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19

/ 分類: , , , / 2 則回應

標籤: ,

20121125

哈啊、哈嗯、哈啊……

不行了。沒辦法。怎樣都趕不走……開始回想,就像開啟潘朵拉之盒,記憶一口氣湧了上來,沒完沒了。

無論是阿謙起初抱著玩玩的態度,到最後竟動了真火的過程。還有那個粗鄙、野蠻、沒有教養的笨蛋小汪,手上毫無籌碼、也沒武器足以對抗,就靠著沒意義的骨氣,頑固反抗著阿謙的侵犯、不願隨波逐流時候的種種表情。一切歷歷在目。

那笨蛋什麼都寫在臉上。

對阿謙的深惡痛絕,對戀人的憂心忡忡,對自身的無能為力、沮喪。亢奮、快感、抗拒、喘息、啜泣……。

好笨,輕易讓人看穿他的一切。

那不等於是在告訴敵人,自己的弱點何在?告訴敵人,怎樣踩最痛、怎樣作可以造成最大的傷害,用那個方式就可以打敗自己。

不懂得喬裝、毫無掩飾的——。

單純。

直線條。

乾乾淨淨。

不管被人踐踏過多少次,縱使已經變成了一團爛泥的白雪,只要隔了一夜,再重生為新的雪白。最容易被踐踏,卻也是最不容易被改變,永遠傷害不了、改不了的潔白本質。

……好好笑。我該不會在羨慕那個直腸子、不做作的笨蛋小汪吧?

倘若易地而處,倘若自己能變成他,倘若自己的個性、長相和他一模一樣,是不是現在謙就不會用那樣鄙夷、輕蔑、瞧不起的眼神看待自己?是不是他們就不至於跨越過長幼倫常的藩籬,墜入萬劫不復的悖德地獄。

不可能,我作不到他那樣。

把體面、把地位,把金錢權力拿走之後,自己還剩下什麼?還有什麼可以拿來留住身邊的人?他又不是那個早習慣一無所有的笨蛋。勉強自己去模仿他,畫虎不成反類犬,變成了滑稽可笑的小丑,豈不是丟人現眼。

但,在腦子裡面想想,總無妨吧?

心底聲音忝不知恥地教唆著。棲息在心靈深處,那不知名的魔物,無聲無息地由漆黑的角落浮上來,洗腦般地催眠自我、囈語著。

如果被謙侵犯的那一日……我們當著初戀的學長的面……

「哈啊、啊嗯……」

哆嗦著,扣住那驀然抽動的器官,他忘我地耽溺於想像中的情節,熱切地摩擦著那根越來越硬的棒子。

即便被魔物一腳踹開的,那個縮小到豆子大,委靡寒磣的「我」,以微小到不行的聲音持續嚷著「不要」、「住手」、「不要用變態的想像來污衊回憶」,仍不敵強大的、一昧追求快感的自私慾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