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29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20

結果大智哥並沒有咬下我給的餌,聽完我的提議,他笑笑地摸摸我腦袋瓜,要我快點把漢堡吃完。他大概是把我當成一個人小鬼大的小屁孩,逮到戲弄大人的機會,隨口說說、胡亂鬼扯罷了。

但我可是百分之百認真的,不管他許可了沒有,我擅自認定我們已經達成「結盟」的協議,任何雞毛蒜皮的煩惱,都理所當然地找他幫忙解決。縱使明白他心繫老哥,我照樣纏著他不放,程度和之前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們的「過從甚密」,讓老哥的死黨們都快看不下去了。他們不時奚落我們兩個,像是對新婚小夫妻比麥芽糖還黏,懷疑我們是不是上輩子是連體嬰,這輩子改不掉老習慣而緊緊相隨。

但我沒將他們的取笑當一回事。應該說我看準大智哥的個性,他不會受他們幼稚言論的挑撥,就主動拉開我們距離,便有恃無恐地繼續霸佔大智哥身邊的位子,把他們的打趣當空氣。

話說,大智哥果然亦不負我所望,以他一貫的不變應萬變的冷然態度,對付那些嫉妒(?)的雜音。即使後來大家開始傳言我們倆在交往,把他說得好像玩弄年輕小男生的壞蛋一樣,他不曾面露難色,也從沒叫我離他遠一點。不愧是我看上的好男人!

當我汲汲營營地建設我與大智哥之間的羈絆,伺機而動地想幹掉我老哥,站上大智哥心中的NO.1的時候,老哥絲毫不知道我們這廂發生蛇魔恕,他正為了夢中情人阮詩詩,一邊接受大智哥的建議,兩人三腳地拚命改稿挑戰校外的徵文比賽。

那陣子老哥一邊上課一邊寫稿,熬夜到夜深人靜是常有的事。後期為了協助老哥改稿,大智哥更是常常在我們家裡待到半夜兩、三點,有時候就乾脆留宿在我們家。

睜開眼醒來,即可看見大智哥的身影,我一方面高興,卻也一方面替他打抱不平、深感不值。

——你幹麼犧牲睡眠、流汗出力地幫老哥?那一篇小說可是為了追「那個」女人而寫的呀!你越幫,越是把老哥送入那女人懷裡,知不知道?傻呆。

難道大智哥懷著和我一樣的心思,以守為攻,協助老哥只是權宜之計?——有一天我忍不住直接開口問他,如果他的目的只是近水樓台,何必做到這種程度?要知道,一個弄假成真,老哥真的得了大賞,他如償所願地和校花交往,大智哥可就失戀了。

「嗯,你說的沒錯。」

他居然還有臉笑笑地承認,罵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那你還幫什麼幫?給敵人雪中送炭,你是白痴呀。」

「我幫你哥的理由,和你現在氣得罵我白痴的理由,是一樣的。」他給了我慧黠一瞥,挑眉道。

一句話就堵得我啞口無言,意識到自己做了自掌嘴巴的蠢事,雙頰徐徐染紅。我不也一樣,大智哥不失戀的話,我哪有機會取老哥的地位而代之?我何必氣急敗壞?我在耍什麼白目……懊惱地,恨不得一頭撞豆腐,拿麵線上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