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石3」吉石駕到1試閱版「上市倒數5日!」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cropped-stone01.jpg

 

「吉石駕到」1

【第0話】吉石未到

人類充滿了矛盾,動物只剩本能慾望,植物永遠被踐踏蹂躪。

冰山融化消失,雨林出現乾旱,沙漠降下暴雨,一步步走向毀滅的瘋狂世界裡,我喜歡石頭。

喜歡石頭的表裡如一,無欲則剛,和始終不變。

……可是今天,我發現石頭不只是石頭,水不只是水,而世界也不只是這個世界的那一天。

——摘自林漢吉未來的某一天日記

 

「掰掰,林漢吉,明天見。」

嗯,明天見。

對打工的同事揮揮手,跨上我的兩輪愛車,奮力地在悶熱的夏夜,揮汗如雨地踩著踏板,使用最原始的動力能源=人力,在繁忙的車陣中穿梭。約二十分鐘的路途,總算回到我那租在頂樓的套房。

打開家門,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所有的窗戶,將室內的沉悶空氣釋放出去。

呼……熱死了。

以手充扇,怎麼搧、怎麼熱。

白晝的酷暑,將整座城市的瀝青表皮烤得焦酥。這股熱氣延續到日落西山下,毫無散去的跡象不說,還和家家戶戶的空調廢氣狼狽為奸,連成一氣,化為黏踢踢、臭摸摸的晚風。

雖然只要一個按鍵就可啟動冷氣,眨眼間解決這點小小不適。不過在打工的餐廳裡面吹了一整天的人造風,回到家裡誰還想繼續虐待自己的汗腺?起碼我不想。

動手脫下汗溼的T恤,手刀進浴室去沖個快速的冷水戰鬥澡。

啪唰而出的強勁水柱,迎面而下——簡單地把這霎那間的感受,濃縮成兩個字,就是「痛快」。

想想看,三分鐘的水費,換來吹三十分鐘冷氣電費等同的降溫感,天底下有比這更划算的買賣嗎?如果浴缸可以背著走,不管到哪裡,林杯都要整天窩在水裡,在夏天結束之前,絕不離開。

赤條精光的走出浴室,回到那說小不大的六坪客廳兼餐廳兼臥室內,打開電扇的瞬間,這種開放感、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自我良好感,只有一個字能形容=爽!

搭著考上大學的順風車,展開夢想已久的獨立生活,為的就是追求不必穿內褲的解放感——我這麼講,一點也不言過其實。

因為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絕對不等同於輕鬆舒適。相反地,是一連串狗屁倒灶、不得不自己去面對的瑣事。

大到每月得繳納的房租,小到倒垃圾,事必躬親。沒有一件事能夠推給別人去做,去負責,超乎想像得麻煩。

想當初剛搬出來的時候,才短短三天,我就被處理不完的鳥事,逼出了想動手打包行囊,回老家蹲的衝動。

可是一旦熬過來了,回顧當下,又很慶幸自己沒有輕易放棄,這條獨立自主,實現我夢想的重要道路。

畢竟煮飯洗衣的這些瑣事,煩歸煩,還難不倒我。

這都要感謝家裡那「擺」無一用是花瓶=除了擺著好看,完全沒其他用處的老媽之賜。

物極必反。

萬能女傭般的母親,容易養育出媽寶。

這輩子沒拿過比筷子更重的東西,人稱史上無敵、世界最強之無能嬌嬌女的母上大人,才能養出我這種莊敬自強,小三洗衣褲、小六進廚房,國一就會辦桌的家事一手包兒子。

母上最強的地方就是別人搞不砸的小事,她一定搞砸;別人搞不定的大事,也別期待她能夠搞定。

從我懂事以來,親眼看她搞砸過無數大大小小的事,她的無能已經到了人神共憤、匪夷所思的地步。更讓人不解的是,在這個汰弱留強、競爭激烈的殘酷世界,她是怎樣活下來的?

相信只要是認識母上大人的人(包括她自己),都會同意我對她的這些形容一點也不誇張。

再說,那些繁雜的租屋、搬遷、入住的瑣事,也都是一時而非永久性的問題。

當頭一個月紛紜雜沓的事一件件處理完畢,到了第二個月自住生活漸入佳境,第三個月我已經記不得以前當母上大人的萬能男傭生活,是怎樣苦命兼提心吊膽,為了收拾她的爛攤子日日數瞪擺(standby)。

欸,人就是這麼容易得意忘形。

聳聳肩。全身的水氣都被吹乾了,打個哆嗦,我翻出一條乾淨的四角褲套上,走向小廚房,開始準備今晚的宵夜。

如果母上大人在,看到我現在的動作,一定會大呼小教地嚷著「毆買嘎,漢吉,你在做什麼蠢事?你知道宵夜是惡魔的發明嗎!你、你、你——你會肥死,媽咪不想看到你變成凸肚蠢驢,你得永遠是媽咪的甜心小蕃薯,快給我住口不許吃!」

