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21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12

他們倆吵架不是什麼罕見的事,不過通常是老哥先躲回家裡逃避,大智哥再追過來尋求和解的機會。今天怎麼反過來了?

別以為老哥在女人面前是好好先生,被女人吃得死死的,便假設他對所有的人都一樣——老哥在大智哥面前,可沒那麼好說話,即使明知大智哥說得有道理,老哥不時會無理取鬧一下。

為什麼差別這麼大?

因為在老哥眼中,女人是用來寵、拿來疼,可人且可愛的,要他讓步一萬步一億步,甚至掉到懸崖底下、萬劫不復都無所謂。

至於臭男人,可以是喝酒的夥伴、打架的對手,或是一起幹壞事與分享好事的同志,甚至最可恨的敵人。不要說是讓或寵了,能夠保持「公平競爭」已經算是客氣、手下留情了。

也就是說,什麼「男女平等」的字眼,不可能在老哥的字典裡面找到。他認為男人和女人天生就不一樣,如何能等而視之?

這些觀念,要是讓一些激進派的女性主義者聽到,老哥肯定少不了挨一頓「男性沙文主義」、「大男人主義的沙豬」的臭罵。

其實這種罵言是冤枉了他,他的女男不平等,並不是認為女人一定要服侍自己,男人是一家之主、地位高高在上之類的歧視。恰恰相反地是他把女人捧在手心上,認為男人不值一文,一面倒地站在女性那邊,替女人說話。

我暗自猜想這是老哥的戀母情結作祟的結果。阿母早早離家,丟下我們一家子臭男人,阿罵變成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寶貝(小時候老哥哪會把我算進女性人口),導致老哥格外眷戀女人香(我是不好意思講,老哥根本就是乳臭未乾)。

站在同是女性的立場,老哥這種甘願當女人奴才的傻子,自是多多益善的好。不過我認為大家最好還是少分什麼性別,凡事秉持中庸之道,過與不及都是……哎,窩的麻亞,再想下去,我頭頂都快冒出剩母光環了。

「放心啦,老哥那個人不管生氣或記恨,都只有三分鐘熱度而已。包管等到他回來的時候,一定忘記自己和大智哥吵架的事,又開始和你說說笑笑了。」

「他是三分鐘熱度,但……我不是。」

喔喔,我了然於心地點點頭。「所以,這回是我老哥觸怒你的喔?」窺看了下大智哥那副不想再多費唇舌的無奈表情,我一拍膝蓋頭,從沙發上起身道:「那好吧,我去幫我哥買個人壽保險先,等我回來咱們再聊。」

「你挺開心的嘛。」

「那可不。」打蛇隨棍上,他酸,我比他更酸。我笑了笑。「世界上沒有比看見前情人吃鱉,更叫人爽快的事呀!我可不像我哥那個傻瓜,講什麼成人之美。你和我哥交往越是吃苦,我就越開心,巴不得你日子過得像在地獄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