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年」跨年夜的四個大男人「快樂」

/ 分類: , / 18 則回應

標籤: ,

small_4233960306

 

這波寒流有多強,不用溫度計那直線下滑,彷彿壞掉的紅酒精水平,來告訴我。只要瞧瞧每位進門的人客臉上,那凍僵的臉一瞬間轉為幸福的微笑;甚至是感謝上天自己終撐過去、活下來的喜悅,已經比任何數字更真實地傳達出外面天氣嚴苛的狀況。

「歡迎光臨!」

現在客人們最需要的,不是我臉上的甜笑,也不是我們身上宛如英國傳統女僕的制服所提供的萌動力,而是一杯熱茶與歇腿的舒服沙發。

「裡面還有位子嗎?」

乍看之下幾乎滿席的盛況,讓客人們露出些微擔心的眼神。

送給他們一抹安心的笑臉。「請問您有幾位?」

「我們五個人。」

「好的,五位貴賓,幫您安排沙發區可以嗎?」迅速地查看桌位電腦顯示的位置表,我取得客人們點頭的同意——從他們大鬆口氣的表情,就可以想像他們有多不想離開這滿是暖氣的空間,滿心想窩在這兒當個家庭餐廳難民了——之後,迅速拿起菜單。

「請跟我往這邊,我替您帶位。」

2012年的最後一天=第365日,對我來說其實和過去這一年的364天沒分別,一樣是假日=打工的日子。

同學和朋友們早早就在臉書上相約,說要到101前迎接跨年煙火。我按了「讚」,留言祝福他們好好享受人擠人、風吹雨打的冰凍沙丁魚快感。

結果底下朋友就回問道:「啊妳不跟我們去喔!」

另一個朋友馬上替我說道:「人家忙著搶錢賺出國基金,怎麼會跟我們出去鬼混?」

「有目標的人真好呀~~看,我們還在這裡,混吃等死呢。」

「我看你一百年後也還在這麼說吧。」

「噢,不會不會。一百年後林杯不用『等』,已經屎了,顆顆。」

結果那位「混吃等屎」的朋友,馬上被眾人群起圍攻,獲封一個年尾年末「由屎至終的髒郎」封號。

呵呵,所以這年頭在網路虧人都要小心一點。虧人一句,說不定會被倒虧十年呢!

雖然為了目標而犧牲假日的光陰聽起來很偉大。不過假日的時候,看見餐廳外面那些和自己同齡的人們,嘻嘻笑笑、打打鬧鬧地經過,心裡面總會有點兒糾結、有點兒悶悶的……。

這種時候,我總巴不得餐廳的生意更忙碌些,最好是讓我忙到頭昏腦脹,沒空去胡思亂想。

「小姐,麻煩幫我加水。」

「好。」快步提起熱水壺,朝著客人的桌位走去。

今天一整天,我所打工的這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家庭式餐廳的生意,熱鬧滾滾。川流不息的客人,從扶老攜幼、闔家光臨的,到一群看上去像國中生的小毛頭們,各式各樣的人們都有。

共通處就是每人無不裹著厚重的衣物,臉上無不洋溢著被凍壞、以及假期間擺脫一切煩惱的輕鬆笑臉。

「哇!那是什麼呀……」

回到工作台,放下熱水壺的時候,同儕忽然發出奇怪的訝音。我好奇地順著她所注視的方向瞧去,也不禁跟著張大了眼瞳。

嗚哇哇……地在心中訝叫。

高頭大馬,目測起碼都有一八零以上,說不定還有個人超過一九零的三名大男人,與相形之下變得嬌小——但其實也不少於一七五的一名男子,共四個非常不像是會光臨本小店的大男人,就站在櫃台旁邊。

哪、哪裡來的職業籃球選手嗎?

可是……我嚥下一口口水,我可沒見過這麼不陽光的運動選手耶。

最高的那人戴著墨鏡,薄削的短髮不羈地覆蓋在額頭上,高高挑起的半邊濃眉顯得很狂妄。

最誇張的是他黑毛呢大衣底下,竟是薄薄的花襯衫,裸露的頸項上掛著粗重的金項鍊,當然不必說他雙腳踩的可是雙藍白拖——我還以為台客風早已經不流行了,想不到還建在——起碼我眼前還有這一名勇者,敢違背時代潮流這麼穿。

次高的那位穿著正常多了——優雅的鐵灰色西裝外套,休閒風格的白色薄呢套頭,與毛呢長褲,手臂上還掛著一件風衣。再加上他出色漂亮(我懷疑是不是哪個我不認得的電視明星或男模)的相貌,正常到讓人懷疑他是怎麼會和一旁的台客站在一起。

這種突兀感,彷彿是看到一本時尚雜誌與一本搖滾雜誌的刊頭,各錯置一半擺在一塊兒一樣。對我這個學設計的人,怎麼看怎麼怪——然而怪異的是,不合拍的畫面,漸漸地釀出不協調的獨特趣味。

剩下的兩人,四個人裡面身高最矮的那一個,穿著打扮看上去像是喜歡跑酷運動的大學生。另一個比他略高的傢伙,從頭到腳都是路人也叫得出的知名潮牌,似乎是個成功的生意人……就是那雙三白眼,超殺的。一個普通生意人,會有這麼嚇人的兇惡眼光嗎?

