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13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204

大人們或許懂得別當著人家孩子的面,講他媽媽的壞話。可是那些大人們的孩子,可沒這層顧忌。反正小鬼也不懂給人留顏面或給什麼台階。他們非常大方地衝著我的臉,嚷著說:「我阿母貢你的阿母兌郎奏,是個拍雜某!」、「你阿母給你阿爸戴綠帽!」。甚至連什麼「X貨」、「賤X」的字眼都出現過。

那時候我聽不懂他們嚷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我想連那些小屁孩們自己也不懂。可能是長輩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眉飛色舞、彷彿談論什麼大秘密的猙獰表情非常有趣,所以好心地來和我分享吧。

當下我也回報他們一堂重要的人生課程,就是沒事千萬不要惹恰北北的虎霸母生氣。

可惜的是我的一番苦心,小屁孩們沒體會到。我教訓完他們,回家吃飯,和哥哥一起看著電視播放的小叮噹哈哈大笑,腦子裡壓根忘了這檔事的時候,隔壁家的歐巴桑們氣沖沖地上門「討個說法」來了。

原來是小屁孩們哭哭啼啼地回家向長輩們打小報告,說我欺負他們。……我能說什麼呢?攤手。

別看我當時年紀小,原則兩字該怎麼寫,已經牢記我的心頭。縱使我動手反擊的時候,那些臭男生是一群對付我一個。但好女作事好女當,我打人不對,該受什麼懲罰,絕不逃避——因此當阿罵與哥哥輪流盤問我,有沒有打人、為了什麼而動手的時候,我驕傲地挺起肩膀,癟緊嘴,一句辯駁也不說。

後來拗不過我,阿罵與哥哥只好一家家,代替我去向鄰家歐巴桑們道歉。他們回來之後,阿罵也沒說半句責備我的話。

過了兩天,我在幫阿罵準備晚餐的菜。兩個人圍坐在小桌前,邊摘著四季豆,阿罵邊告訴我說:「你們阿母不是個壞女人。伊卡愛七投,你們阿爸憨慢,不知道七投的地方,一天到晚甘拿玩他的喔多拜。你們阿母才會生氣地離開他,離開你們。」

我依稀記得阿罵拚命以她,混雜著國台語雙聲帶,為數不多的字彙,替我那個為了外面的男人而拋夫棄子的媽洗白。

不過阿罵的這番苦心,到頭來還是白費力氣。阿罵再怎麼替阿母做的事美化或脫罪,外面的人可不會輕易忘記阿母的醜事。

隨著我們的成長,那些孩子們奚落的言語也越來越露骨,漸漸地揭露了真相。從阿母當年是怎樣倒追我阿爸,使出懷孕的手段,硬要嫁給他,到阿母生下我之後沒幾個月,留下一紙離婚證書便和別的男人遠走高飛的事等等,都從別人的口中聽得清清楚楚。

我並不覺得,知道了阿母的事,對我自己造成什麼影響。最多就是認為我的血液裡面,流著和阿母一樣嗆咖=敢愛敢恨的血。

問題是出在我那天真的老哥身上,明知道阿母是那樣的女人,明知道女人能有多可怕,居然還會被另一個不亞於阿母的「惡女」所吸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