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2012 年 07 月 11 日

沙漠儷人07—茍延

我沒死。 至少在我以為自己會被他亂槍打死的這一刻,桑由希並沒有掏出槍來。他的怒火儼然是兩團極凍的藍火,鎖在碧眸深處。怒火的強度,已經攀越過了震怒的喜瑪拉雅山峰頂,到達了太陽也融化不了的冰界。 「你想死?」語氣輕柔。 冷汗濡濕了我的後背,心臟狂跳到眼角被黑色斑點吞噬,我知道自己快要暈倒了,可是就算我得睜著眼睛斷氣,我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