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27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18

我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答他的,反正一群人吱吱喳喳討論,幾乎是全體贊成這是個好主意,討論好排班制度後,他們便開始實行。之後每天都有一人會騎著大智哥的五十CC小噗噗,到學校接我放學,風雨無阻地持續到我國中畢業為止。

多虧這個點子,我被找碴的頻率大幅度地減少了。想也知道,每天都有不同的「大哥」跑來接我放學,那伙人看見我不是無依無靠、好欺負的「孤子」,背後還有龐大的「高中生軍團」撐腰,再笨也懂得該是縮手的時候。

歷經這些事,不止改善我與哥的死黨們的關係,可以想見我心中大智哥的地位,登時水漲船高。

以前,大智哥不過是哥討人厭的死黨群中,不起眼的一個。那天起我變成了大智哥的跟屁蟲,只要他到我們家來,我一定緊貼著他問東問西,找藉口賴著他,叫他教我功課。大智哥沒來的時候,我便成天問著老哥什麼時候他會來。問到老哥罵我「討債的都沒你煩」。

問當年的我,遇上鐵達尼船難,我躺的木板只能救一人的話,我會救老哥或大智哥?我會回答:先把老哥救上船,我再跳下水和大智哥共患難。

不過我很清楚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那是在霸凌事件告一段落後沒多久,有一回讓我聽見哥向大智哥道謝,感謝他及時想出的好點子,也感謝他出借那輛小綿羊。

「謝什麼謝,他是你的弟弟,不就等於是我的弟弟一樣。」說著,眼眸含笑的大智哥,還伸手抓亂了我哥的頭髮。

我到現在還不會形容,那時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在門外,以為他們是單獨在房內,對他人眼光毫無防備,大智哥臉上掛著的赤裸裸、真情流露的神情。那種打從骨子裡釋放出來的掐得出水的溫柔,那種不自覺微笑的幸福,那種……

我恍然大悟。

大智哥待我的特別,是愛屋及烏的特別,不是因為我特別可愛或特別吸引他。純粹因為我是「鄭若愚」的妹妹,是他死黨的唯一手足,沾了哥哥的光,我怎能不特別?

在大智哥眼中,真正特別的是哥哥,並不是我這個人。

……這個人,喜歡我哥哥!

我醒悟的視線,剛好與無意間抬起頭的大智哥撞在一塊兒。約有一、兩秒的時間,大智哥愣住。接著他微皺著眉,擦拭掉那抹被逮到的狼狽,改送給我一抹苦澀與禮貌的微笑。

我不是有意偷窺,我沒有做壞事,卻帶著做了壞事般的罪惡感,以及才萌芽前途已經岌岌可危的情竇,赫地掉頭離開。

過了幾天,輪到大智哥接我放學時,我們兩個對看的第一眼,有著相似的尷尬、不自在。

虛長我幾歲的大智哥,先採取主動,化解彼此的心結。他邀我到附近的速食店坐一坐。我們一邊咬著多汁的牛肉漢堡,一邊漫無邊際的閒話家常,腦子裡面則各自盤算著,該怎樣開口,讓誰來開口。

「你喜歡我哥,對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