「我、我不敢去櫃台耶……」

「我去吧。」

我自告奮勇的理由無他,就是「好奇」倆字。

在跨年假期,四名看起來不像有血緣關係、也不像是公司同事(如果他們是同事,我也超想知道那是一間什麼樣的公司)、或朋友(不是說物以類聚嗎?他們一點也不像同類的說)的大男人之間,到底是啥咪關係呀?

「歡迎光臨。」

近看,四人的魄力更驚人,我一邊吞嚥著口水,偷偷拿菜單壓住胸口,怕心臟從嘴巴跳出來。微顫地說:「請、請問有幾位客人要用餐?」

「三個,這傢伙不是人,不用給他食物沒關係。」最高的男子,笑嘻嘻地指著三白眼的那個說。

「夏哥愛說笑。我比較訝異無所不能的夏哥,還沒修煉到靠空氣就能活的技能呢。」三白眼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糟糕,不能偷笑。

「四位。」

幸好高領毛呢像模特兒的帥哥,拯救了我。

「好的,四位貴賓是嗎?幫您安排靠窗的沙發區可以嗎?」

最高的男子又蹙起眉頭。「這樣不太好吧?」

「夏寰,閉嘴。」帥哥不耐煩地說。

「小治治~~我是為了路人著想,你想想看,他們哪會曉得路過一間餐廳,卻被個鬼見愁盯著瞧。」

「夏哥好謙虛,我相信路人不會介意被你盯著瞧。」

「草泥個馬,鬼見愁當然是說你。」

「看樣子夏哥很久沒照鏡子了。」

「呃,還是各位貴賓喜歡走道旁的位子?那邊比較靠近廚房。」這一回我學乖了,在笑意上湧之前,先拿其他話題轉開自己注意力。

「不用,靠窗的位子就可以了。謝謝。」帥哥一說完,朝著仍在大眼瞪小眼的兩人說:「我和小汪坐窗戶旁。你們兩個看是要坐在走道旁,或是坐在窗戶外面,隨你們選。走吧,小汪。」

「是,英治哥。」

聽見這氣勢不亞於帝王的一聲令下,我也趕緊上前替帥哥帶路,指引他們在店內左側、面向道路的大片落地窗前入座。

「這是本店的菜單,請各位先過目。一會兒我再過來替各位點餐。」

才回到後面的工作臺,拿著熱茶,我就被女同事們包圍起來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佩服我,居然沒有被他們那副殺氣騰騰的樣子給嚇跑。但也有人羨慕我能和那位帥哥講上話。大家還在猜測到底那位帥哥,有沒有出現在哪齣電視劇當中的時候,我已經重新端起茶盤,回到那四位非常引人注目的客人身邊。

「……要是繼續玩這種無聊的鬥嘴遊戲,就給我回去。」

一到旁邊,剛好聽見帥哥訓道。

「我沒意見。本來就只有夏哥一個人針對我而無理取鬧。」

「林杯身上可沒帶針線盒那種小家子氣的玩意兒,只有大支的,而且還是特大支,要不要我拿出來讓你瞧瞧。」

「諾,這就是我說的意思。」

「我草,你少說一句會死呀,姓管的。」外貌神似大學生的男子,狠狠地以手肘撞了三白眼的男子一下。「本來就是我們不對,你還敢跟夏哥頂嘴。」

「哪裡是我們的『不對』?」

「你還問是哪裡……我說要幫夏哥他們煮大餐,現在卻拖他們跑來吃這種便宜的餐廳,當然是我們的不對!」

「咚。」真是抱歉喔,我們家是便宜的餐廳……「這是熱茶,請小心燙。」

「咳咳……」大學生嗆紅了耳根,慌張地拿起菜單,遮掩住臉說:「吃什麼好呢?我超愛這裡的餐,經濟又實惠。」

放心啦,我不會在你們的湯裡面加料的,先生。「請問各位,決定好要點些什麼了嗎?」

「我要一客海鮮沙朗的雙拼特餐,牛排五分熟。」

哇噢,我們家的雙拼餐份量都很實在耶!看樣子帥哥並不怎麼在乎「體重」。要不然就是很有「吃」的本錢囉!

