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11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

20121117

厚……原來那個迷你版真的是日本人啊?那和英治哥是真的一點親戚關係也沒有囉?以前曾聽說過世界上十幾億的人口中,起碼有三張臉會長得一模一樣,就比例上來講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其中兩張臉居然都讓他汪晉永碰上,說邪門還挺邪門的,這也是種緣份?

「以鬥」?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好鬥,活像隻闘雞。天天「一鬥」,那就怪不得會「一疼」了。呵,是說不管他叫兩疼、三疼,都和自己沒啥關係。

「你們是條子,這還用得著說嗎?在警局裡面,隨便把人當罪犯在審問的,不是條子,難不成是騙子?」小汪懶洋洋地單手支頤,另一手揮了揮,懶得去接。「你們的名字就更不必告訴我了,林杯可沒那種榮幸和條杯杯交換名片。」

塔卡母拉=鷹村,對小汪的奚落僅是和氣一笑,將名片遞到他眼前。

「收下。中國人、說、天有不測風雲。」

我草,還撂諺語,小汪心想自己可能還說不出這麼有學問的話呢。悻悻然地拿起名片端詳。上面想當然耳是以日本字書寫,也夾雜著自己看得懂的部份——像是這個男人的名字寫作「鷹村友和」,以及他的電話號碼。

「你知道,我知道,天知道,你剛剛在騙我們。這些照片、這個人,是你的老大管禛,沒有錯。」

不會說謊,不等於一定要誠實回答。「……」

鷹村和善一笑,掏出一包香煙和打火機,放在小汪面前道:「抽一根?」

「你想攀交情?」挑起眉,條子這一套他見多了。「比起香煙,不如給我來一罐啤酒,林杯渴死了。先前一場追逐戰已經夠累人,還和你們講了堆廢話。」

「酒,沒有。咖啡,可以馬?」

嘴裡嘟囔著「沒魚,蝦嘛厚」,小汪點了個頭。

鷹村立刻走到門邊,似在拜託外面的人弄杯咖啡進來。重新坐回到位子上,他衝著小汪一笑,道:「你等一下,咖啡馬上有。」

等不是問題,問題就在等咖啡的空檔,小汪只能和他兩人大眼瞪小眼,搞得小汪渾身發癢,奶油到凍沒條。

「吼,現在勾想要安怎?有話快講,有屁快放,林杯不想和你眉來眼去。」

鷹村笑笑。「對不起,那個我,直接講可以馬?我相信你,汪桑,你的包包裡面沒有毒品,你搜身也不會有毒品,我是這麼認為。」

「算你聰明,那我可以走人了吧。」

「可是你的老大走私毒品、走私女人也是真的,我們要抓到他,抓到他的貨是怎麼來的。你剛剛說,你們老大在台灣,你們沒有販毒,這些、全部、真的馬?你講話我可以相信馬?」

「……」小汪抿緊唇,瞥他一眼。

「請你證明,可以馬?」鷹村傾前,以雙手拱在會議桌上,道:「在你停留日本的期間,戴上追蹤器,我們確認你沒有和你的老大接觸。你說那個不是你老大,你是觀光客來的,架……戴上這個,不會有問題,ok捏?」

這些阿笨仔條子,金害。一堆奸險鬼點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