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14

/ 分類: , , , / 0 則回應

標籤: , ,

20121121

壓倒性的優勢,凌駕之上的力量、臣服與制約。

發號施令下敞開的四肢,毫無遮蔽地將沒有原則、來者不拒的下作器官,裸露在一雙雙泛著血絲、難抑亢奮光芒的眼睛前。扭擰抗拒也不過是矜持被宰殺前的一瞬間,喜悅哆嗦就在放蕩骨子被揭開的腳跟後到來。

快給我……男人。

其實他一點都不喜歡「男人」,就算自己也是個男人,但他對「男人」的這個性別充滿了厭惡。

最早最初對男人的印象,就是粗魯野蠻的、暴力骯髒、喧嘩吵鬧的生物。他最喜歡揮舞著拳頭和肉棒,炫耀自己作為禽獸的力量,彷彿生命中只剩下這麼兩件事能讓他感到快樂。汲汲營營想將敵人踩在腳下,欺凌弱者,再不就是威脅利誘、強取豪奪任何他看上眼的女人。不做上述兩件事的時候,印象中他就是高聲闊談、吃喝拉撒像個山野豪豬。

沒錯。

那個最早在他生命中發揮影響力,左右他大半人生,最重要的「男人」——父親大人,就是造成他厭惡男人的元兇。

家族、妻子或小孩,這些東西對那個自我中心到極點的豬玀而言,不過是用來維持體面、保持住他「人模人樣」的表相用的裝飾品而已。他不關心,也不在乎什麼家族羈絆,親情在他眼中還不及一把武士刀重要。

記憶裡的父親,在家中總是發怒地罵著,刻薄地挑剔著,不由青紅皂白地指揮下令著。

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地忍耐著,因為身為東本家的長子、繼承人,他打從懵懂無知期起,就接受了三條鐵的教育——一、不許對罵聲回嘴,二、不許對苛責作反駁,三、沒有任何商討餘地的,絕對的絕對,不許違抗父親大人的命令。不聽話、不順從、不乖巧的下場,就是打到皮開肉綻、餓到頭昏眼花,關禁閉關到天昏地暗的三種懲罰在等著。

可是聽話、順從、乖巧,若能換來父親的喜愛、疼惜,也許不失為划算的交易。然而,那個男人對他百依百順的表現,卻以「沒骨氣」、「懦夫」、「不像個男人」來評價。

很可笑吧?很荒唐吧!

到底父親大人冀望得到的是什麼樣的兒子,他理想兒子的標準究竟何在?……不知道多少次,幼少時期的自己,曾躲在棉被中,痛斥父親的蠻不講理。可是自己連當面挑戰他的勇氣都沒有,因此父親給他的評價,雖不中亦不遠矣。

自己的確不像個男人,離父親心目中該有的理想兒子也相去甚遠,不過他也沒有「變身」,改當女人的慾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