「給我來客烤乳豬吧。」

「……呃,抱歉,我們這裡沒有。」喂,先生,請你看一下菜單吧。

「沒有全豬,總該有烤全羊吧。」

「也沒有。」喂喂,全台灣有哪間家庭餐廳,供應烤全羊的?別講得好像理所當然。

「啥?這也沒有,那也沒有,叫我要點些什麼?!」

點菜單裡有的東西呀~~~我快崩潰了。

「啪!」地,帥哥粉帥氣地用菜單敲了台客的腦袋。「點正常的東西,點什麼?」接著朝我說道:「他跟我吃一樣的就好。」

「什麼?不行啊,英治哥。難得一次來餐廳,應該要點不一樣的餐吃,才知道哪一種好吃。如果英治哥吃牛排和海鮮,夏哥應該吃德國豬腳和香腸特餐!」大學生建議道。

「啥?香腸,最喜歡吃香腸的應該是——」

「鏘!」帥哥突然從一旁的餐具竹籃裡,拿出銀製叉子,往桌子一敲。「先想清楚,再開口。夏寰。」

「——嘿嘿嘿,好吧、好吧。害羞的小治治不想在大庭廣眾面前,暴露自己的最愛,我們回去再討論吼。」

帥哥的「氣魄」固然嚇了我一大跳,不過台客面對那麼犀利的眼神,居然還能搞笑,也叫我佩服。

「那個……」我怯生生地確認說:「請問現在是點一客沙朗海鮮,一客德國豬腳特餐嗎?」

「不用,兩個都一樣是沙朗海鮮就好。小汪、管禛,你們兩個快點一點。」

「疑……可是英治哥,我什麼都想吃看看耶。這個日式滷漢堡好像不錯,泰式酸辣套餐和印度優格雞咖哩也很棒的……厚,到底該吃什麼呀。」大學生埋首在菜單,滿臉猶豫不決,碎碎念著。

「那我先點吧,給我一客凱薩沙拉就好。」

「哇草,你是牛呀,只吃草怎麼活!給我吃多一點。」

「我不覺得餓啊,再說吃得健康比量要重要。我倒覺得小汪大哥吃的太油,小心高血脂。」

「林杯才不是那種吃點肉就卡油的肉雞呢!你少侮辱我。」

「是呀,真奇怪,你吃得油都跑去哪裡了,一脫光就——」

滿臉通紅的大學生,霍地動手摀住他的嘴巴。「給我惦惦,你這不輸貴!」

不曉得「一脫光」的後面,本來接著會出現什麼樣形容詞……難道是烏骨雞?瘦皮猴?大學生看來挺結實的說。

大學生意識到我瞥看他的眼神,馬上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我點印度咖哩雞。給、給他德國豬腳!」

「窩……嗚滋……吱呀!」三白眼男子皺著眉頭,含糊地開口。

「反正你給我吃就對了。」

這樣他也能聽懂對方講什麼呀?我讚嘆地,低頭看著手邊的點菜機。「那麼我幫四位重複一次餐點,一份……」唸完之後,等他們點頭確認無誤,我如釋重負(總算點完了)地微笑說:「我們的餐點都是現作的,所以請您稍候十五到二十分鐘。謝謝。」離開那一桌客人的身邊。

「哇,他們怎麼點那麼久啊?」經理訝道。

「他們沒騷擾妳吧?」廚房裡幫忙的另一名打工的男同事出來湊熱鬧說。

騷擾?我倒覺得自己被徹底漠視了咧。人家眼中根本沒有我,彷彿我根本不存在哪裡。他們四人眼中只有彼——對喔,該不會那四個人的關係是!!

「妳怎麼一臉看到寶的樣子?」

「囉唆ㄟ你,你管我看到什麼。」

邊把男同事推回廚房,我邊得意地想自己的推論一定不會錯。

那個帥哥就是男模,那個三白眼是黑心經紀人,然後那個怪咖台客就是風格詭異的設計師。至於那個跑酷小弟……等等,他是什麼呢?那個帥哥的跟班嗎?好吧,先丟到一旁不去討論。

總之,這個腳本的角色配置我認為自己排得很不錯。感覺很接近他們四個人的關係。背後的故事內容嘛……我想那名台客設計師,現在一定在猛烈地追求男模,所以才和黑心經紀人如此水火不容。呵呵。

打工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腦袋都是處於放空狀態。不過偶爾這樣猜測一下客人們的身份與關係,增加一些工作的樂趣也不錯。

「您好,咖啡要續杯嗎?」

接下來好一段時間,我忙著四處替客人斟咖啡。再次回到那四個引人注目的大男人身邊時,他們幾人已經用完餐點,正在享用甜點了。

「小汪大哥的那一份是什麼蛋糕?看你吃得津津有味,我也想吃看看呢。」

「我也不知道耶,好像是芝麻布丁吧?……你想吃喔?那再叫一份。」

「那倒不用,我只想吃一口。」三白眼「啊」地將嘴巴張得大大地,彷彿等著餵食的雛鳥。

「厚,拿你沒轍……諾。」

看到大學生甜蜜餵食三白眼的畫面,我目瞪口呆——接著腦海中,方才攥寫的腳本,更是稀哩嘩啦碎了一地,讓我忘記要替客人們補充咖啡的這回事,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動。

