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18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

20121124

即使「愛」真的存在,那也一定不是給他這種人的。像他這樣,連自己父親、母親都不愛他的人,怎麼可能會有人無償地給他愛?……不可能,不會有那樣的人存在。

但是前一陣子,他或許曾經在別人的身上,看到了「愛」。

「住手、住手!……你要是對他怎麼樣,我會殺了你!」

那個名叫管禛的男子,聲嘶力竭地,試圖阻止惡魔般的男人以報復之名、遷怒到戀人頭上,玷污他至愛。那時候管禛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失去了四肢、或是自己腦袋被斬斷時,那樣悲痛至極的神情。

「不要——!!」

一模一樣的悲痛,不,更深更痛的悲愴,稍後輪到在男子的戀人——那個叫小汪的小混混的臉上出現。

小汪咬緊的牙根,雙瞳緊瞅著管禛。彷彿在向他保證「我沒事」、「不用替我擔心」、「這不算什麼」,哪怕身體被撕裂開來,照樣悶不吭聲地吞下去。唯恐自己的呻吟,會在戀人的傷口上撒鹽,會加深戀人那痛不欲生的罪惡感,逼瘋了戀人。

說實在的,他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將另一半的、別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自己正在受苦,分身乏術,為什麼還能顧及別人的痛楚呢?小汪是怎麼辦到的?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自己從未體驗過。

可是……

為了戀人,縱使承受他人的一再凌辱,仍維持著自我意識而不崩潰的小汪——一張平凡無奇,和時下普通大學生沒有分別的青春男孩臉孔,頓時蛻變出淒絕色香。不禁讓人聯想起,嚴冬細雪紛飛時,一朵悄然綻放的寒梅,讓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嗚嗯……嗯……

耳根不禁一熱。

那一段絕對稱不上旖旎,暴力多於慾望,征服大過降伏意味的交媾畫面,絕對沒有向旁觀者諂媚、勾引、煽情的意圖。

可是現在他不過是回想到了那當下,汗水、體液淋漓的小汪,最終在藥物作用下,獲得毫無愛情成份的高潮。那雙恍惚、空虛、昏暗,像是凝視著地獄的黑瞳——自己失去活力的器官竟重振旗鼓。

這樣……實在太奇怪了吧?

當時受到阿謙的命令,去舔弄小汪的腿間時,除了屈辱與噁心,別無其他感受。然而現在卻想著小汪在高潮時的表情,撫慰著自己……為什麼?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自己胸口的騷動停不下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