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3」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水神官大人的意思我懂了。」
宓勒手向前一比,先主動邁開步伐,領著他繼續朝大門方向前進。「您希望司大人參與這場祭典,爭奪『花主』的寶座,並一步登天成為新霸主是嗎?這種事我想主子不會有興趣的,讓其他人去……」

「因為這是個傳說,所以你們不當一回事是嗎?」

錦童劈頭搶話,並小快步地追上前,神情帶著一抹焦慮,說:「懇請你撇開『傳說』兩字,宓勒師爺。你認為天底下勢力最龐大的國度是那一個國家?是佔地最廣大的南蠻國?歷史最古老的東國?或軍隊最剽悍的西琉?不,你錯了,沒有一個國度能超越神的國度。我們天上神國的子民遍布五湖四國,接受各地神廟洗禮的人是全天下半數以上的人。從最小的地方神廟到專供王侯皇親祭拜的皇廟,可是比傳授學問的書院還普。更不必說握於三大廟手中的神財庫,可是你們四國國庫加起來的總和。這樣你還不能明瞭,后神的庇佑對司大人而言,並不是件空中樓閣般虛幻不實的傳說而已?」

宓勒放緩腳步,的確……從這個角度來思考,神國的「助力」的確不可小覷。實際上小皇帝颯亞的接班能如此平順,除了大家忌諱司珐爾手握的軍隊之外,另一個使眾人心服口服的因素是當時皇廟從最高祭司月神等人,到水神錦童,對此次接班並未發言反對,等同接納了颯亞這個新皇帝。在他完成紋身後,正式擁有諸神的祝福,無疑地為颯亞的天子之尊增色不少。

那時候宓勒就曾經想過:那些頤指氣使的皇親國戚們,不論對誰都態度傲慢,唯有對這些皇廟祭司、神官們特別地禮遇、百般謙讓,原來就是希望在這種時候,能派上用場。

說來小皇帝也是運氣好,他和司主子都不是個懂得巴結皇廟的人。就算他們誰早想到有一天他會當上皇位,他們兩也決不可能因此就對皇廟特別奉承。況且在不久前,他們誰也沒想到自己竟會和對方聯手,奪得西琉的統治權。

純粹是司主子一時興起的落花流水之情,佔了這水神官錦童的心,連帶地也促成整個皇廟對小皇帝的全力相挺。

可是再三的巧合,不也說明了,這就是小皇帝颯亞的命中注定?一切的偶然或許都是必然。

這麼一說……放眼天下,不是只有西琉對各神廟、皇廟另眼相待。事實上各地的神廟都彷彿治外之地,不分朝代、不管是多麼自命不凡的統治者們,為了博得民心,誰也不會公然挑戰神之國的崇高地位。多半是藉著人們對神的信仰轉嫁到自己身上,來堅定自身的統治地位。

宓勒意識到自己差點就犯了個嚴重的大錯。錯將神明與神官們等同視之,以為都是同樣不食人間煙火的存在。但神官只是神的代言人,有著「人」的肉身,自然也有著腳踏實地的一面——而這個由神官們所主持的神之國,說不定內部是個比任何一國都更為赤裸裸、真實無比,沒有半點夢幻可言的嚴苛國度。

假使站在外交的角度來觀看,司大人的確不能無視於這大國的存在,即使不一定想搶得對方的支持,起碼也不能製造一個可怕的敵人。

問題是要怎樣說服那頑固的主子出席?宓勒以扇子敲了敲自己空空如也的腦袋,平常戲弄小皇帝,或是揶揄主子的鬼點子總是源源不絕,今兒個腦子卻像是熄火了般,沒有什麼好點子降臨。

到了大門口,錦童坐上了水神廟專用的轎子內,仍不放心地叮嚀著宓勒道:「幫我轉告司大人,錯過這次的良機,恐怕再也不會收到邀請。沒有了神之國的庇佑,還想闖出一番天地的話……可能比期待神蹟出現更困難。」

「多謝水神官大人如此費心。」

宓勒嘴巴上客套地寒暄,心裡想的卻是錦童實在太不了解司珐爾的性格了。他那個個性刁鑽的主子,有個專門反其道而行的拗脾氣。嘴巴上不會反駁,可是只要有人說不可能,難度太高,他反而越會想挑戰。

不希望他做什麼的時候,絕對不能告訴他「你辦不到」。因為他絕對會挑戰這「神蹟降臨」給你看。

「一切拜託你了,宓勒。務必,絕對要讓他出席。」

「是,我盡力。」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