「啊……」這時,台客男忽然轉頭朝著帥哥張開嘴。

「牙齒痛去看牙醫。」

「厚,我的意思是『我也要』!」台客不死心地再次張開嘴巴。「……啊!」

「嘖。」帥哥微皺眉頭,轉頭對大學生說:「小汪,他說他也要,那你也餵一口給他吧。」

「我不是要他餵!」

「我不准你餵他!!」

台客與三白眼異口不同聲,默契十足。嚇住了整間餐廳的人——當然也包括帥哥與那位大學生。

「你們鬼叫些什麼?」帥哥不悅地皺眉。

「就是呀,我和英治哥快被你們嚇死了。」大學生嘟囔著。

「嚇死?林杯是被你們給氣死。」台客翻著白眼。

「夏哥,我覺得你比較需要同情。」三白眼起身拍拍面前男人的肩膀道:「今天這頓由我請,向你賠不是。我不該將小汪大哥自告奮勇跑來替你們煮飯,說不能讓兩位大哥吃泡麵跨年,而不願意陪我去吃大餐的這檔事,怪到你的頭上。我明白這不是你的錯了。」

「是嗎?你終於懂得我的辛苦了是吧?」台客假裝擦掉眼淚,擰擰鼻子。「好,從今天起,我們兩個組成同盟,你幫我、我幫你,這樣我們才能對付得了這兩根一大一小木頭。」

「這是我的榮幸。」

雖然我很想繼續站著看戲,不過……「有誰需要咖啡嗎?」

「給我們兩個各加一杯!」台客爽朗地一笑,說道:「管禛,來,我們乾了這杯黑咖啡,慶祝我們組合『吃苦就是吃補』的大男人聯盟成立!」

「沒問題,夏哥。乾杯!」

哇塞……我回到工作台的時候,遠遠看到他們居然當真把黑咖啡一干而淨。還好我發呆得夠久,那兩杯咖啡已經溫了(這根本不是重點吧?)。

這下子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的好奇推論,又回到原點了。我猜除非我有勇氣開口問他們,否則應該沒機會知道真相了吧。

沒過多久,他們來到櫃台前結帳。

「謝謝光臨,這是各位的帳單與發票,還有本店的優惠卷,歡迎各位再度光臨。」

「謝謝。」

自動玻璃門徐徐地開啟,他們步出餐廳。

「哇,下雨了耶……」

像個大學生的他仰頭看著天空。

三白眼先拉起風衣的帽子,蓋住自己頭頂,再提起自己風衣的一角道:「來吧,小汪大哥,這樣你就不會淋到雨了。」

「讚啦,那就借我躲一下吧。」

兩人宛如怪客X般,率先越過馬路而去。剩下台客和帥哥,兩人相覷一眼。台客也學著三白眼男拉開風衣,卻被帥哥賞了個特大號白眼。眼看他們兩個該不會吵起來吧?

我趕緊出聲說道:「這邊有本店準備的愛心傘,請用。」

「喔,這個好……攬兩郎,作陣牙丟一枝小雨傘~~」台客男立刻拿起那把大紅色的雨傘,澎地將它打開。「來吧,公主。」

「……」

帥哥煞氣的眼神,如果出現在電影裡面,現在台客男應該被碎屍萬段了吧?我替台客掐了一把冷汗,給個台階說:「這邊還有幾把可以用。」

「不用,留給其他也需要的人吧。」

出乎意外的,帥哥真的鑽進台客男所撐的傘下,並回頭給了我一抹非常溫暖的微笑。

「謝謝妳,祝妳2013年新年快樂。」

「新、新年快樂!」

這個笑容,能讓人忘記外面氣溫不到十度,或是倆腿凍到皮皮剉。這聲新年快樂,替來年帶來了很棒的好兆頭。

我看著台客勾著帥哥的肩膀,帥哥用手肘頂開台客的糾纏,兩人共撐著一把紅傘,漸行漸遠的幸福模樣,我想我終於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了。但,我在這兒猜到的答案,對浸淫在兩人世界中的他們而言,根本不重要。

好羨慕,好嫉妒,我也想要幸福一下。

我決定了。

瘋狂的人生就這麼一回,青春就這麼一次,管它會不會冰凍成沙丁魚,管自己連續工作了18個小時的肝會不會爆掉,一會兒下班打卡後,我也要去101湊熱鬧,告訴全世界,Happy new year!Happy 2013!


祝福大家2013年,腐腐生,萌萌活,天天幸福有活力~

接下來要去電視機前跨年的葳子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