也該回封信婉拒,才是道理。你們聯手隱瞞我什麼?」

「不、不、不,小的豈敢隱瞞,真的沒有什麼。」

「宓勒,說。」

小皇帝在看人臉色的這一塊領域上,還是太嫩,瞧不出宓勒這老狐狸玩的袖裡乾坤把戲,一下子就著了宓勒的道。以為自己在逼問宓勒,實際上宓勒正巴不得他逼。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