其實,只要能夠從母上的「光源氏計畫」中脫身,就有不辭辛勞、鬧家庭革命也堅持要搬出來住的價值了。

我一點也不期待食量和麻雀差不多,以為維持美貌與苗條為人生之唯一使命的母上大人,瞭解她兒子如果不吃宵夜,隔天哪有力氣在餐廳端一整天的盤子,打掃作雜務的道理。

況且「打工需要體力」的這理由,又不能正大光明地講給母上聽。

以前念高中的時候,我在老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打工的事,不小心讓她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我連回想都不願意回想。

世上沒有比母上大人更懂得使用女性的武器=淚水的武林高手了。她的一滴淚,絕對有改變世界歷史的能力。

拿電玩遊戲來比,母上是HP最弱,砍一刀就陣亡的角色,卻擁有最強的MP,可以一滴淚就讓各大BOSS陷入暗黑魔法中,無法復活。

橄欖油、蒜瓣與切細的辣椒在平底鍋裡熱過後,丟進鮪魚罐頭、玉米及九層塔清炒一下,最後放入我預先一口氣煮好,再分裝成單次使用的冷凍義大利麵,蓋上鍋蓋悶一下,灑上點黑橄欖就大功告成了。

不到十分鐘,比去巷口買炸雞排還快速簡便,從蛋白質到蔬菜皆備的健康宵夜,已經在餐桌上,香噴噴地對我搔首弄姿了。

準備好行刑的餐具,劊子口就位……處剷!

「嗯……喔以喜。」

細細咀嚼,我不禁自讚自誇。

水漬鮪魚肉被橄欖油包裹住,口感變得軟嫩許多,九層塔與辣椒的香氣為口腔帶來適度的刺激,大量的口水快速被美妙蒜味中和。

可惜這樣的美味只有我一個人品嘗。

「漢吉!這……好吃、好吃、太好吃了!媽咪超感動的!」

「嗯,好吃。」

「有這樣的好手藝,你隨時可以嫁人了,小吉。」

耳畔不知不覺響起母上大驚小怪的嚷嚷。

大騰哥的精省評語和蒙娜麗莎級微笑。

灣弟口氣囂張跋扈的讚美。

腦海自動浮現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的畫面,以及難得齊聚一堂時,你一言我一語吵鬧不休的景象。

糟糕,好像不小心幫麵加進了一兩滴鹽。

一定是太熱了,熱到我的眼睛都融化出汗水了。用力地一抽鼻,將那些汗水逼回眼眶裡面。

離開家之前,以為自己絕對不會犯思鄉病;離開家之後,才知道自己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戀家。

尤其是一個人孤單地坐在飯桌前吃飯時,寂寞最常來突襲。

沒辦法,我已經當慣煮飯「夫」,看著大家享用餐點的滿意臉龐就是我煮飯的動力來源。現在沒有了一起吃飯的人,煮得再美味也只有自己吃,不免食而無味。

說又回來,不管我有多麼地想家,這將近一年的獨居生活,已經讓我這隻飼料雞嚐到自由伸展羽翼的滋味,我的雞翅膀再也縮不回去了。

好比在老家中,絕對不能做的脫光光吹電扇就是其一。

還有過去常被母上大人嫌棄佔空間的笨重廢物=我收藏的一本本的石頭圖鑑。如今可以大大方方地擺在客廳架上,或在懶骨頭旁堆疊成一堆小丘。席地而坐,隨手一拿,就可以躺下欣賞,多愜意。

甚至,在這間頂樓旁的小小露天平台,我想要時,就可以呼朋引伴來辦場烤肉派對,度過一個酒池肉林的狂歡週末夜。

——前提是我得先找到朋友再說。

我有自知之明,以我這天涯一匹狼的獨行俠性格,以及進大學將近一年,身邊連半個稱得上「親友」的人都沒有的情況看來,應該是沒什麼機會實行。哈哈哈、哈哈哈。

冷,好冷。

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自我吐嘈,冷到不行,

為了填補這片的空白,拿起遙控器,開了電視。不到一秒鐘,女主播高亢的音量殺入這小小的套房。

『……請看,這一公尺高的水柱。這裡可不是溫泉的發祥地,而是新北市一處車水馬龍的道路交叉口。』

唉,又下陷了嗎?

最近世界各地,到處都發生這種地層突如其來地下陷一個大凹洞,甚至讓人、車子或連人帶房給吞沒的新聞。

地球,真的不要緊嗎?

『……這已經是新北市內本月份第四起,因為路基掏空連帶將水管扯破的地面塌陷事件。發生的地區都是過去鄰近河川或大圳的填補地,研判應該是過去施工時土方填入不實,偷工減料造成。』

「想也知道是人為的,不然難道會是女媧補天時,將地球挖空造成的嗎?」

當一個人對著電視新聞也會嘀咕的時候,就代表他已經徹底融入了獨居生活,沒魚蝦也好,和電視聊天又有什麼不可以。

「如果是的話,叫女媧把石頭還來不就好了,去。」

我猜,「禍從口出」就是這麼來的。

才講完這大不敬的話,下一秒鐘巨大的「碰!」,聲響就在我頭頂炸開來,大量的沙塵被抖落鐵皮屋頂,嚇得我以為是火山爆發(這附近有火山嗎?),整個人趴倒在地上,皮皮剉。

……拜託拜託拜託,我還有夢想尚未實現,我不想這麼早就去另一個世界。我懺悔、我收回方才的不敬言論,拜託拜託拜託。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

還活著。我還活著。

第三分鐘。

天,並沒有塌下來。

確定沒有後續的爆炸聲,我才驚魂甫定地拍拍胸口,把我認識的全部神明都感謝過一輪,才小心翼翼地從地上爬起身。

查看了下四周。幸好,扣除家具、地面覆蓋著一層薄薄沙塵外,放眼所及沒什麼重大災害。

那麼大的聲響,居然沒有震壞玻璃窗!

