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惡德作家的私密日記」試閱08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20130130

當年兩人分手一事,若愚受創有多重,她不是不知道。可是她若無其事地調侃,彷彿吃定若愚絕對不會拒絕她一樣……若愚苦笑著,能夠這樣冷靜地分析,並且看穿她美麗外皮底下的殘酷一面,代表自己也成長了一點點吧。

「稱呼妳為學姊不好的話,我不介意稱呼妳為辛夫人。」

阮詩詩的唇角筋肉,短暫抽搐了下。若愚禮貌地裝作沒看見,點個頭說道:「剛剛的道歉禮,絕對沒有問題。學姊不棄嫌,我會請編輯將簽名書寄至您府上,那麼還有人在裡面等我,恕我失陪了。」

破天荒地在她恩准他「叩安」前,自己就轉身離開,若愚有點擔心自己會項上人頭不保。不過……

沒關係嗎?

……視線在半空中與大智那一雙洞悉一切、略顯憂心的黑瞳交會。為了紓解大智眉心間堆起的小山丘,以及眼神中的「問候」,若愚扯開兩邊嘴角,篤定地給他一抹笑。

沒關係!

若愚在心中回他道:

想想看用一、兩個項上人頭,便可以換得現任情人不吃醋,我的屁股免去一回肉疼,這多划算吶,哈哈哈哈。

收到解答的大智,揚高眉+嘲諷一笑的表情,看得若愚背脊陡地一顫。假使若愚腦海中的「大智臉譜翻譯機」沒有失去平常的水準,男人剛才使的眼色,意思是「有誰說你能逃過一劫」?

若愚在心中咬著手帕,啜泣含淚地走進簽名會場,老天爺哩嘛評評理,伊安捏甘丟!

 

※※※

 

「咚!」

堅硬的物體從天而降,狠狠砸中我的額頭,我情不自禁地嚷了聲「好痛!」。睜開冒著金星的眼睛,一邊揉著發疼的腦門,我低頭看著那本攤開在地上,有著厚硬外皮的書。

只不過是想替老哥打掃一下他的書架,雞毛撢子卻從書架頂端與天花板的縫隙裡掃出這樣東西。

窩草,好好的書,不放在架上,藏在縫隙裡幹麼?

啊哈,這該不是黃色書刊吧?想不到外表清秀、滿腦子怪奇點子,最後甚至走上小說家一途的老哥,也像一般男人一樣喜歡偷看禁書呀?呵呵,男人就是男人,連老哥也不是例外。

其實男人這麼做的理由,我比誰都更清楚,也更能理解。畢竟因為老天爺配錯了器官,我也曾礙於生理條件而勉強裝了二十年的「男」人,兩年前靠著手術,才恢復我真正的女兒身。

其實說穿了也沒什麼,就是一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