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16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07

本來就沒啥反抗神經的老哥,對阮詩詩的話幾乎是言聽計從,奉為聖旨。唯獨一件事,她試圖建議我哥學偶像明星梳妝打扮,但老哥打死不依。

哈哈,她不曉得,我唸幼稚園的時候,阿罵要老哥照顧我,他只好一邊讀書一邊當我的玩伴。那時候我最熱衷的遊戲,就是拿阿母留下、被我沒收的化妝品打扮老哥,把老哥當成我的專屬洋娃娃——這可是再有錢也買不到的真人洋娃娃,皮膚還白拋拋幼咪咪,怎麼畫、怎樣欺負都行。

啊!老哥該不是小時候被我玩弄慣了,因此長大才變得這麼沒出息,被一個女人吃死死的?——說來說去,元兇原來是我!

「對不起呀,老哥。你要原諒我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我如果知道拿你替代洋娃娃玩,會害到你的終生幸福,我絕對不會那麼做的。」

合著雙掌,我朝著老哥的日記本虔誠地拜了拜。

由此可知,人還真是自私的動物。老哥對我這個妹妹順從聽話是應該的,但他被別的壞女人拐跑,唯她的命令是從的時候,我又抱怨著老哥太好說話。其實老哥一直是老哥,面對女人就是心軟、耳根更軟,一直沒變。

只是我們這些任性的女人,總希望他能分清楚緩急輕重、好壞利弊。遇壞女人的時候要硬起來,遇到好女人的時候就不必逞強。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奢望,老哥眼中女人只有「好惹」和「不好惹」,似乎沒有「好」、「壞」之分。

怪不得傅大哥說老哥是天生的「女難之相」=人若呆,看面就知。

言歸正傳。她想怎樣改變老哥,沒有老哥的自願配合,願打願挨,也很難實現。一個巴掌拍不響,不是嗎?

看樣子阮詩詩似乎一點錯也沒有。

愛上阮詩詩荏弱清純的外表,湧生保護欲的是我老哥自己;不畏阮詩詩潑冷水的行徑,忍辱負重地持續追求她的也是我老哥自己,最終把上阮詩詩之後,還一往情深甘願為了她,和奶臭味未乾的同學們保持距離,脫離自己社交圈,學著喝不熟悉的酒,跑去和文壇大師交際應酬,讓人當成是跑腿小弟等等……全部都是我老哥自己做的決定,要怪誰?

他不是三歲小孩,就算我心疼他的傻氣,氣憤他看不清自己被那女人利用的愚昧,再怎麼說都是他的選擇,他的——錯。

左看右看,想東想西,身心成熟的好女人如我,似乎該羨慕阮詩詩能拐到像我哥這樣的古的蓋=good guy,而不該因為我自己失敗了,就嫉妒她,罵她是惡女。泡在醋桶裡面,可不是養顏美容的好點子。

但,我罵阮詩詩是惡女的前提,才不是前面講過的這些心頭小疙瘩,我沒有幼稚到將一個人的性格與他的責任混為一談。即使一個人的性格很壞,可是養成他習慣使壞的責任,可不見得在他身上。

阮詩詩千不該萬不該,讓我這輩子絕對無法原諒她的罪過是——始亂終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