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霪蜜壺「02」

/ 分類: , , , , / 0 則回應


半個月前——

「邀請我出席祭典?」翻著奏章的手,一頓。

「是的。」靜謐的銀瞳,反映著恬靜的性格。西琉皇廟內的水神官錦童,親手捧著來自后神廟的邀請函,道:「后神廟即將在半個月後舉辦本年度的首主花祭,請司大人務必賞光。」

「你說有關西琉的『十萬火急』要事……指的就是這個?」語氣略有不耐,沙霧藍瞳像是責怪宓勒「過濾不周」地一瞥。

錦童趕緊說道:「是我拚命央求宓勒師爺通融。我知道司大人目前既要處理軍務也得打點陛下身邊的事,公務非常繁忙。但是從我西琉到后神殿的路程,最快也得花費上十日。因此小官擔心您會來不及出發,才會急著今日一定要將它送到您的手中。」

他還殷殷解釋這封請帖按照常例,本該在十日之前送抵西琉,可是此次送信的使者在中途意外遭逢強盜,搞丟了請帖,只好先折返,重新再備一份。不幸耽擱到今日。

「本官知道時間有些倉促,但是能夠參與盛大隆重的主花祭典是十分難能可貴的機會,希望司大人不要錯過了。」

「我和神明不熟,沒理由出席。」單手支頤,在聽錦童解釋的過程中,眼神僅有一瞬停留在他的臉上,很快便重新回到手中亟待處理的公事上面,口氣冷若冰霜地下逐客令道:「宓勒,送客。」

「不熟,更該趁這個機會熟悉一下。本官相信這對司大人的未來,以及整個西琉的國運只有幫助,不會有害處。」

「宓勒。」

這幾乎不留半點情面的冷漠,讓錦童胸口苦悶地一緊。但他並未被司珐爾的冷淡給嚇得打退堂鼓,反過來主動上前將印著后神廟的廟印請帖,放在他面前,語氣堅定地說:

「請您絕對要撥冗參與,小官亦會在后神廟內等著您的大駕光臨。」

對他視若無睹地,司珐爾逕自拿著筆在奏章上,畫個小圈,允許這份奏章上呈至新皇面前,接著馬上拿起另一份奏章翻閱。

再三碰壁的錦童,不禁苦笑。嘆口氣,他轉向總是隨伺在司珐爾旁側的左右手道:「宓勒師爺,您家主子正在忙,我不便繼續叨擾了……」

宓勒同情地一頷首。「不好意思,讓您多跑這一趟。之前我也向您解釋過,主子一忙起來是六親不認的。請讓我送您到門前。」

「那就有勞您了。」

兩人相偕走出書房,錦童立刻說道:「宓勒師爺,在我離開之前,有一事相求。」

「您要說什麼,我大概猜得到。不過……容我說句失禮的話。您這是白費心思。我家主子是個比我更無信仰的無神論者。他對於祭拜神明、祈禱跪拜什麼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即便我有舌燦蓮花、倒黑為白的說服力,也生不出能夠說動我家主子的必勝台詞。」

「那是因為您和司大人都不了解,主花祭是個多麼重要的祭典。」

錦童在迴廊上停下腳步,仰頭望著宓勒道:「你們應該沒有聽說過主花祭的最終儀式傳說是吧?」

「傳說」這種和「道聽塗說」一樣不可靠的東西,宓勒即使聽過,也是聽過即忘,不可能放進腦子裡。

「在最終儀式上被后神官選中的『花主』,在下一場儀式來臨前的半年內,將會是叱吒天下的霸者。」

這麼說來,宓勒的確有印象。過去在黑蟒門內,曾聽過這件事。台面上分霸各地的王國、皇朝背後,還有個君臨其上的神之國——神之國的神王有著調兵遣將的實力;神子到各地散播神的教誨、拓展神的疆土;而隱藏於幕後主宰一切的是神后。誰能博得神后的歡心,誰就會成為駕馭天下的人云云。

怪不得自己會忘記這個傳說……這種目的擺明在說服大家多多捐贈、奉獻給神廟,就可步步高升的傳說,對自己這個一窮二白又沒野心的窮光蛋來說,放在心上也沒用。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