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17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08

回溯古早古早,阿罵還年輕的那個年代,「始亂終棄」是用來形容沒良心的男人搞大女人肚子,又不給她一個名份的醜事上頭。傳統觀念中,男人不會懷孕,女人不須對男人負什麼責任,所以這名詞也不適用於男人身上。

不過我說時代不同了,始亂終棄的意義也該與時俱進,只要搞出人命,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該負責吧!

在我眼中,她對老哥的行為,除了始亂終棄外,我想不出更合適的說法。

那時候她插手的不止是老哥外在的穿著,身邊的友人,連老哥的創作她也頻頻挑三揀四。明明是老哥的純愛小說得獎,他們兩人才開始交往的。她不感謝純愛小說帶給他們兩的「緣份」就算了,交往沒多久,她就當著我和老哥朋友們的面前,批評純愛小說是不入流的文學,認為老哥該向更上一層樓挑戰,產出媲美「悲慘世界」的曠世劇作。

當時我聽了,腦海中只有「……」。

借問一下,小姐,妳甘系小A=妳是瘋了不成?

再怎麼看,那時浸淫在初戀中,頭頂萌著一朵小花的我哥,都不是寫悲慘世界的那塊料——寫「唐吉訶德」還比較有可能。

什麼土種出什麼樣的菜,成就不是能夠複製或模仿的東西,這些我都知道的老生常談,唯一才能就是搖筆桿的老哥,又怎會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他口頭上對阮詩詩的強人所難,以「學姊,妳太看得得起我了,我不是雨果,只是開心果。」的玩笑帶過,心理上卻很難不受影響。

證據就是老哥交給出版社的下一本書,一改清新校園純愛小說的風格,迥變為社會寫實派小說。這本書在剛出版的那一、兩個月,出版社還狂打說「愚文嘔心瀝血的驚世之作」、「問鼎文壇大賞寶座」等等的標語,算是風光一陣子。

但是隨著網路上一片惡評如潮,以及直線下滑的銷量,出版社急忙出面干預,希望我哥能重回純愛小說的路線。換句話說,就是要他別再嘗試改變了,讀者就是喜歡他的純愛小說而已。

可是那時候我哥似乎已經「回不去了」。

我不懂寫作這檔事,根據比我懂數百萬倍的大智哥——那時他還是我哥的普通朋友,不是老哥的編輯,而且絕對沒人想到有一天他和哥能湊成一對——所言,寫作是很微妙的東西。一旦筆者對自己文章的意識已經起了變化,想再走回頭路的人,幾乎註定失敗的下場。

大智哥的預言,很不幸地言中了。第三本書即使回到了純愛小說的路線上,讀者似乎並未跟著回歸,雖然不像第二本惡評不斷,卻也未引起第一本書的旋風。

最終以利益為導向的出版社,認定我哥是那種「一鳴驚人,再而劣,三而不起風浪」的單本作家。第一本書的暢銷與受歡迎,只是運氣好,不是實力堅強,剛好那本書吻合了那個時期的年輕人喜好而已。編輯客氣地告訴老哥,出版社決定暫停純愛小說的出版,沒有和他繼續合作的計畫,間接將他打入冷凍庫內。

始作俑者的阮詩詩,卻在出版社和老哥的合作關係告一段落,老哥最失落、最痛、最沒自信,也最需要她安慰的那陣子,人卻不知失蹤到哪裡去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