想不到那小氣摳門的房東,並沒有在建材上吝嗇,挑選了耐用強固的好玻璃,令我刮目。以後不能再叫他一毛不拔鐵公雞了,因為他該拔毛的時候,也是拔得下手。

繼續等了幾分鐘,確定外面沒有傳來「後續」的爆炸聲之後,我謹慎地打開房門,嗅嗅外頭的空氣。

嗯?怪了……沒有爆炸的獨特煙硝味。

難道剛剛的巨響不是附近發生瓦斯氣爆嗎?這麼一說,的確沒聽見消防車ㄧㄛㄧㄛ的叫。

我一把推開門,走到外頭打算查個究竟。

既然知道不是爆炸,另一個可能就是有東西從「上面」掉下來。

網路時代,誰沒看過一兩篇談論飛機在半空中丟「包」,不知是真或假的傳聞。如果掉下來的是「東西」的話倒也罷了,就怕是在半空中被凍僵的機翼偷渡客……停止呼吸的那種。

但這邊不靠近機場,與其擔心這種千百萬分之一機率的事,不如擔心是不是哪隻野貓睡在水塔邊,不小心滾下來受傷了。

露台一片烏漆抹黑,僅能靠著月光辨識屋頂的模糊輪廓。那塊凹陷下去的鐵皮,面積出乎意料地大。這到底是被什麼東西撞到的呀?我狐疑地定睛細瞧,卻看不見周遭有何可疑之物。莫非掉下來的東西,還在上面?

記得房東在屋子後放了個折疊鐵梯。我取出梯子架好,一格格地爬上去。就在我站到鐵梯的最上層時,驀地一陣強風吹來—…

「嗚!」

我及時攀住屋沿,穩住身體。

媽呀,差點就掉下去了……心臟一陣猛跳,腎上腺素狂飆。

剛才若真的摔下鐵梯,我看自己輕則暈厥,嚴重一點的撞破頭、腦震盪都不奇怪。

意外的發生,真的就是一瞬之間。

這一嚇,我萌生打道回府,等明天早上天色大亮,可以看清狀況時,再來查看也不晚的念頭。

反正,管它掉下來的東西是什麼,既然它沒聲沒響,更沒出聲叫救命,應該就沒我的事。

——疑?!

可,就在我抓著梯頂要下去,眼尾卻順勢掃到一抹暗弱微光。

那是什麼?

明明前一刻強風一吹就嚇飛了的三魂,明明不久前還擔心外面發生大爆炸而恐懼不已的細膽,不知道為什麼生命受威脅的恐懼與驚嚇,在這一刻都阻止不了,那抹驅使我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我四肢並用地爬上鐵皮屋頂,像蝸牛般痀僂著背,朝著微光處爬去。途中不時會吹來一陣陣的強風,叫人肉跳心驚。想不到屋頂上的風這麼大,實在不能輕視颱風的危險性。

小心謹慎地以時間換取安全,終於到了觸手可及處——

「哇噢……」

一眼,我就被它迷住了。

月色下,大小不亞於一顆剖半小玉西瓜的石塊,有著我不曾在任何一本石頭圖鑑上看過的紋路。夾在灰、黑石層間的淺藍色紋路,發出了柔和、晻靄的藍芒。就是這道光芒,留住我的腳步。

「好漂亮……」

這天外飛來一奇石,應該是來自外太空的隕石。只不過隕石給我的印象,不是黑黑硬硬的鐵塊,就是堅硬岩塊。雖然我喜歡石頭,但是太遙不可及的宇宙石頭,並不在我的研究範疇內,因此半點能派上用處的知識都沒有。

好奇地伸出手指一碰,表面異常冰涼,簡直像是從冷凍庫中掉出來的一樣。除此之外,觸感就是普通石頭的粗糙、堅硬。

剛從大氣層掉下來,不是應該燙得冒煙?

大著膽子以兩手抱住石頭,使出吃奶力氣,往上一抬。

「——唔啊!」

喵的,差點抱著石頭連人滾落屋頂。

以為這麼大一顆,想必不輕。結果非常輕,是還不至於輕如羽毛,但絕對比一顆同等大的西瓜還輕。

輕得讓我懷疑這該不會是一顆人造假石,光芒是從裡面安裝的LED燈泡發出來的?

無論如何,屋頂上太危險了,先帶回屋裡再慢慢研究吧!

 

網路書店購入:博客來  金石堂 讀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