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14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05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惡女的名字——阮詩詩。

據我所知,她應該是我哥正式交往的第一個女友。冠上「正式」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哥還帶她回來,介紹給阿罵認識,儼然把她視為未來的準孫媳婦。阿罵也很賞臉,不停地在鄰居面前讚美她,說老哥很有福氣,交了個好女孩兒。

當時在一旁的我,強忍著不在眾人面前吐嘈阿罵,忍到臉皮都快抽筋了。

……我的好阿罵,妳的目瞅莫非和老哥一樣脫窗了?別鬧了行不行,那女人一看就知道超有心機的,到底好在哪裡呀!

不要看我那時年紀小,識人不多,可是單親+隔代教養的環境逼得我不得不早熟(相對地我哥卻很晚熟——臭男生就是臭男生,遲鈍得要命。哼!),我大老遠就嗅出了阮詩詩這個心機女,和我是同類,同樣習慣戴著面具過日子。

我的面具是逼不得已戴上的,誰叫我天生長錯了性器官,無法展現我真正的內在。在我放棄偽裝之前,我也曾經努力迎合過自己的外在性別好一陣子,直到我發現我無法再偽裝下去為止。

但是阮詩詩和我雖然同樣戴著面具,但這面具可是完全不同款的。

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她一臉賢慧聽話地和阿罵打完了招呼,一轉身回到老哥的房間,恰巧讓路過的我聽見的那一段話——

「哎喲,你阿罵看起來好老喔,她到底幾歲了,都沒在保養吧?看那滿臉的皺紋,好像活了幾百歲一樣。要是我老了也會變成那樣,我寧可在自己美美的時候就死掉。」

或許她自以為是幽默、在說笑。

我那鈍得很天然的老哥,一如往常地搞錯重點,傻呼呼地回說:「我相信妳老了,也有老了的美。我倒很想看看妳滿頭白髮的模樣。」

阿罵和老哥還以為我那時掉頭、甩上自己房門的行為,是叛逆期到了。才怪,我是拿門出氣,不然我早已經一腳踹上昊呆老哥的屁股,踹他到天上,罰他在阿爸面前跪著好好反省。

但是我再怎麼臭著一張臉,對於好不容易追求到他的繆斯女神,滿腦子開滿幸福小花的笨老哥而言,起不了一丁點的反對效果。我猜想他連我極度討厭那女人都沒發覺,一心一意沉浸在他充滿「酸甜黃檸檬的滋味」的初戀裡頭。

順道一提,這個「酸甜黃檸檬的滋味」就是我家的笨老哥以他和阮詩詩為主角,所寫的第一篇純愛小說。那時候他還沒追到阮詩詩,故事有一半是虛構的,他將這篇小說當成告白用的情書,投稿到校刊。想不到一刊登出來,便獲得校內學生們的廣大迴響,意外替老哥贏得了校園才子的封號。

普通的高中女生收到這樣一篇以自己為主角的幻想純愛小說,不外乎是受寵若驚、欣然接受;或是認為對方幻想與現實傻傻分不清、太變態,避之唯恐不急的兩種反應。

至於造成這種雲泥之差的分水嶺是什麼呢?——講白了,就是兩個字:「人品」問題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