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15

/ 分類: , , , / 1 則回應

標籤: ,

20121120

如果說男人是粗野、暴力的象徵,那麼女人在他眼中則是不負責任到極點,自私與貪慾的集合體,是爭食獸屍的禿鷹、土狼。無論外表有多麼華美誘人,內在都是一樣心機重重的醜陋生物——誰會想變成那樣的生物?

相對於男人打從一開始就暴露出的本性,「女人」的真面目並沒有那麼快被揭穿。需要經過日積月累、滴水穿石的過程,透過時間、歲月的演變,前後對照、一一比對,你才會漸漸察覺真相。

男人縱有萬般不是,起碼真相一直在你的眼前。女人卻是世紀大騙子,丟給你萬般遮掩、無盡的謊言。縱使她的謊言已經毀滅了你的人生,她還能不痛不癢地騙你到最後一刻,在揭穿的時候,以最狡猾的方式卸除一切責任——就像母親大人一樣,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是的。

當他知道,世上唯一和自己分享一半血緣的女人,理應是他最值得信賴的女人,給予自己無窮母愛的女人,竟是個滿口謊言的騙子之後,他的世界亦隨之顛覆。

還有誰能值得自己信任?還有什麼是可以相信的?如果一夜之間,口口聲聲最愛是兒子的母親,都可以為了外面的男人而拋夫棄子去自殺,世上還有哪種情感可以永恆不變的?

答案是,沒有、沒有、沒有。

沒有可以信任的人,沒有值得他去相信的事物,更沒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的情感。

男人,叫他心生厭惡。女人,看了只覺面目可憎。

不過厭惡男人的情感,似乎並不影響自己產生性方面的渴望——很不正常吧?明明眼角瞥見了那人的影子,便會簌簌顫抖、厭惡到反胃、作噁。在那同時,心裡面似乎另有一個自己在述說著截然不同的話語。

想要。快一點,我要。喂耶……

自己的腦部構造一定是哪裡有問題吧?呵呵呵,或許有那樣的父親,和那樣的母親,從一開始自己的遺傳因子註定不正常。也就是說,這樣的不正常才是正常的呢?

真是,快發瘋了我。

數天份的忍耐,已經瀕臨極限。越不想去考慮,那股需求升得越高。生理的召喚,是無法打消的。扭擰著腰,赤裸的臀部裹在真絲製的光滑褻衣裡,隨著他不安分的轉動,摩擦著墊褥。每當質地細緻的布料在腿間,像水在流動般地滑來滑去時,過度敏感的皮膚便會掀起一小波震顫。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